伯南克、蒙代尔和弗里德曼 – 智堡网
 
  Mikko的微信:mikko1448,请注明来意。公众号:investlism。 获取站长管理的FTP请联系个人微信(都是公开搜集的论文与资料)

伯南克、蒙代尔和弗里德曼

| Posted in 国际经济, 笔记

嗯,这周末在重读《伯南克的货币理论和政策哲学》,京东有电子版~试读部分都是译者的私料(不过私料其实也挺精彩的),第二部分才是重点。虽然译者现在的画风突变……变成段子手了,不过他的译作对我还是影响挺大的(包括蒙代尔那一套译丛)。

1# 以价定产还是以产定价

之前,小6发给我一段论述:

直观上就是在讲央行现在因果倒置了,政策框架不应该拿产出缺口定通胀(以产定价),而应该拿通胀定产出缺口(以价定产)。自然而然地,传统框架中降息以后碰到ZLB,再拿QE改变私人部门资产组合的风险结构,以此传导到信用总量再演变为经济增长(产出)的链条太长了。如果私人部门不搭理你的话整个信用量也起不来,别谈加杠杆消产出缺口了。这样的抑制之下,通胀目标(以产定价)达不到,反而还锚定了通胀预期。因为信用总量不作出反应。实际上流动性陷阱还是在那里。

*之前我翻译得McCulley以及Pozsar的“流动性陷阱”paper中提到:

在长期的私人部门去杠杆周期中……

1.货币政策无法独自发挥作用,因为私人部门不会对货币刺激作出积极的反馈,因为他们已经负债累累。

2.但财政政策在此时是高度有效的,却不得不受制于一些政治上的约束——比如债务上限(债务/GDP比率)。

3.货币-财政协同政策(即直升机撒钱)在此时可以发挥正面的作用,两者可以互相解决对方面临的问题。

4.财政部门可以解决货币政策无效的问题——即没有人愿意借款,财政部可以在此时借款,成为“最后借款人”。

5.货币政策可以解决财政部门的问题,即存量债务积累过多,货币政策可以将这些债务货币化(即印钱)。

6.通过这种主权层面的“粉饰”,财政部门的借款能力被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所解放,央行的刺激能力反过来被财政部的借款所加强。

7.因此,货币政策需要打消公众对政府高负债水平的疑虑。

8.而财政刺激得以改变私人部门的名义收入,反过来促进私人部门的去杠杆进程,进而解决货币政策的问题。

9.最后,这种协同政策与央行的通胀目标(或GDP目标)也不矛盾。

他们的框架是和伯南克的框架由交叉的,而且都是“通胀目标”的支持者。

2# 通胀目标究竟是个啥玩意儿?

书里面讲三个目标三个市场的框架还是很有趣儿的。在央行的框架中,莫不过通胀、货币供应量、汇率三要素。去年Barry Eichengreen在欧央行年会上的一张图是这样的:

其中:

以货币总量为目标的经济体占比没有下降。

通胀目标制看似很受欢迎而且鲜有放弃者,但实际上占比是下降的

汇率目标的,钉住美元的在下滑。

而“其他”的占比变得很高,这意味着很多经济体的货币政策目标变得含糊不清。

细想下去,所谓货币总量为目标,即弗里德曼那一套框架,通过定货币总量(央行负债)来定通胀和汇率两个变量;而通胀目标制,即伯南克、米什金、McCulley(还有其他辣么一大堆主流经济学者)支持的这一套框架,即定通胀目标(物价),此时货币总量以及汇率是变量;而汇率目标制,即蒙代尔所支持的,定汇率目标,然后货币总量和通胀成为变量。

三者分别对应:货币市场(货币总量)、商品市场(通胀目标)以及外汇市场(汇率目标)。

现在看来,1是最不聪明的……(又黑弗里德曼),2、3都存在Global Coordination上的问题。1,2,3都是美国的问题……1可能是联储的问题,2可能是白宫的问题,3可能是财政部的问题。

3# 为什么1最不聪明?

因为货币总量和信用总量是两个概念,而信用和货币是经由银行及影子银行(私人)体系穿透至央行负债的。要控制平价(离岸/在岸,存款/现钞)的监管成本太高,还会受到其他法币的竞争冲击。传导机制也过于复杂,此外,这个框架中,财政部和央行并不是一张表的情况。

通胀目标的根基实际上是赤字/盈余的时际分配和部门分配;那么汇率目标呢?可能是国别的赤字/盈余的全球分配。

本文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我还在思考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智堡网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