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数字货币的逻辑与其不可及性(三):终极锚

昨天,我们的文章解读了基于抵押品(池),也就是collateral pool的稳定数字货币,并指出了该机理无法逃避的诸多遗留问题,包括:

  • 谁来挑选抵押品制定抵押品池的操作框架?(一个中心化的抵押品管理机构?类似中央银行……)
  • 谁来发行抵押品?(或者说,谁发行的负债可以被作为稳定资产纳入抵押品池)
  • 抵押品本身的波动如何应对?(爆仓与保证金)

令人倍感遗憾的是,这些问题在传统金融领域内的“自由选择”,都指向了奥派或者圈内的“正统主义者们”不能接受的终点——中心化的抵押品管理机构和央行的抵押品框架(Collateral Framework),主权信用(主权资产负债表)作为终极信用(终极货币)(即安全资产,Safe Assets)。你也无法规避或抹杀掉抵押品市场的波动。

我们今天来解答两个问题:

  • 为什么主权资产负债表,主权信用和主权法币体系如此强大?
  • 稳定数字货币的归宿是否只有主权一个选项?

为什么主权资产负债表,主权信用和主权法币体系如此强大?

我们还是来看T字图,这样足够直观,当我们谈及法币体系的时候,我们实质上在探讨主权国家的财政部和货币当局。前者决定了终极抵押品的供应量(即国债作为私人部门持有的最高信用等级的资产),后者决定了通货(纸钞),准备金及其他自身负债(比如和美联储做回购,也是节前给美联储,同时获得美联储给你的国债抵押品,其性质和买国债类似)的供应量。

我们将两者的资产负债表进行并表,得到如下这张图:

左边的T字图是财政部的资产负债表(财政当局),右边的T字图是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货币当局),我对资产负债表进行了化简:

  • 财政部的资产即永续的税权,以及在美联储的存款(发债所得)以及其他资产。
  • 财政部的负债即联储持有的国债以及公众持有的国债。
  • 美联储的资产即国债(还有MBS),以及其他资产。
  • 美联储的负债即通货(美钞,FRN),财政部的存款以及准备金还有资本(权益)。

两者并表,标注①和②的两项被消零——相当于你左口袋存进右口袋,或者你自己给自己写了个欠条

最终的并表当中,我们得到四个标红项:

  • 通货,即流通中的美元现钞,在Tether的例子中,我们已经解读过。
  • 准备金,即银行体系创造的货币(存款负债)的终极流动性准备。准备金决定了银行体系可以派生的货币量。我们也在Tether的例子中解读过。
  • 公众持有的国债,作为直接持有的债权,或作为抵押品。是安全资产和最高信用资产的代表服务回购和抵押品信用的派生。我们在昨天的文章中解读过。

而这所有的负债,得以被传统金融体系视为“稳定货币”或者“稳定法币”的奥秘就在资产端的五角星项的支持之下:税权,需要强调的是永续的税权。

The perpetual taxation right is the key to the fiat system!

法定货币的价值一般取决于国家征收税款的意愿和能力此外,所有国家债务 (不仅仅是货币)及其“政策承诺”的价值一般都取决于税收能力。因此,我们在前文中的“税权”更确切的来说应该被“税收的能力和意愿”所替代。

Keep in mind the definition of a tax is a payment to “government” in direct exchange for nothing.

当然,有可能你会觉得很困惑,明明税收可以用于财政政策啊!公共支出啊!那你还是太天真了——如果主权当局总是依赖税收收入进行支出,那为什么主权当局会存在负债呢?不应该是通过永续的盈余现金流——税收来进行所有的支出吗?

这个错觉就像对现代金融体系中的“存款之后放贷”的错觉一样,并没有理解资产负债表的魔术和货币创生的机制。

本文的目的不在于普及货币派生的知识和诸多货币银行学领域的误解和谬误。我们继续税权这个问题。一种稳定的数字货币,其被创生的前提是什么呢?

它需要找到一种永续的现金(盈余)流资产(Perpetual income surplus/stream asset)来支撑其负债(货币)价值。

这里如果我再写得太Hardcore,可能就太不体贴了。虽然对于一个文科生而言,阅读完Cochrane的《Money as Stock》以及Kocherlakota的《Money is Memory》只能算是一知半解,但他们的核心思想都为我们找到一种可以替代税权的永续现金(盈余)流资产提供了一些思路。

这也是为什么区块链如此有趣的原因——作为本质上的一种Record/Memory System,无论是形而上的还是实际意义上的,它都能与货币的内涵契合上。

笔者在之前的日记中提到过我的看法,即数字货币的最佳状态应该是能被构造成和法币体系平行的体系,一种parallel system,而不是完全替代或者被抹杀。这个parallel system有着自己独特的Perpetual income surplus/stream asset,脱离了税权作为资产担保,通过自身的永续现金(盈余)流资产(终极锚)作为担保,来发行自己的货币(负债)。

每一次金融危机,事实上都是主权信用危机,其实你看看危机和泡沫的根基,就差不多都找到那些终极锚的特性。

  • 比如房地产——土地,作为一种永续资产,虽然没有外化于税权体系,但它是永续的。
  • 比如黄金——金本位时代已然例证。
  • 国债——nowadays?

我们来回到标题,稳定数字货币的逻辑与其不可及性,逻辑我们差不多说完了。不可及性相信读者也能理解到了,因为即便你找到了一个终极锚,你还要基于它建立足够的购买力关系。现在数字货币领域做得事情,大多是直接创造一种货币,并寄望它成为与商品与服务、买卖关系的表征。但事实上,“拥有”关系是无法凭空“拥有”的。

下面这张图里的文字我写于2015年4月,当时,ICO啊,稳定货币啊可还没什么踪影呢。只能说,这个行业的成长速度太慢太原始了。

PS:哦对了,最近还有很多大佬嘲讽韭菜和行业乱象的。对此我想说的是,多头和空头都是头,无论是哪个象限反正都在坐标轴里面。有些人天真地以为恶的对立面其实就是善,其实在本质上和那群招摇过市,在微信群里谈形而上学的人们只有分布上的差异没有本质上的差异

对了,也不要担心被AI和算法替代,Doing nothing but talk crap有啥好替代的……?高贵的显卡没那闲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