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恩斯A Treatise on Money:The Pure Theory of Money译文+Mikko批注(2)

正式货币与银行货币

在上面我们已经看到,引入记账货币之后,就产生了两个派生的类别:第一个类别包括以记账货币的合同的报价,合同和债务承诺;第二个分类包括相应于记账货币的正式货币,交割这种货币后,就可清付合同或债务承诺。前一分类为下一步的发展铺平了道路。下一步的发展是:人们发现,对于许多目的说来,债务承诺本身在清算交易过程中可以非常有用地代替正式货币。当债务承诺被用于这种方式之下时,就将称为银行货币;不能忘记的是,它们并非正式货币。简单他说,银行货币就是以记账货币表示的私人债务承诺。这种承诺从一个人手中转至另一个人手中,和正式货币交相运用,清算交易。因此,国家货币或正式货币便和银行货币或债务承诺两者并存了。

表征货币

这种情形转过来又导向国家货币的进一步发展。银行货币将不再象上述定义中所说的一样,代表私人债务,而是代表国家所欠的债务。这时国家就会运用其制定货币的特权,宣布该债务承诺本身可作为清偿债务的手段被接受。于是就有一种特殊的银行货币变成了正式货币。这种正式货币称为表征货币。但当单纯的债务变成了正式货币时,性质就改变了,不应再认为是一种债务;因为债务的本质是必须能用本身之外的东西强制实现的。如果认为表征货币仍然是一种债务,那么纵使在它符合于一种客观标准时,也只能是一种似是而非的类比。

我宁肯让人说我不完全遵从一般流行的习惯用法,也要提出,国家货币不但要包括强制发行的法币本身,还要包括国家或中央银行担保在对其本身的支付中被接受的货币,或担保可兑换强制性法币的货币。所以大部分的现代银行钞票,甚至连中央银行的存款在内,在这儿都列为国家货币;而银行货币(或非法币货币)目前则主要是由会员银行存款构成的。从历史上说来,许多表征性的国家货币都是由某种银行货币变来的。这种银行货币由于被国家接受,所以后来就从一个分类转到了另一个分类。

货币的形式

现在我们可以进一步进行一个与上述目标不相同的分析,也就是把国家货币可能具有的三种形式加以分类,为了简单起见,我们可以把这三种货币称为商品货币、法币和管理货币,后二者是表征货币中的两小类。商品货币是由某种可自由取得的特定非垄断商品的实际单位构成的。这种商品碰巧被选来用于货币的某些众所熟知的用途,但其供应却正象其他商品一样,是由稀缺性和生产成本决定的。

法币是一种表征货币(即物质材料的内在价值与其货币面值分离的东西),现在除了零钱币以外,一般都用纸张印成。这种货币由国家制定发行,但依法不得兑换成本身以外的任何东西,也不具有以客观标准表示的固定价值。

管理货币与法币相似,只是由国家保证以一种方式管理其发行条件,以致通过可兑现性或其他性质,使之具有一种以客观标准表示的确定价值。

商品货币与管理货币的相似之处在于它们都与客观的价值标准有关。管理货币和法币的相似之处在于它们都是表征货币或纸币,离开国家法令或习惯办法之后,内在价值较小或根本没有。

因此,在某种意义下,管理货币便是两者的结合产物。也许正是由于这一理由,它的性质便不容易理解。一般公众都知道商品货币,也知道法币。但由于大家更容易认识货币的本位而不容易认识货币的形式,所以就往往把那些用一般熟知的商品作本位的管理货币看成了商品货币,并把具有不熟知的商品作本位的管理货币当成假象的法币。实际上最好的典型现代货币虽然有许多依然是商品货币与管理货币的混合体,但却日渐更接近于管理货币的形式。同时,在某种意义下,管理货币也是货币的最普遍形式:从一方面说来,这种货币在管理当局为之提供百分之百的充分准备的客观本位、使之实际上成为仓储证时,可以认为已蜕化成了商品货币;从另一方面说来,当它失去客观标准时,就可以认为已蜕化成了法币。由于以上各种理由,往下各章中所发展的理论都主要是针对管理货币提出的。但所得到的公式如有必要时,却很容易加以修改,使之适合于商品货币或法币的特殊条件。

以上所提出的形式与概念的格架及其相互关系可以用下列图解表示:因此,我们便有了四种交换工具,其中三种是正式货币,第四种不是正式货币而是债务支付证券。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