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色的美国梦——更少的美国人比父母挣的更多,尤其是中产阶级

近期,布鲁金斯学会发布了关于绝对流动率的文章,提到,从1950年开始,中产阶级子女的收入高于父母的比例下降最多,中产阶级的孩子越来越难以做的比父母更好:

近年来最引人注目的社会科学发现之一是,当今30多岁的人群中,只有一半的人比他们的父母挣得多。Raj Chetty和他的合著者指出,绝对流动率,即经通胀调整后收入高于父母的孩子的比例,从1940年出生者的90%下降到1984年出生者的50%。这里有一张图表:

(注:纵轴显示了收入高于父母的孩子比例,横轴显示了孩子的出生年份)

令人惊讶的是,在1940年到1980年间出生的人口中,收入高于父母的比例下降主要集中在收入分配的顶端。正如AEI的Aparna Mathur和Cody Kallen在《穷富二代?》中写到的:当前最让人不解的是,父母的收入与近年来绝对流动率的下降之间存在着巨大的正相关关系。简而言之,父母越富有,子女的流动率就越差。

但1940年出生的这批人可能有很多不同寻常之处,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二战和战后经济繁荣的影响。如果从1950年开始计算,那么中产阶级子女的绝对流动率下降最多。如果从1960年和1970年开始,中产阶级也出现了类似的衰落。

在这里,我们更深入地研究了那些出生在不同收入阶层和不同年份的人的绝对流动率。在1940年至1950年出生的人群中,那些处于分布最顶端的人群的绝对流动率大幅下降。从那以后,中产阶级在绝对流动率方面的损失比那些处于顶层或底层的人更大。

重新审视褪色的美国梦

(Raj Chetty的)原始论文(注:The Fading American Dream: Trends in Absolute Income Mobility Since 1940)中显示了在1940年至1980年的五十年里,收入分配中每一个百分位数的孩子比他们的父母挣得多的比例:

(注:纵轴显示了收入高于父母的孩子比例,横轴显示了孩子父母所属的收入水平,越接近100,收入水平越高)

尽管收入分配的绝对流动率有所下降,但那些出生在收入分配最底端的人的收入仍极有可能超过父母。这实际上是一个机械的结果:考虑到它们开始时的低点,我们预计会出现这种趋势。举个例子,1980年出生的、父母在收入分配中处于后5%的孩子,只需要进入自己群体收入的12%,就可以挣得比父母多。同样,最上层的绝对流动率低也不足为奇,正如Chetty等人解释的那样,“在父母收入最高的阶层,绝对流动率自然较低,因为如果父母收入很高,孩子比父母有更小的空间做得更好。”(注:上图中,X轴越接近100,Y轴值越小)更令人惊讶的是,相对于中产阶级,接近顶层的人(高达收入分配处于前4%)的绝对流动率下降得更多。这个结论取决于比较出生队列的选择。

下图展示了1980年队列的绝对流动率相对于前一张图表中其他四个队列的绝对流动率下降:

只有与1940年出生的人群相比,1980年出生人群的绝对流动率下降才会偏向收入上层。如果我们将1980年的队列与1950或1960年的队列进行比较,那么绝对流动性的下降在分布的广泛中间更为平均。这表明,收入分布顶层的绝对流动率异常巨大的下降发生在这段时期的早期。

下图显示了每个出生队列与10年的比较(即1950年与1940年、1960年与1950年等):

如上图所示,1940年至1950年期间,父母的收入越高,绝对流动率下降幅度更大。但在以后的出生队列比较中,情况并非如此。1960年出生的人与1950年出生的人相比,向上流动的能力稍差一些,1970年出生的人实际上比1960年出生的人更向上流动。1980年/1970年的对比不太明显,但是,在这些比较中,中下收入阶层的绝对流动性下降幅度最大。

1940年出生的人有什么不同?

然而,在最高的收入阶层中仍然存在一些谜团。关键问题可能不是为什么那么多生于20世纪50年代及以后的富裕孩子没有比他们的父母赚得更多,而是为什么那么多生于40年代的富裕孩子成功了。

这个答案似乎相当简单:20世纪40年代出生的大多数人,在战后几年的广泛经济增长中,收入甚至超过了他们父辈的一些收入最高的人(注:如下图,来自于Chetty等的论文)。在更正常的增长条件下,我们可能预期,绝对流动率的分布会更像1950年,父母收入较高的阶层流动率较低。

谁下降的最快?

那么,究竟是中产阶级还是“穷富二代”在绝对流动率方面遭受了最严重的下滑呢?答案取决于参照组的选择。

从经验上看,十年群体之间的降幅最大的是1940年出生的人与1950年出生的人之间——尤其是那些处于人口分布顶端的人——此后下降速度放缓,并更多地集中在中间收入阶层。在最初的论文中,Chetty等人估计,1940年至1980年间群体流动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不平等加剧,其次是增长速度放缓。

在1950年到1980年期间重复一遍这一分析的结果很有趣,因为之后的出生队列中有非常不同的分配图景。但显而易见的是,绝对流动率的趋势与最近几十年的顶层收入人群移动几乎没有关系。

但是心理学和统计学同样重要。至于流动率如何影响我们对自己的地位、进步和状况的感觉,问题是我们选择哪个基准进行评估。对许多人来说,流动率确实包括在绝对意义上比你的父母做得更好。对于那些出生在中产阶级家庭的人来说,这似乎越来越难以实现,尤其是从1950年开始。我们面临的挑战是,要从这些历史趋势中吸取教训,为中产阶级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原文链接:https://www.brookings.edu/blog/up-front/2018/07/25/fewer-americans-are-making-more-than-their-parents-did-especially-if-they-grew-up-in-the-middle-class/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