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有关联储的轶事:纽联储遭已退休元老起诉

下载智堡APP(目前仅支持安卓),订阅智堡精选,获取更好的阅读体验。

今天中午,我的笔友Peter Stella提醒我注意一则新闻:

一家名为TNB USA的公司在上周五起诉了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RBNY),要求法院下令迫使该纽联储(为他们)开设一个主账户, 因为他们需要“做生意”。

该公司计划从“只有财务上最安全的机构”中获取存款,并将其存入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主账户。这将使TNB USA能够比相比于目前非金融企业和消费者赚取更高的利率。在这种模式下,该公司的目标是充当一个“狭义银行”。一般而言,狭义银行被定义为资产端选择有限且最小化储户风险的银行。

有趣的是,TNB的董事长兼CEO正是不久前刚刚从纽联储退休的James McAndrews(他在纽联储工作了28年)!该公司表示,他们已经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准备开业,并获得了康涅狄格州银行监管机构的临时授权证书,但需要获得联邦储备支付体系的权限来运作。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一再拒绝其开设一个主账户,阻碍了他们的业务推进。

该公司最初于2017年8月在纽联储申请了主账户,并完成了该纽联储要求的另外一项“长期内部审查”。这项审查是在TNB USA的支持下完成的,但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显然也将此事转交给美联储理事会”

TNB USA在2017年12月被美联储告知, “批准将会到来——可在之后由同一官员反馈并告知他们,美联储理事会因“政策相关”而回绝了”。

为什么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呢?

我在去年7月的博文《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中写道:

 

CBDC(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想法在主要央行中有明确的形态吗?

 

其实是有的!这就是我一直挂在嘴边的SBA(SCA)工具!虽然在联储口中这只是一个货币政策工具,但在笔者看来,这就是未来联储的CBDC!

 

请看下文(来自FOMC会议纪要):

 

Finally, the manager reported on potential arrangements that would allow depository institutions to pledge funds held in a segregated account at the Federal Reserve as collateral in borrowing transactions with private creditors and would provide an additional supplementary tool during policy normalization; the manager noted possible next steps that the staff could potentially undertake to investigate the issues related to such arrangements.

 

这种“工具”实际上已经是狭义银行的范畴了。简单来说,就是当银行吸收一笔私人部门负债(比如存款)的时候,私人部门可以选择银行的某类资产(比如银行在央行的准备金)作为抵押品来担保这笔资产(即银行的负债)。银行为该主体开设某个在FED的SBA账户。

 

对于私人部门而言,存款者可以将存款存入SBA(隔断现金账户,Segregated Cash Accounts或Segregated Balance Accounts),并且指定自身想要的某类在银行表内的资产作为抵押品(比如准备金),这部分余额是锁定的,银行不能支取和挪用。(但准备金是可以的)

 

SCA和SBA消解了存款保险的意义,也不存在流动性风险,此外,也没有信用风险。

 

是作为回购交易的一种替代。这使得私人部门可以直接影响到回购货币市场。

 

影响了整个货币政策的传导以及利率走廊……

 

但是,联储SBA(SCA)的概念是狭义的,并没有考虑到直接将SBA作为一种流通央行负债使用,而仅仅是作为货币市场的某一选项使用。不过,光想到私人的现金可以直接联结到央行的负债,这已经足够激动人心。

 

我们再来普及一下SBA和SCA,这两个工具可谓是James McAndrews一直欲图推行的货币政策工具,请参考他在欧洲央行做Speech时的PPT和他在纽联储的工作论文

这个工具通俗来说就是让所有的私人部门都能经由某个金融机构(存款机构)直接把资金存放在美联储!众所周知,我们作为平民百姓是只能存款在银行而不能在央行开户的,James McAndrews曾在欧洲央行研讨会上谈及其利用,从材料上的视角来看,对于SCA/SBA工具的定位局限于利率控制、政策传导和安全资产供应上。联储工作人员写道:SBAs are designed to remove credit risk by creating narrow accounts that could allow any bank to compete for money market funds,从定义上看,应该是经由中介(对应上文的TNC USA)完成的对私人部门的主权负债直接供应,且无需纸币的物理性实现。

用白话来说,这个SCA/SBA是个什么东西呢?一旦SCA/SBA投入使用,那么一家公司,或者其他私人部门的储蓄者,可以直接将自身的存款转化为在央行的准备金要求权,不同于通常的存款,如果银行倒闭你的存款就不保了,这意味着你的银行以自身在央行的准备金为抵押,作为你在该银行存款的担保,且额度大于存款保险的规模,这也意味着你直接通过银行成为了央行的债权人,而无需具备实体物理性的纸币做到这一点。

因此,TNB USA把纽联储告上了法庭。认为联储歧视创新型的金融企业而放纵了大而不能倒的传统银行。

小结:

TNB USA这家公司是因为James McAndrews谋求私营化其SBA/SCA工具设计理念而诞生的。他希望经由在纽联储开设主账户获取和银行同等的IOER利率(即存款准备金利率),此外,将自己存放在联储的存款作为抵押品吸收资金和存款,甚至还可能赚一个息差,比如存款准备金率是2%,那他TNC USA就供应1.8%的利率水平,储户之所以愿意支付这20bp的利差,是因为储户明确地了解TNC USA的资产端是存放在联储的存款作为其存款的抵押品的,因此不存在信用风险,但是若存放在商业银行,资产端的风险对它们来说太难以评估了。

TNB USA如果可以建立相应的支付和结算,那实质上就是在借用主权资产负债表和主权信用,经营私营货币的业务了!美联储不可能容忍这种情况,这种工具甚至还会冲击到联储的利率下限体系——想一想,如果你能不承担任何风险赚取1.8%的无风险利率,且直接存放在全球最大的中央银行,那么这1.8%就会成为整个货币市场利率的下限,因为没有人会傻到以低于1.8%的利率借给其他的对手方。

TNB USA此次上告纽联储的有趣之处在于,如果胜诉,那意味着私人部门皆可效仿于它,货币政策可能又将掀开新的篇章,金融市场亦然,甚至数字货币市场也能打开一个缺口(想一想USDT!)。如果TNB USA失败了,被敲响警钟的美联储会否对自己负债端的央行数字货币加快研究呢?

 

无论结果怎么样,似乎都会带来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