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美国失业率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在大衰退(2007-2009年)后复苏的头五年,美国的失业率平均为8.4%,是有记录以来最弱的复苏,但随着经济持续扩张,失业率持续下降,到2018年,已经达到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为什么失业率会在这么长时间内居高不下?又是什么因素导致了最近的低位?美联储的研究人员近期发文探讨了这一话题,欢迎阅读!

在大衰退(2007-2009年)后复苏的头五年,美国的失业率平均为8.4%,是有记录以来最弱的复苏(图1),但随着经济持续扩张,失业率持续下降,到2018年,已经达到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为什么失业率会在这么长时间内居高不下?又是什么因素导致了最近的低位?

失业时间长短最明显的特征之一是不同人的经历具有异质性。大多数失业的人很快就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即使在大萧条时期,在当月新失业的人群中,平均只有64%的人在下个月仍处于失业状态。相比之下,如果某人在当月已经失业4-6个月,自1976年以来,平均来说,他们在下个月仍然失业的概率是81%,这么多年里,这一数字最低也有71%。换句话说,大衰退时期的新失业者比经济繁荣期的长期失业者更容易找到工作。

为什么长期失业者脱离失业大军的可能性如此之低?一种可能是失业的经历直接改变了个人。失去工作经验或潜在雇主的歧视可能会降低被雇佣的可能性。Kroft、Lange和Notowidigdo(2013)的一项实地实验发现了一些歧视长期失业者的证据。然而,Farber、Silverman和von Wachter(2015)没有发现失业持续时间和雇主的简历复查率有什么关系,Jarosch Pilossoph(2018)表明,歧视可以很容易被解释失业时间长短所暗示的个体真实能力差异。

造成新失业者和长期失业者之间失业持续概率差异的另一个因素是未观察到的异质性。假设一些人一开始有很高的概率摆脱失业而另一些人有较低的概率。如果观察一群已经找了n个月工资的人,随着n上升,拥有较低失业持续概率的人占比将上升,因此观察到的失业持续概率倾向也会上升。如果有80%的新失业人群拥有较低(如35%)的失业持续概率(称为H型),20%的新失业人群拥有较高(如85%)的失业持续概率(称为L型),图2显示了在各个持续时间n的失业人数Un。随着n上升,L型占了大部分,导致平均失业持续时间上升。

图2中的数字经过校准,以匹配自1976年以来观察到的每组n的平均持续概率。我们也可以选择将大萧条(2007年12月至2013年12月)期间及之后观察到的平均数字相匹配。当我们这样做时,我们假定L型个体的持续概率略有增加(从85%到89%,红色部分),而在新失业者中L型个体的比例也有较大增加(从20%到32%,红色部分),如图3所示。

(注:本段较晦涩,可以略过)

Ahn和Hamilton(即将发表)展示了如何使用正式的统计模型按月更新类似的校准。我们允许L型和H型(以wLt和wHt表示)的新流入数量以及每种类型(pLt(1)和pHt(1))的新失业个人的失业继续概率每个月都根据随机游走变化。我们也允许持续时间本身对持续概率的直接影响的遵循比例风险设定,即在t时刻失业n个月的L型个体的失业持续概率(pLt(n)) 是两个函数的结果,在第一个函数中,(pLt(1)) 取决于时刻t、而不是n,在第二个函数中相反。对n的依赖性是完全普遍的:持续时间越长,一些范围的失业持续概率越高,另一些越低。然而,我们假定无论函数是什么形式的,它都是常数,并且根据比例风险设定与未观察到的异质性相互作用。该框架提出了一种非线性状态空间模型,利用该模型可以计算每个持续时间n下的失业人数计数的似然函数,并得到每个月t下的wLt、wHt、pLt(n)和pHt(n)的最优推断。

结果表明,失业时间长短对失业持续概率的直接影响相对较小。我们将观察到的持续时间和延续概率之间的大部分相关性归因于图2所示的动态排序的影响。

图4显示了每种类型的新失业人群(pLt(1)和pHt(1))的失业持续概率。平均值分别为0.82和0.35,与图2中全部样本数的校准一致。我们发现,在经济衰退期间,pLt(1)有上升的趋势,而pHt(1)自1990年以来也有小幅下降——最近,H型个体的失业时间甚至比历史上更少。

图5绘制了我们对每种类型的每月流入失业人数(wLt和wHt)的估计。我们发现H型个人的流入呈下降趋势,这与随着时间推移劳动力市场变得不那么有活力,工人之间的“流动”更少的结论是一致的(Bleakley, Ferris and Fuhrer, 1999)。在衰退中,似乎发生变化的关键因素是L型个人流入失业大军的数量大幅增加。

图5显示了每种类型的每月失业人数流入(wLt和wHt)。我们发现H型个体的流入呈下降趋势,这与随着时间推移劳动力市场变得不那么有活力、工人之间的“流动”更少的结论是一致的(Bleakley, Ferris and Fuhrer, 1999)。在衰退中,似乎发生变化的关键因素是L型个体流入失业大军的数量大幅增加。

为什么在经济从大衰退中复苏的头5年里,失业率仍然如此之高?图5给出了一个明确的答案:在2014年之前,L型个体的新增失业人数一直远高于历史平均水平。鉴于这些人长期失业,这使得失业率远远高于历史平均水平。自2014年以来,L型流入明显低于平均水平,这最终导致失业率下降。

接下来,我们对导致失业率变化的各种因素进行了历史分解。图6显示,自2014年起,实际失业率(粗黑线)比预测值(细黑线)下降的更快,2018年6月的最终值也比预测值更低。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是L型个体(即本身拥有更高失业持续概率的人群)的流入降低了(红色线),更低的失业持续概率(蓝色线)也有一些贡献。

图7显示了反事实计算结果。黑线表示实际失业率,蓝色虚线表示模型拟合的失业率。如果在每个月,失业总人数的流入和流出与观察到的数据相同,但L型的流入比例仍保持在2014年1月的水平,那么现在的失业率将高0.5%。

L型工人是谁?Ahn(2018)利用这一框架研究了观察到的各种失业特征的作用,包括性别、年龄、教育、行业和失业原因。无论是何种可观察到的特征,新失业者和长期失业者之间的失业持续概率仍然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这表明在任何新失业个人的人口统计组中,L型相当多。有一个明显的特征似乎与L型最密切相关,那就是人们给出的失业原因。其中最关键的一类是非自愿永久离职——那些失去工作但没有被招回、在正在寻找另一份工作的人。众所周知,这些人比那些因其他原因而失业的人更难找到新工作(Bednarzik, 1983;Fujita和Moscarini, 2017)。自1994年以来,由于非自愿永久离职而新失业的个人的失业持续概率为76%,远远高于其他新失业个人的平均水平。Ahn(2018)的结论是,L型永久性失业人口约占L型总失业人口的50%,并推动了L型失业人口的大部分周期性。图8显示每月新增非自愿永久离职人数。在大萧条开始复苏后的许多年里,该指标一直处于高位。

这对政策意味着什么?

当产品需求下降时,企业可能首先选择裁掉生产率最低的工人和那些技能不被需要的工人。刺激总需求的扩张性财政或货币政策可能有助于这些人重返工作岗位。另一方面,强劲的劳动力需求或扩张性政策并不能真正改变一个人的特征,也不能逆转偏重技能的技术变革。因此,给定一定数量的劳动力需求,如果L型失业所占比例较高,就业复苏将会放缓。因此,L型失业所占比例的增加可以被认为是对劳动力市场运作的不利冲击。

Ahn(2018)发现了一些与第二种解释相一致的证据,L型失业有助于解释菲利普斯曲线中的低通胀。自2014年以来,L型失业工人占劳动力的比例从4.6%下降到2.2%,这导致菲利普斯曲线预测的通胀低了0.65%。

来源:Ahn, Hie Joo, and James Hamilton (2018). “Factors in Unemployment Dynamics,” FEDS Notes. Washington: Board of Governors of the Federal Reserve System, December 21, 2018, https://doi.org/10.17016/2380-7172.2274.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初见智堡,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zhi666bao);喜欢我们的文章,敬请帮助我们分享传播。喜欢智堡,欢迎使用我们的APP、小程序。常驻智堡,请订阅智堡精选,支持智堡的通天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