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BIS年报:逐鹿金融赛道的科技巨头 机遇与风险并存(上)

2020/11/03 09:28
收藏
在提供金融服务方面,科技巨头和银行之间竞争与合作并存。

本文由智堡翻译,支持智堡请下载智堡APP并订阅我们的黑金会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系国际清算银行 (BIS) 2019年年度经济报告的第三章“金融领域中的科技巨头“ (Big tech in finance),已于6月23日先行发表;完整的年度经济报告和年报将于6月30日正式发表。

下半部分请见链接

更多关于金融科技的话题,参见智堡前文:《金融科技信贷:天使还是魔鬼?》,《BIS总经理:警惕大型科技公司涉足金融业》,《大型科技公司会撼动金融机构地位吗?

关键点

  • 大型科技公司(“科技巨头”)进入金融服务业有望提高效率,并可提高金融包容性。

  • 监管者需要确保科技巨头和银行之间的公平竞争环境,同时考虑到科技巨头的庞大用户群,信息获取渠道和广泛的商业模式。

  • 科技巨头的进入在金融稳定、竞争和数据保护之间提出了新的复杂权衡。

正文部分

阿里巴巴、亚马逊、Facebook、谷歌和腾讯等科技公司在过去二十年中发展迅速。这些“科技巨头” ("big techs") 的商业模式依赖于实现大量用户之间的直接交互。其业务的一个重要副产品是大量用户数据,这些用户数据被用作输入要素,以提供利用自然网络效应 (natural network effects) 的一系列服务,产生进一步的用户活动。用户活动的增加接下来补完整个闭环,从而生成更多的数据。

数据-网络-活动循环 (data-network-activities loop, DNA) 的强化优势为基础,一些科技巨头已经涉足金融服务,包括支付、货币管理、保险和贷款。到目前为止,金融服务只是其全球业务的一小部分。但考虑到他们的体量和用户范围,科技巨头进入金融业有可能引发行业的快速变化。它提供了许多潜在好处。科技巨头的低成本结构业务,可以很容易地扩大规模以提供基本的金融服务,特别是在大部分人口还未开设银行账户的地方。科技巨头利用大数据和已建立平台中的网络架构进行分析,可以评估借款人的风险程度,减少确保还款的抵押品需求。因此,科技巨头可以提高金融服务的供应效率,促进金融包容性并提升经济活动的相关收益。

与此同时,科技巨头进入金融领域也为风险-收益平衡 (risk-benefit balance) 带来了新元素。有些是金融稳定和消费者保护议题上的“新瓶装旧酒”。在某些环境中,例如支付系统,科技巨头有可能迅速成为具有系统相关性 (systemically relevant) 的金融机构。鉴于金融体系作为必不可少的公共基础设施的重要性,科技巨头的活动是一个更广泛的公共利益话题,超出了其用户和利益相关者的直接圈子。

还有一些重要的陌生新挑战,超出了传统意义上的金融监管领域。通过数据-网络-活动循环提供的优势,科技巨头有可能占据市场主导,从而引发竞争和数据隐私问题。公共政策需要建立在更全面的方法之上,结合金融监管、竞争政策和数据隐私监管。政策目标应该是对科技巨头进入金融服务业作出反应,以便在限制风险的同时从中获益。考虑到科技巨头的运作跨越监管范围和地理边境,国家当局之间乃至国际上的协调至关重要。

本章首先介绍科技巨头涉足金融领域的情况。第二部分分析了科技巨头进入该领域的动机,以及其商业模式是如何对银行构成竞争优势的。第三部分分析了科技巨头对金融中介的潜在影响,最后一部分讨论了公共政策上的可能意义。

金融领域中的科技巨头

科技巨头在金融领域中的活动,是更广泛金融科技创新的一个特例。金融科技 (fintech) 指的是金融服务领域的技术创新,包括由此产生的新商业模式、应用、流程和产品。金融科技公司的主营业务是金融服务,而科技巨头提供的金融服务则是其更广泛活动的一部分。

科技巨头的核心业务是信息技术和咨询(例如云计算和数据分析),占其收入的46%左右(图III.1,左面板);金融服务约占11%。虽然科技巨头为全球用户提供服务,但其运作主要位于亚太以及北美地区(右面板)。他们的金融服务业扩张在中国最为广泛,但在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 (EMEs) 也迅速扩张,特别是在东南亚、东非和拉丁美洲。

图III.1 金融服务(左面板蓝色)在科技巨头业务中占比很小

在提供金融服务方面,科技巨头和银行之间竞争与合作并存(表III.1)。到目前为止,他们专注于为其庞大的用户网络提供基本金融服务,并充当第三方提供商的分销渠道,例如在平台上提供财富管理或保险产品。

表III.1 特定科技巨头企业的金融活动:主要活动区域的地理分布、支付服务、货币市场基金和保险产品、信贷供应

支付服务

支付 (payments) 往往是科技巨头提供的第一项金融服务,主要是为了帮助克服电商平台上买卖双方之间信任的缺乏。买家希望交货,但卖家只有在支付有了保障后才愿意交货。(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或(eBay旗下的)PayPal提供的支付服务,提供了交货和/或收货时的结算保障,并且完全集成到电商平台之中。在零售支付体系欠发达的一些地区,则出现了由移动网络运营商(例如囊括几个非洲国家的M-Pesa)提供的新支付服务。随着时间的推移,科技巨头的支付服务已被广泛用作其他电子支付手段(如信用卡和借记卡)的替代品。

科技巨头的支付平台目前有两种不同的类型。在第一种“叠加” ("overlay") 类型的系统中,用户依靠现有的第三方基础设施(例如信用卡或零售支付体系)来处理和结算支付(例如Apple Pay,Google Pay,PayPal)。在第二种情况下,用户可以在科技巨头的专有系统(例如支付宝,M-Pesa,微信支付)上进行处理和结算。

虽然科技巨头的支付平台会与银行提供的平台竞争,但它们仍主要依赖于银行。在第一种类型中,直接需要通过银行开展业务;在第二种情况下,用户需要银行帐户或信用卡/借记卡才能将资金输入和输出网络。然后,科技巨头公司将他们收到的资金存入自己的常规银行账户,并在用户要求还款(译者注:即“提现”)时将其转回用户的银行账户。在进行银行间结算时,科技巨头不得不再次使用银行,因为他们无法参与常规银行间支付系统中通过央行账户进行结算的环节。

叠加系统在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中更常用,因为待到亚马逊和eBay等电商企业脱颖而出时,信用卡在当地已经无处不在。专有支付系统在其他无现金支付方式(包括信用卡)渗透率较低的司法辖区更为普遍。这有助于解释中国科技巨头支付服务的巨大体量:高达GDP的16%,令其他地区相形见绌(图III.2,左面板)。

更一般地说,在支付手段有限、但手机普及率高的地区,科技巨头取得的进展更显著。例如,由于新兴市场经济体中很大一部分人口仍然没有银行账户(图III.2,右面板),手机的高持有率使得向之前没有银行账户的家庭和中小企业 (SMEs) 提供数字化的基本金融服务(包括无现金支付)成为可能。

图III.2 移动支付与银行账户

汇款服务以及更广泛的跨境零售支付是另一片亟待进入的活动领域。当前的服务通常成本高且速度慢,并且汇款方难以验证资金的接收情况。一些科技巨头已开始以相对较低的成本提供(近乎)实时的汇款服务。例如中国香港与菲律宾之间的汇款服务,由支付宝香港(蚂蚁金服和CK Hutchison的合资企业)和GCash(由Globe Telecom运营)提供。然而,这些跨境交易仍依赖于一套对应的银行网络,需要与银行进行合作。据报道,其他科技巨头(如Facebook)正在考虑在全球范围内为其用户提供支付服务。

拓展阅读:《简析Facebook数字货币Libra的货币属性

货币市场基金与保险产品

科技巨头利用其广泛的用户网络和品牌知名度,在其平台上提供货币市场基金和保险产品。该业务线充分发挥了支付服务的余热。科技巨头的一站式商店旨在提供比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更便利、更快捷、更便于用户使用的产品服务。

在科技巨头的支付平台上,用户通常会在其账户中留有余额。为了将这些闲置资金也能运作起来,科技巨头提供货币市场基金(MMF,以下简称货基)作为短期投资的途径。提供的货基产品由科技巨头旗下公司或第三方管理。通过分析用户的投资和退出规律,科技巨头可以密切管理货基的流动性。这使他们能够为用户提供几乎即时投资(和赎回)资金的可能性。

在中国,通过科技巨头平台提供的货基自出现以来迎来大幅增长(图III.3,左面板)。短短五年内,向支付宝用户提供的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业已成长为全球最大的货基,资产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1500亿美元),用户约3.5亿人。

尽管增长迅速,但与其他储蓄主体相比,中国科技巨头旗下的货基仍然相对较小。截至2018年底,与科技巨头相关的货基总余额为2.4万亿人民币(3600亿美元),仅及银行用户存款的1%或未赎回理财产品的8%。

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科技巨头货基的扩张,受益于有利的市场条件。例如,余额宝的推出恰逢银行间利率超过存款利率水平,让科技巨头能够提供更高的利率。随着近来利率出现下滑,余额宝的资产规模停止增长甚至出现减少(图III.3,中面板)。同理,在美国利率水平降至接近零(右面板)之后,PayPal在2011年关闭了其货基。

图III.3 科技巨头旗下货币市场基金的崛起和他们的回报敏感度

一些科技巨头已经开始提供保险产品。他们再次运用自身平台作为第三方产品的分销渠道,包括汽车保险、家庭责任险和医疗保险。在此过程中,他们收集用户数据,并将其与其他数据相结合,以帮助保险公司改进其营销和定价策略。

信贷供应

在电商平台的基础上,一些科技巨头已经开始涉足贷款业务,主要是面向中小企业和消费者提供贷款。提供的贷款通常是信用额度,或短期限(最长一年)的小额贷款。各国科技巨头信贷的(相对)规模差异很大。虽然中国、韩国、英国和美国的人均金融科技(包括科技巨头)信贷总额相对较高,但科技巨头在阿根廷和韩国的金融科技信贷当中占比尤其高(图III.4)。

图III.4 特定司法辖区中科技巨头(红色)和其他金融科技企业(蓝色)的信贷供应

金融科技信贷总额的不均衡扩张,似乎反映了经济增长和金融市场结构的差异。具体而言,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越高、银行系统的竞争力越小,其金融科技信贷活动总量就越大。在金融监管较轻和银行业集中度较高的司法辖区,科技巨头信贷的扩张比其他类型的金融科技信贷更迅猛。

尽管近期有大幅增长,但金融科技信贷总额仍占整体信贷的很小一部分。即使在人均金融科技信贷额度最高的中国,金融科技信贷总流量也不到2017年非银未偿还信贷总额的3%。

到目前为止,科技巨头相对较小的贷款足迹,反映出他们通过零售存款为自己提供资金的能力有限。科技巨头面前有一系列选项来克服这种限制。

一是建立网上银行。但在一些国家,监管机构对开设远程(在线)银行账户有所限制。一个例子是中国,中国科技巨头旗下的两家银行(网商银行和微众银行)主要依赖银行间市场融资和存单发行(图III.5,左面板),而非传统存款。不过,这些银行近来开始发行“智能存款”,其利率明显高于其他定期存款,并且可以按稍低利率提前取款。

第二种选择是与银行合作。科技巨头可以提供用户交互,并运用高级数据分析手段快速批准贷款;一旦获得批准,银行就可以着手筹集资金并管理贷款。这个选项对科技巨头很有吸引力,因为他们的平台可以低成本轻松扩展,并且可与用户端直接交互。这对银行也可能是有利可图的,因为它们可以在提供较低增值服务的同时,获得额外的回报。

第三种选择是通过银团贷款或证券化获取资金——这已经成为金融科技公司的常见战略。例如,蚂蚁金服的交易所交易资产支持证券(ABS)的总发行量占2017年中国证券化总量的近三分之一(图III.5,右面板)。

图III.5 中国科技巨头旗下银行更加依赖于非核心存款融资

科技巨头为何要布局金融服务?

一旦获得了既定的用户群和品牌认可,科技巨头通常会进入金融服务领域。他们进入金融业反映了金融服务与其核心非金融活动之间的强大互补性,以及相关联的范围和规模经济 (economies of scope and scale)。

科技巨头的“DNA”

数据分析,网络外部性和交织活动 (data analytics, network externalities and interwoven activities, “DNA”)构成了科技巨头商业模式的关键特征。这三个要素相互强化。科技巨头平台的“网络外部性”涉及这样的事实:用户参与到平台一方(例如作为电商平台上的卖家)的好处会随着另一方用户(例如买家)的数量而增加。网络外部性会带来更多用户并为用户带来更多价值。它们让科技巨头能够生成更多数据,这是数据分析的关键输入要素。对大量数据的分析增强了现有服务并吸引了更多用户。反过来,更多的用户最终会让用户总量达到临界水平,足以提供与支持更广泛的活动,从而产生更多的数据。因此,网络外部性在提供更广泛服务的平台上更为强烈,并且代表了科技巨头生命周期中的基本要素(注解III.A)。

注解III.A 科技巨头的生命周期

科技巨头作为在线多边平台 (MSP) 创造价值的方式,主要通过启发和催化两个或更多用户组(例如买方和卖方)之间的直接交互。在线平台的三种主要类型是社交网络、电商平台和搜索引擎

与传统的双边交流相比,用户是通过平台与彼此——而不是与平台——进行交互。例如,社交平台让人们相互关联,每个成员都可以从更大的社区中受益。在线购物网站使其用户能够在全球范围内购买和销售各种商品和服务。更多的卖家降低了买家的搜索成本,更多的买家扩大了卖家的商机。MSP的典型特征是网络外部性的存在:用户参与到平台一方(例如买方)的事实会增加另一方用户的利益(例如卖方)。其中的一项挑战是如何同时吸引双方用户——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成功的平台通过使用特定的价格结构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主要包括向创造最多网络外部性的一方收取较低费用,并让从网络中受益最多的一方补贴另一方

迄今为止,科技巨头遵循相当传统的企业生命周期,分为三个阶段:诞生,成长和成熟期(图III.A,左面板)。使它们与众不同的是几个因素的重合(即对个人数据的大规模收集,网络效应和大量活动)以及它们达到成熟期的高速度。事实上,科技巨头虽然年轻,但通常能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吸引到比最大的银行还要多得多的用户。

一旦MSP吸引了足够数量的双方用户,重点就会转向进一步增加用户数量,以达到采用率加速提高并启发网络效应的临界点。超越这一点之后,就会出现飞速增长(图III.A,右面板)。更多的买家带来了更多的卖家,这反过来又会吸引更多的买家,如此周而复始,而MSP则享受越来越大的规模收益。服务用户的平均成本随着用户总数的扩张而下降。用户愿意为访问更大的网络支付更多费用。结果是,平台的利润率也随之提高。

图III.A 科技巨头的生命周期:理论与实践

金融服务既受益于DNA反馈循环又为其提供了动力。提供金融服务可以补充和强化科技巨头的商业活动。典型的例子是支付服务,它促进电商平台上的安全交易,或者使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向其他用户汇款成为可能。支付交易还会生成详细说明资金发送者和接收者之间的联结网络的数据。这些数据既可用于增强现有金融服务(例如有针对性的广告投放),或开拓其他金融服务,例如信用评分。

数据的来源和类型以及相关的DNA协同效应因科技巨头平台而异。那些在电子商务中占主导地位的平台从供应商那里收集数据,例如销售和利润,再结合财务和消费习惯信息。专注于社交媒体的科技巨头则拥有关于个人及其偏好的数据,以及他们的关系网络。拥有搜索引擎的科技巨头不能直接观察人际关系,但通常拥有广泛的用户群,可以通过在线搜索推断出他们的偏好。

协同作用的类型因所收集数据的性质而异。来自电商平台的数据可以成为信用评分模型的宝贵输入,特别是对于中小企业和消费贷款而言。在社交媒体或互联网搜索中拥有大量用户群的科技巨头可以使用有关用户偏好的信息来营销、分发和定价第三方金融服务(例如保险)。

虽然大型银行拥有众多用户并提供广泛的服务(例如财富管理或保险产品的分销,按揭贷款),但到目前为止,他们在利用DNA反馈循环方面并没有像科技巨头那样有效。除了付款,银行还没有将具有强大网络外部性的活动利用起来。一个原因是大多数司法辖区要求银行业务和商业业务分离。因此,银行大都只能访问帐户交易数据。此外,老旧的IT系统很难通过例如应用编程接口(API)链接到各种其他服务。科技巨头将先进技术与更丰富的数据和更强的用户关注相结合,擅长开发和营销新产品和服务。表III.2总结了大型银行与科技巨头的主要竞争优势和劣势。

表III.2 银行vs.科技巨头 - 竞争优势 (+) 和劣势 (-)

(未完待续)


译者:张一苇

来源:III. Big tech in finance: opportunities and risks, BIS Annual Economic Report 2019, Jun. 23rd 2019

评论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