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与货币管理手册(第一部分)

2021/05/03 20:34
收藏
这份报告是我过去七年对央行资产负债表研究的汇总报告,我希望通过这份报告帮助金融从业者理解现代货币当局的货币管理及资产负债表的运作机制。

欢迎大家参加我们的元会员在线会议,本报告需配合视频课程使用。

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与货币管理手册

这份报告是我过去七年对央行资产负债表研究的汇总报告,我希望通过这份报告帮助金融从业者理解现代货币当局的货币管理及资产负债表的运作机制。

第一部分我将先从资产负债表的总规模入手,随后拆分发达经济体央行资产负债表统计报告的分项,并对每一项的含义进行阐释。

第二部分我将动态地解释资产负债表的变动机制,包括扩表/缩表以及在不涉及扩表与缩表时的资产与负债项结构变化,这一部分我将使用大量的现实案例来帮助读者理解资产负债表的细节变化及其意义。

第三部分我将引入时间轴,对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重要历史性变动做一个回顾。

第一部分 央行的资产负债表

美联储 THE FEDERAL RESERVE SYSTEM

截止最新发布的H.4.1数据周报(2021年4月15日),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为7.84万亿美元。在美国疫情爆发以前(2020年2月26日),总规模为4.2万亿美元。在上一轮金融危机爆发以前(2008年9月17日),总规模仅为1万亿美元不到。下图为资产负债表总览。

H.4.1分项拆分(资产端)

储备银行信贷 Reserve Bank credit

储备银行信贷是美联储资产端的最主要项目,几乎所有涉及货币创造与增发的资产项都囊括在该项内,包括短期与长期国债、回购融出、信贷便利工具以及融资工具等等。

纳入储备银行信贷的项目可以视为美联储所购买的资产项目,而购买资产项目所需花费的货币就会被簿记在美联储的负债端,进而使得资产项和负债项同时增加(出售资产项目或资产到期时则相反)。我们接下来逐一拆分储备银行信贷下的各类资产。

直接持有的证券 Securities held outright

这一项涵盖了美联储所持有的所有证券,此处的证券或许可能被误解为“股票”,但实质上指的是美联储的债券(债权)资产,持有证券的数量是美联储永久性公开市场操作(对应临时性公开市场操作)的结果,换句话说,直接的证券购买与持有意味着购买活动所创生的货币创造在当时是没有期限的,永久性的,这笔货币没有指定的消亡期,而那些临时性的公开市场操作,比如隔夜的贷款,在第二天就需要被偿付,创造的货币一天后便消亡。美联储的证券买卖活动受到《联邦储备法案》第14条的约束,这意味着美联储的证券购买活动需要立法授权,无法自由裁量。这也同时反应出所谓的“独立性”只是一种政治修辞。

美国财政部发行的证券 U.S. Treasury securities

此处我使用了生硬的直译,实质上指代的就是美国财政部发行的美国国债。

此项下的四个小项目为国库券(Bills)、票据(Notes)与债券(Bonds),名义型(nominal)、票据(Notes)与债券(Bonds),通胀指数型(inflation-indexed)以及通胀补偿(Inflation compensation)。

有必要在此处对这四小项进行描述,你可以直观地将它们理解为美国财政部的不同债券产品,不用纠结于名词翻译。

首先,国库券(Bills)、票据(Notes)与债券(Bonds)的译法一直让笔者感到困扰,实质上,这三类债券产品都是美国国债,只不过期限不同而已,1年内到期的国库券可以理解为短期国债,票据与债券实际上就是中期与长期国债,其中名义型指的是债券的本息是根据票面的名义值决定的,在发行时,本金和利息的支付就是确定的了。而所谓的通胀指数型,与名义型的差别在于其本金会基于通胀指数进行调整来保护投资者不受通胀的侵蚀,而由于本金是变动的,那么基于变动本金的付息水平也是变动的。这就是通胀指数型中长期国债与名义型中长期国债的区别。

而通胀补偿(Inflation compensation)所统计的是通胀对通胀指数型(inflation-indexed)中长期债的本金调整量,也就是说,第三项是持有通胀指数型(inflation-indexed)中长期债的票面规模,第四项是基于通胀调整后的票面规模增量(通胀高本金偿付变多)。

这四项就是美联储通过上述“永久性的公开市场操作”所购买的证券,在购买这类证券时,美联储需要付给卖家一笔“钱”,这笔钱就是负债项的存款准备金,这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货币创造过程,资产负债表完成扩张,货币增发——购买市场上流通的国债,支付一笔新增货币给卖家。我们会在后文深入这个案例。

请注意,美联储所购买的美国财政部国债,是在二级市场买入,而非在一级市场直接向美国财政部认购(不是我们口中的债务货币),在一级市场认购国债和在二级市场购买国债会产生截然不同的结果(请参阅BOX1)。

联邦机构债务证券 Federal agency debt securities

此项指代的是美联储所持有的联邦机构债务的面值,这里所谓的债务证券涵盖房利美、房地美以及联邦住房贷款银行发行的债务,可以直观地理解为一些政策性金融机构所发行的债券,这类机构通常被统称为Government-sponsored enterprises (GSEs),政府支持企业。

目前,美联储持有的联邦机构债务证券规模很小,残留在表内的余量是在上一轮金融危机后的量化宽松政策时买入的。

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 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

此项指代的是美联储所持有的MBS的面值,MBS是对住房抵押贷款活动进行证券化以后被创造出来的债权(证券)资产,这部分证券是有房利美、房地美和吉利美担保发行的。

MBS的资产收入来源是由证券底层的住房抵押贷款所产生的收入。

目前,MBS仍然是美联储资产购买计划中的重要资产选择。

所持有证券的未摊销折/溢价 Unamortized premiums /discounts on securities held outright

上文几项美联储所持有的证券是以面值计算而非以市值计算的。因此,如果美联储在购买证券时支付的金额高于其面值,则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摊销相对于面值所支付的溢价。相反,如果在购买时是折价购买,那么,折价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摊销。这两项反应的就是未摊销的部分。

对于美国国债和联邦机构的债务证券而言,使用的是直线摊销法,这使得每一期的摊销量保持不变。对于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摊销是以实际利息为基础,基于每一期产生的实际利息收益,在收到本金偿付时加速摊销。

随着证券未摊销溢价的减少,美联储的资本项(资产负债表右侧)等额下降。

虽然折价部分通常以“负债项”作为申报,但在H.4.1中是以资产形式直接作为资产相关的项目呈现的。

以高于证券面值溢价(或低于证券面值折价)购买的证券都是这样计算的,因为在证券到期时,美联储只收到证券面值的金额,而非收到购买证券时实际支付的金额。

请注意,美联储通过回购协议所购买的证券的折价并未被摊销。实际上,这部分折价是在交易商回购证券时返还给美联储的,因为在初始交易中的谈判价格已经反映了折价。(回购时的扣减率)

如果你不理解联储的官方描述,可以想象这样的例子。

美联储以101美元认购了100美元面值的证券(无论是上述的哪一类证券),这就叫溢价购买,那么100美元计入在上文的资产类别项目中,1美元的溢价计入在所持有证券的未摊销溢价,为什么要摊销这1美元?因为最终100美元的证券只会还100美元,而非101美元,因此需要用资本项去冲抵这消失的1美元。

反过来,如果美联储以99美元认购了100美元面值的证券(无论是上述的哪一类证券),这就叫折价购买,那么100美元计入在上文的资产类别项目中,1美元的折价计入在所持有证券的未摊销折价,为什么要摊销这1美元?因为最终会还100美元,而非99美元。

正回购协议 Repurchase agreements

请注意,这一项指的是联储先向交易对手方(包括外国官方机构——比如中国人民银行,以及其他对手方,如一级交易商)购买证券,并且约定在一定期限以后出售所购买的证券给回交易对手方。

在回购交易中,美联储通过购买证券提供了临时的短期流动性(存款),完成了扩表。

在正回购协议到期以后将证券售回给对手方后回笼了所提供的临时的短期流动性,完成了缩表。

由于期限较短的原因(隔夜回购、双周回购、65天回购),正回购协议所反映的只是美联储临时的公开市场操作,所提供的流动性的寿命就是回购期限。而非像资产购买那样提供的是不会回笼的流动性。

回购交易中,购买价格与售出价格之间的差额就反映了回购的利率。

回购交易直接提供了基础货币,也就是银行的准备金/存款。美联储在疫情危机后创设了FIMA回购工具,向外国央行以及国际机构提供类似的回购工具,以帮助他们获取流动性。工具的性质是一样的。

贷款工具 Loans

这一项中有许多的子项,我们不会一一去拆分每一项的特点,因为它们在性质上都是一样。

所有出现在贷款工具项下的项目,都是美联储不同信贷的类型,本质都是基于抵押的贷款。

优先信贷(Primary credit)、次级信贷(Secondary credit)以及季节性信贷(Seasonal credit)都隶属于美联储的贴现窗口(Discount Window)贷款工具,贴现窗口的字面含义很难被直观理解,实际上所指的是银行家在早期面对流动性(货币)需求时,需要访问联邦储备银行(美联储)的业务窗口(Window)来将自己持有的某类资产(比如美国国债)贴现(Discount)为一笔准备金存款。如果还难以理解,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人拿自己的手表(资产)去典当行(美联储)窗口质押获取现金流动性(贴现)的场景。

贴现窗口信贷工具被视为所谓的“最后贷款人”(Lender of Last Resort)工具,美联储可以通过贴现窗口随时向发起申请的银行提供流动性支持,只不过利率很昂贵。通常,这项信贷工具被动用时意味着流动性环境处于危机时刻。

而其他诸如PDCF、MMLF、PPPLF以及其他的美联储信贷工具总是很容易让人摸不着头脑。但实际上这些项目的名称含义并不重要,实质上都是美联储基于不同类型的抵押品向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所提供的信贷工具而已。

比如,PDCF,针对的就是PD,也就是一级交易商。MMLF,针对的就是MMF,也就是货币基金。

而PPPLF,针对的就是PPP,也就是针对美国中小企业局担保的PPP贷款才可以作为合格抵押品去向美联储获取流动性的工具。

因此,不必拘泥于各类信贷工具的名称,其实落脚于这些信贷工具的抵押品、对手方细节会更容易把握全貌。

各类特殊目的实体的资产持仓 Net portfolio holdings of XXXX

在疫情后的H.4.1中,美联储披露了疫情危机时所启用的各类特殊目的实体的资产。包括:

  • CPFF(商业票据融资便利工具)

  • CCF(企业债融资便利工具)

  • MSF(主街融资便利工具)

  • MLF(市政债融资便利工具)

  • TALF(资产支持证券融资便利工具)

如上所述,拘泥于名称无法让你了解全貌。这类实体的资产持有是间接的,美联储只是对持有这类私人部门资产的SPV提供了信贷(也就是鲍威尔口中的Lending Power),而美国财政部掏了真金白银的资本,美联储只是用信贷给这些实体加杠杆,以增加它们的资产购买能力。

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不能像购买美国国债那样直接购买这些资产?因为联邦储备法的规定。

浮存项 Float

准备金余额(美联储的负债项)可能会受到支票结算操作中时间不匹配问题的影响。

当联邦储备银行收到支票时,存款机构的账户按固定时间表贷记,无论支票何时提交给开票银行。向支付准备金的机构出示支票出现延迟时,收方已经获得了准备金的贷记,但是支付方没有此时还未被扣款,因此会导致准备金的上升。相反,如果支付机构的账户借记速度快于收款机构账户的贷记进度,则准备金将减少。由于支票结算时间不匹配导致的准备金增减被称为浮存项(Float)。

这一项在联储的资产端,没那么重要。大可忽略。

中央银行的流动性互换 Central bank liquidity swaps

美联储可以与一些外国的中央银行开展流动性互换操作,这项工具是美联储在全球提供美元流动性支持的重要手段。流动性互换涉及美联储与对方央行的即期与远期资产负债表。

在即期,按照现行的市场汇率,美联储创造一笔美元存款给对手方央行(假设是欧洲央行),同时,对手方央行(欧洲央行)根据汇率创造一笔等额的欧元存款给予美联储。

在资产负债表上,体现为两家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同时扩张,美联储资产端增加一笔欧元存款,存放于欧洲央行(出现在欧洲央行的负债端),负债端增加一笔美元存款(出现在欧洲央行的资产端)。

这一项所记录的就是互换交易时美联储在其他央行负债端所持有外币的美元价值。

在货币互换协议到期以后,欧洲央行需要使用美元存款购回美联储持有的欧元,此时互换交易完成后,双方资产负债表缩表,互换发起方需要支付利息给美联储。互换协议的期限是隔夜的,最长可定三个月。

在传统的解释中,美元与外币的购买行为会让人感到困惑,实际上使用资产负债表视角和融资视角会理解起来更为便利。实质上中央银行间的互换只是一种基于本币抵押品的外币融资行为,只不过本币与外币都是被凭空创造出来的货币流动性。在我们上面的案例中,美联储使用自身创造的增量美元存款作为抵押获取了一笔欧元存款,而欧洲央行则亦使用自身创造的增量欧元存款作为抵押获取了一笔美元存款。

从分类上来看,中央银行的流动性互换被纳入在“储备银行信贷”的分类下,说明其性质就是一种信贷。

其他资产 Other Federal Reserve assets

其他资产中包括应计利息,也就是美联储所持有国债以及回购交易(所获国债抵押品)的利息积存、对存款机构信贷的利息(如贴现窗口工具)积存以及外币投资。此外还包括大楼之类的实物资产。

请注意美联储的信贷项终结于此。

外币计价资产 Foreign currency denominated assets

外币的价值是每天根据汇率重估变动的,如果美元相对于外币出现贬值,则亦美元计价的外币资产价值会增加。在资产负债表的右边,外币资产价值的增加会增厚美联储的资本(权益)项。由于美联储的收益需要汇给美国财政部,因此在资本项下降的时候,财政部的TGA存款账户会等额上升(相当于利润转移给母“公司”)。

相反,如果美元相比于外币出现升值,那么美元计价的外币资产美元价值会下降,那么相应的财政部的TGA存款账户会下降。

1963年以来,美联储偶尔会同意帮美国财政部代管外币。在代管交易中,联储从财政部处接管外币并支付美元存款给财政部,相当于美联储向财政部认购外币。为保障这些外币价值不受汇率风险的影响,美联储会在同时以相同的汇率出售等额的远期外币给财政部。

当代管活动发生时,美联储的资产端增加了外币计价资产(外币),负债端等额增加财政部的TGA存款项,资产负债表完成扩张。在代管活动到期完成以后,财政部“偿付”美元存款,随后美联储的外币资产等额下降。外币“归还”财政部。

黄金储备 Gold Stock

美国的黄金储备归美国财政部所有,并且由已经被货币化的(monetized)黄金构成:财政部向美联储发行了黄金的价值凭证。(类似于一种黄金欠条,这类欠条代表着财政所需要“兑付”的黄金量,也因此是持有欠条者的资产——美联储)

美联储“认购”了财政部的“黄金欠条”,接纳欠条给了财政部一笔美元信贷——增加了财政部的存款(负债端财政部存款增加)。

黄金储备中还包括没有被货币化的黄金,也就是说,财政部还未将其“货币化”——从黄金变成“我欠你黄金”的承诺。自1974年以来,几乎所有美国财政部的黄金都已经被“货币化”或者说“债务凭证化”、“欠条化”了。

黄金储备的价值被簿记在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上,而财政是以每盎司42.22美元的价格记录。这是在1973年的美国官价并经由国际协定确定的。但如果财政部要买入或者出售黄金,则需要按照当前的市场价格执行(目前为1800美元)。

美国财政部对黄金的收购以及货币化行为会影响存款机构的准备金余额,也就是我们口中的流动性或者说基础货币。买入黄金会增加准备金余额。

认购黄金时,在美联储资产端的黄金储备增加,负债端的财政部现金持有量增加,但美国财政部的存款下降。(这里笔者非常疑惑,看上去资产负债表并未做平)

货币化黄金时,黄金储备并不会出现变化,但是在负债端,财政部的现金账户下降同时财政部的TGA存款账户上升。从账面上看,货币化黄金储备的活动不会导致准备金的增加,但是一旦财政TGA存款账户把钱花掉,那么就会流入到存款机构的准备金账户。

特别提款权账户 Special drawing rights certificate account

虽然每一位从业人员都听说过特别提款权,但却总是觉得特别提款权是那么陌生。

特别提款权是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就是IMF创造的。对于联储而言,这是他的资产,那么也就是IMF的负债。

根据法律,财政部有权发行SDR凭证(类似黄金凭证,欠条),然后要求联储“认购”SDR凭证,以获取美元资金来认购SDRs(IMF的凭证)或维稳本币汇率。

SDR的估值是每月根据一篮子货币的汇率确定的。

财政部发行的流通中的通货(不包含美元现钞)Treasury currency outstanding

这一项指的是公众持有的硬币以及非美元现钞的其他纸币通货(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这部分通货都是美国财政部的负债。这一项主要由硬币组成,但还包含少量的其他纸币类型,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这个类型的货币就没有再被发行过了。

以上所有项目的累加,就被称为提供准备金的所有因素 Total factors supplying reserve funds

我们再来看看负债端和权益端,也就是右边。

H.4.1分项拆分(负债端)

流通中的通货Currency in circulation

负债端中的第一项是我们大家曾经非常熟悉,现在却变得陌生的现钞项,也就是流通中的纸币与硬币。

这一项可以被直观理解。

这里需要给大家一组有趣的数字,在所有流通中的美钞中,占比最大的百元美钞流通量在十年内翻了一倍。因此,虽然很多文章中指责美联储通过非常规货币政策来“印钱”的表述有误,但实际上联储确实在加速印钞。

此外,一半以上的美钞是在海外流通的。这也是一个相当高的比重。

逆回购(隔夜)Reverse repurchase agreements

这一项对应资产端的正回购。指的是联储向交易对手方出售自身组合(SOMA)内的证券,并且约定在一定期限以后购回的交易。而联储可以出售的资产就是自己资产端的国债、联邦机构债务证券以及MBS。

在逆回购交易中,美联储通过出售证券回笼了自由在外流通的短期流动性(存款),完成了负债的置换。

在下面的两个子项代表美联储逆回购工具所针对的不同对手方,包括海外官方账户(中央银行)以及国际账户;其他则包括市场当中的一些金融机构,比如货币基金、一级交易商、银行还有政府支持企业(FHLBs)等等。

隔夜逆回购工具的利率目前在联储的利率走廊中作为下限利率而存在,因此这一负债项至关重要。

用通俗的语言来解释,资产端的正回购对于美联储而言是基于抵押品资产的“放水”,联储接受一类资产,并将其转换为增量的流动性,体现为自己负债端的临时流动性(期限由回购交易的期限决定)。

那么相应的,负债端的逆回购对于美联储而言,就是基于自身持有的抵押品资产的“收水”,联储通过逆回购出售自己的资产来把市场当中的存款锁定在“逆回购”这个工具中。对于那些使用逆回购工具的对手方而言,逆回购只是另一种形式的有抵押品作为担保的资金存放工具。

那么,为什么这么多金融机构、中央银行都要使用逆回购工具存放自己的资金呢?因为在流动性过剩的环境,或者说存款较为充裕的环境中,大量的资金找不到安全资产,除了银行可以存放在联储绝对安全的准备金账户中,其他机构都需要去认购美国短期国债才能获得资产的安全性,也就是绝对意义上的偿付保证。

因此,过剩的流动性会不断地将美国短期国债的收益率越买越低,或是类似的以美国国债作为抵押品的回购融出利率越来越低,进而将利率压制为负的水平,而美联储目前的利率区间管理目标为0%-0.25%,利率为负意味着联储必须行动,将货币市场利率重新引导至自己的管理区间内。

逆回购工具应运而生。对于整个货币市场来说,逆回购工具是一个绝对安全的过剩资金仓库。因为抵押品是美联储持有的资产,而交易对手方又是没有任何信用风险的美联储,因此,与其去购买市场当中利率为负的美债,或者以负值的利率将自己的资金拆出去就为获得美债抵押品,直接把自己以0%的水平存在美联储,并且还有一笔同样的美债、MBS及机构债券作为抵押品的交易,何乐而不为呢?因此,逆回购工具构成了美联储利率走廊的下限,也是捍卫美元货币市场不掉入负利率的最后关卡。

我们会在介绍美联储利率走廊的课程中进一步深入这个话题。

财政部现金储备Treasury cash holdings

这一项很容易与财政部存款账户(TGA)混淆起来。且由于其规模较小,也非常容易被市场的参与者们忽视。

财政部现金储备项涵盖了财政部国库中的纸币以及硬币,包括金银铸币与未货币化的黄金——未货币化的黄金这一项与资产端的黄金储备项有关,我们会在课程的第三部分中给大家详解货币化黄金的流程。

存放在联邦储备银行的存款(除准备金以外)Deposits with F.R. Banks, other than reserve balances

又一大重要项目,其中涵盖存款机构的定期存款(Term deposits held by depository institutions)、财政部存款账户(U.S. Treasury, General Account)、海外官方机构存款(Foreign official)以及其他存款(Other)。

存款机构的定期存款Term deposits held by depository institutions

可以直观地理解为有期的准备金存款。类比到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存款,我们在银行中存放的存款大多是活期存款,或者说是“隔夜”存款,这部分存款是可以被完整地(on demand)的提取成现钞的。如果我们将部分活期存款转化为定期存款,那么存款的期限性质就产生了变化,当然我们也会获取额外的利息。

定期存款会嵌入一个可打破定期协议并提前转化为活期存款的约定,提前打破会导致利息的折损。

类比到准备金,是类似的,准备金存款转化为定期存款以后,它就被区分了开来。

美联储很少使用定期存款工具,但实际上它在上一轮货币政策常态化进程的早期被视为很重要的利率走廊管理的补充工具,理由很简单,如果通过定期存款工具吸纳了银行的准备金,那么市场当中流通的准备金量就少了,因为有期限的定期存款锁定了一部分准备金。如果定期存款利率所支付的利息很高,那么银行就有很大的驱动力把存款准备金转入定期存款工具,最终结果就是准备金市场会变得紧俏,起到了紧缩的效果。

财政部存款账户U.S. Treasury, General Account

这一项是美国财政部的主银行账户,财政部几乎所有的资金往来与支配都需要通过TGA账户来完成。比如税收和国债发行的所得都是汇入这个账户的。

疫情以来,TGA账户的新闻开始受到广泛的关注,因为投资者开始理解TGA账户的资金波动会直接影响到货币市场的流动性,且由于财政政策开始经由印钱政策直达个体,TGA账户从某种程度上甚至改变了货币政策的传导链。

我们会在第三部分中深入TGA引起的资产负债表变化。

请注意,美联储不对财政部的存款账户支付任何的利息。

海外官方机构存款Foreign official

海外官方机构存款涵盖了海外中央银行以及货币当局的存款,也包括外国政府以及其他外国官方机构的存款。

这部分账户的存款规模很小,因为该账户不支付任何的利息。

其他存款 Other

其他存款涵盖国际组织的存款,比如IMF、世界银行、联合国的存款;美国财政部外汇基金(ESF)的存款以及我们前文提到的政府支持企业(GSEs)的存款,如FHLBs、房利美、房地美等等。此外,该项中颇为重要的金融市场公用事业机构——FMUs的存款也涵盖在内,比如我们熟知的提供外汇交易结算的CLS、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以及证券清算行DTCC、FICC、衍生品清算机构OCC、证券清算公司NSCC等。

财政部对信贷便利工具的注资Treasury contributions to credit facilities

本项对应资产端中的五项特殊融资便利工具,即联储不能直接购买,只能经由财政部出资以后加杠杆购买特定资产的特殊目的实体。

本项即财政部对这些特殊目的实体的出资。

其他负债与资本Other liabilities and capital

这一项中涵盖我们在资产端课程时提到的联储需要转移给财政部的利润部分。其他类型的负债,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先跳过这一项,最后再跟大家深入这一项的联储利润。

今年1月,美联储公布了2020年对财政部转移的利润。总额为885亿美元,要知道,在2019年,美联储转移的利润是549亿美元。也就是说,过了一个疫情,美联储的赚钱能力增加了。

为什么美联储会赚钱呢?要记住一点,虽然美联储是一家央行,但是央行的实质也是一家银行。对于美联储来说,利差是很可观的收入来源,要知道,当前的零利率政策,意味着美联储只需要对存放在自己负债端的资金支付很低的利息,比如,逆回购利率目前就是0,财政部存款的利息也是0。而再看资产端,联储有大量生息的资产,比如国债和MBS,中央银行的货币互换也是有正利息的。因此,美联储作为一家央行,实际上也有很大的套利收益。

再来看2020年的数据,联储为什么赚得更多了?因为准备金利息付少了,少付271亿美元,而购买的这些国债和MBS则带来了1000亿美元的收入。支出少了,收入多了,那么自然就赚得更多了。

以上所有项目的累加就是所有可以吸收准备金资金的项目。英语是Total factors, other than reserve balances, absorbing reserve funds,什么是可以吸收准备金资金的项目?这意味着上面我们提到的所有项目的增加,都会吸收掉准备金。

准备金Reserve balances with Federal Reserve Banks

最后一项就是负债端的核心,准备金。在联储表内,我们可以再回看一眼资产端的末尾项,被称为Total factors supplying reserve funds,所有提供准备金资金的项目,然后减去所有可以吸收准备金资金的项目,那么剩下的就是准备金。

目前美联储的准备金率是0%,因此也就没有什么超不超额了,准备金的利率(IOR/IOER)是美联储利率走廊的重要组成部分。换句话说,可以在美联储存钱的银行,能吃到准备金利息存款,就不可能以低于这个利率水平的价格把自己融出去,但是如果货币市场利率走高,突破了这个利率,银行又会把钱从存款里搬出去在市场里融出,为了赚更高的利率。存款准备金利率就起到了管理货币市场利率的功效,这一点我们会在后续的课程中为大家解释。

到这里,我们对分项的拆分已经结束了。第二部分中,我们将对每一个重要项进行编号,以服务我们后续的内容——动态展示资产负债表的变化。

评论
omo
2021/05/02 15:49
朱尘Mikko 回复omo
2021/05/02 21:20
151******54
2021/09/01 10:50
151******54
2021/09/01 10:36
156******06
2021/08/12 15:53
Mandrake
2021/05/06 09:59
138******02
2021/05/05 08:58
吴昊
2021/05/01 23:15
朱尘Mikko 回复吴昊
2021/05/02 21:20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