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评:疫情及其结构性影响仍然是最大的基本面

2021/05/10 20:30
收藏
过去一年托儿所和学校关闭,给家庭带来巨大的保育压力,降低他们的生育意愿;而出于保育负担放弃的工作岗位,有相当大比例将是永久性的。家庭预期的收入损失持续时间越长,推迟的怀孕计划就越有可能不会发生。

本文由智堡原创,智堡现已支持黑金会员补差升级为元会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除另有注明外,文中日期时间均为美国东部时间

市场的定价与波动总是在急不可耐地“向前看”。一边是拜登政府寄望于通过就业与家庭计划全面彻底地重塑美国,另一边是如火如荼的通胀交易和随之而来的紧缩恐慌,it's easy to forget there's still a global pandemic going on.

身在防疫封锁与组织动员上更具制度优势、经济重启复苏也更快的中国,我们很容易忽视全球疫情依旧是“现在进行式”,对于海外疫情给社会经济带来的冲击更加没有实感(“点火”的舆论狂欢就是例证)。

上周五(5月7日)大幅不及预期的4月非农就业数据出炉之后,沉浸在紧缩鬼故事里的市场突然出现反直觉上涨,正反映了这种社会经济现实与疫情好转预期之间的脱节。

4月新增就业“爆冷”的原因莫衷一是,有说是BLS统计工作上的误差,有说是额外每周300美元的失业补助 (PEUC) 导致就业意愿下降,还有说是预期被华尔街分析师有意高估。

对市场来讲,原因为何其实无关紧要。正如拜登在周五演讲(外链)中所强调的,美国经济较疫情爆发前仍有820万的就业缺口(1.525亿vs. 1.443亿),劳动参与率也远不及疫情前水平(61.7% vs. 63.3%)。只要就业没有全面恢复,通胀就很难达到美联储的目标水平,更遑论收紧偏宽松的货币政策。音乐不停舞步不止,市场风险偏好的反常抬升,也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

来源:FRED

需要调整的,不止是对未来一到两年的市场预期。从更长远的历史视角去看,2020年2月疫情爆发之后的断崖,打破了全球金融危机之后连续十年的上升趋势,还中断了二战结束以来劳动力市场的长期动态。疫情造成的结构性变化,将以更加复杂的形式作用于美国经济,并影响中长期的政策路径(如“美国日本化”)。

来源:FRED

难以回归岗位的女性

包括最新的非农就业报告在内,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为人父母者——尤其是母亲——在这场复苏中被抛在了后面,需要付出更大努力,帮助女性和居家照料者重新进入劳动力市场。

在周五的发布会上,除了受到媒体大肆渲染的加息论调,财政部长耶伦实际上对就业失速做了相当全面的阐释。耶伦指出,“我不认为额外的失业补助是把工人挡在劳动力市场之外的真正因素。”在她看来,1)家庭护理、尤其是儿童保育的缺失;2)对在工作场所新冠暴露风险的担忧;以及3)供应链运输瓶颈才是造成就业失速的主要因素。

而在这三点因素当中,耶伦强调,“2020年2月到4月间,有420万女性退出劳动力市场,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意外的护理负担,其中近200万女性至今未能回归岗位”,家庭护理的缺失对就业造成了“不可否认的冲击”。

来源:WashingtonPost

布鲁金斯学会哈密尔顿项目研究员Laura Bauer的实证研究,支持耶伦的上述结论。在5月6日发表的一份报告中,Bauer指出,新冠疫情造成托儿所和学校关闭,导致女性为了照料子女不得不放弃工作。

按婚姻状况划分,约有14%的单身母亲是出于儿童保育的负担放弃工作,在已婚/法定同居母亲当中这个比例仍高达11%。按子女年龄划分,约有14%的子女最小不到6岁的母亲是出于儿童保育的负担放弃工作,在子女6-12岁的母亲当中这个比例为8%。与因其他原因失业的母亲加在一起,单身母亲中有约四分之一退出了劳动力市场,而在已婚/法定同居母亲中这个比例亦高达18%。

来源:Brookings

这些实证证据反映了美国加速疫苗接种以重新开放校园的紧迫性。拜登提出的“美国家庭计划”当中,每户家庭至多可获得8000美元的儿童保育税收抵免,帮助分担保育开销。对于来自低收入家庭的3岁和4岁孩子,计划将免费提供两年的普及学前教育,解放在家照料子女的女性劳动力。除此之外,计划还将提供最多12周的带薪休假和家庭病假。

拜登政府的这些举措旨在保证美国的长期经济健康,通过财政支出对美国家庭和工人进行投资。考虑到民主党在国会把持的微弱优势,这些措施的落地实施应当不成问题,并可能成为2022年中期选举争取女性选票的加分项。

四十年低位的出生率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 (CDC) 下属国家卫生统计中心 (NCHS) 的初步数据,与2019年相比,美国2020年的生育率下降了4%,创1979年以来最低水平。

早在去年6月,皮尤研究中心、布鲁金斯学会等多家智库就曾预测美国将出现持续数年的“新冠婴儿萧条”,受访女性普遍表示在疫情期间计划推迟怀孕或少生孩子,抽样数据也表明性活动出现整体下滑。

数据显示,2020年每1000名15至44岁适龄女性育有55.8个婴儿。NCHS报告指出,这是美国的出生人数连续第六年出现下降。

来源:NCHS

15至44岁之间所有年龄组的生育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报告的第一作者Brady Hamilton博士指出,这种生育率的整体下降“异乎寻常”。疫情爆发前几年,年龄在30-39岁之间的女性生育率曾有过温和上升。

来源:Axios

导致美国生育率整体下降的一个因素,是青少年生育率的锐减。2020年青少年生育率续刷历史新低,每1000名15至19岁女孩和女性育有15.3个婴儿,这比前一年下降了8.4%,不到约十年前青少年生育率的40%(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每千名青少年育有40.2个婴儿)。

随着女性的受教育程度更高,争取到政治、经济和社会权利的更多保障,青少年有机会获得更可靠的避孕措施和预防过早怀孕的教育,美国和世界各地的生育率多年来一直在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美国的新生儿数量减少14.2万(2020年360万vs. 2019年374万),低于此前智库普遍预测的30万,这可能与备孕计划的滞后性有关。布鲁金斯学会去年12月更新模型(外链),预测2021年美国的新生儿数量还将减少30-50万

过去一年托儿所和学校关闭,给家庭带来巨大的保育压力,降低他们的生育意愿;而出于保育负担放弃的工作岗位,有相当大比例将是永久性的。家庭预期的收入损失持续时间越长,推迟的怀孕计划就越有可能不会发生。经济上的这些结构性变化,很可能意味着今年新生儿数量的减少会比预测来得更为夸张。

事件追踪表

2021.6 复星医药拟与BioNTech在上海投产mRNA新冠疫苗

2021.7 中国拟批准BioNTech疫苗(即辉瑞疫苗)在大陆上市

20210704 美国成年人疫苗接种率(至少一剂)达到70%,1.6亿人完全接种

20210731 联邦债务上限到期

20210801 美国务院放宽中国留学生及记者入境限制,最早可提前30天抵美

20211001 美国2022财年预算生效

20221108 美国中期选举


作者:张一苇

评论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