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重铸】从贸易数据看美国企业的避税链

2021/06/10 09:00
收藏
从理论上讲,服务贸易有充足的理由——专业化提高了所有人的生产力。然而,美国服务贸易的实际数据却不能说明这一点:高端服务贸易中,似乎有太多是与低税收管辖区进行的,例如,爱尔兰是美国软件服务、商业咨询服务和研发服务的主要出口市场。

导读:

在高端服务贸易领域,美国的出口主要是与低税收地区进行的,例如,爱尔兰是美国软件服务、商业咨询服务和研发服务的主要出口市场。

这并非因为低税收国家对服务贸易的需求更大,实际上,这反映了美国企业的避税链:他们避免了为其大部分全球利润支付美国的基本税率。

科技公司出口知识产权到加勒比海的全资子公司,然后授权在爱尔兰的子公司使用该知识产权,之后,美国进口爱尔兰生产的商品(以高于生产成本附加大量利润的价格),总的结果是大量的货物和服务贸易产生,但没有多少经济效益。

美国药企、芯片设计公司也在玩类似的游戏...

经济学家Brad Setser认为,对于一个公共部门经常缺乏维持必要公共服务所需收入的国家,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思维导图:


智堡现已支持黑金会员补差升级为元会员,所有黑金重铸文,可在本专题内浏览。

原文标题:When the Services Trade Data Tells You More About Tax Avoidance Than About Actual Trade…,作者:Brad W. Setser,发表于2020年4月22日,原文链接:https://www.cfr.org/blog/when-services-trade-data-tells-you-more-about-tax-avoidance-about-actual-trade

Brad Setser长期在跟踪与国际金融、国际收支有关的前沿话题,包括贸易政策、离岸避税活动对一国国民收入账户的扭曲等,由于加入了USTR,现在已经不再在公开场合发表他的研究成果。

篇幅原因有删节改编,译者:原野,校对:陆雅珉

美国是一个以服务为导向的经济体系,因此,美国应该在服务贸易方面有大量贸易盈余。不过,这个简单的论证遗漏了很多信息。

首先,大多数的服务难以交易。大部分的服务都依赖于人与人的接触,剩余的服务很难跨越语言和时区边界进行交易。如果除去服务贸易中与人员流动相关的那部分,那么,大部分的实际贸易仍然是商品的形式

美国在旅游贸易上确实有相当大的盈余。但这些盈余并非来自大量的出口。美国与旅游出口大国的希腊不同,美国的旅游贸易顺差来自于较少的旅游进口。美国人出国旅行不多。我一直开玩笑说,法国人应该抱怨,美国公司的有限休假时间是限制服务贸易的隐性壁垒。

而且,美国在高端服务(知识产权等类似服务的出口)方面的盈余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多。事实上,从净额上看,美国的服务贸易盈余可以肯定是被低估的

美国服务贸易的地理分布显示出一种清晰的模式,即目前大量的实际服务贸易是与世界低税收管辖区域进行的。从理论上讲,服务贸易听起来不错。在实践中,它通常不如听起来那么好。

服务贸易的全球避税链

美国公司更愿意向爱尔兰、瑞士或加勒比海地区进行服务贸易出口,而不是像总出口数据那样,向中国、德国或法国出口软件和其他高端服务。在这些低税收区的美国公司子公司,通常以远低于美国企业基本税率来簿记海外销售的利润。(美国企业税法中最低的税率是离岸无形收入税率,为10.5%,是目前基本税率21%的一半)。

最终的结果是,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公司在低税收地区进行了巨额投资,美国公司从世界低税收地区获得了巨额利润,服务贸易在地理上的分布被严重扭曲。

因此,结论很简单。当这种服务贸易反映的是避税,而不是有效的专业化和真正贸易时,我们就不应该庆祝服务贸易的增长。

我希望,关于全球避税链的讨论能像现在对于全球供应链的讨论一样普遍

美国公司出口知识产权到加勒比海的全资子公司,然后授权在爱尔兰的子公司使用该知识产权,之后,美国进口爱尔兰生产的商品(以高于生产成本附加大量利润的价格),总的结果是大量的货物和服务贸易产生,但没有多少经济效益。

回顾美国贸易数据中关键的服务贸易项目来看,在总体服务贸易数据中,美国有大量盈余的项目,它们加起来约占服务出口总额的3000亿美元。

从软件贸易开始

美国在软件服务项目上有大量盈余。这是有道理的——美国是微软和其他一些大型软件公司的总部。以苹果公司销售手机为例,其手机的价值很大程度上源自苹果专有的操作系统。当然,谷歌和Facebook都是软件公司,它们的赚钱之道是靠卖广告而不是卖软件。

许多人认为——以苹果为例(苹果从以亚洲为中心的制造供应链中获取所有利润)——美国不需要担心它在电子硬件方面的贸易逆差,因为它在软件方面会获得顺差。这只是一种高效的专业化,一家美国公司通过出口服务从全球供应链中获取最大份额的利润。

但是,数字并不能完全说明这个故事。至少贸易数据不能说明。

美国最大的计算机硬件供应商当然是中国,中国吸收了更大的亚洲电子产品供应链,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在电子产品制造附加值中所占的份额也显著增加。

图1 美国的硬件进口和软件出口

从贸易数据来看,美国软件最大的出口市场不是中国,或任何其他人口众多的国家,而是爱尔兰。

目前,爱尔兰占美国全球软件出口的25%,这是非常大的比重。(来源于2017年的数据,出于保护公司机密信息的原因,2018年的数据被隐藏了)。

图2 爱尔兰占美国软件出口的份额

美国对爱尔兰的软件出口大约是对中国软件出口的8倍。

图3 美国软件出口:爱尔兰 vs 中国

中国没有为进口美国软件支付大部分费用,爱尔兰以外的其他国家也没有——对爱尔兰的软件出口也远远超过对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软件出口总和(爱尔兰人口约为490万,而欧洲大陆四个最大的市场人口约为2.5亿)。

图4 美国软件服务出口的地理分布

美国的软件出口远远不足以支付进口电子硬件的金额,这并不奇怪。软件出口的金额实际上并不惊人,仅350亿美元,大约是美国大豆出口的两倍,只有美国民航出口的一半。而且,与美国在进口电子硬件上的支出相比,这个数字相对较小。

图5 美国电子硬件进口 vs 软件出口

许多人会说,分析中一定遗漏了什么。我们知道,苹果通过手机赚了很多钱,并在世界各地销售很多手机;我们也知道微软在世界各地销售软件赚了很多钱。

这是对的。但在软件服务贸易数据方面,我没有漏掉什么重要数据。要在贸易数据中找到苹果相关的数据还需要更多的研究。苹果的税收策略意味着,苹果在全球销售中获得的利润不会以软件或设计产品出口的形式主要体现在美国的贸易数据中。相反,会在更宽泛的国际收支数据中,以美国公司海外利润的重要组成部分出现,当然,苹果的数据也大量出现在2015年以后爱尔兰的GDP数据中。

研发服务

现在让我们转向一个更大的服务出口项目——研发(R&D)服务

请注意,在上图中包含了R&D服务数据。这不意外。苹果可能隐藏在服务贸易的R&D项目之下。

解释这一问题的关键是来自于参议员Levin的参议院调查小组委员会的工作。通过他们的调查取证,我们知道,苹果与爱尔兰子公司之间的研发费用分摊安排由来已久。作为交易的一部分,苹果的爱尔兰子公司支付大约苹果研发预算的60%(大约是100亿美元的60%,基于公开信息),相应地,其有权簿记苹果美洲以外的销售利润,所以苹果爱尔兰子公司可能从苹果的550亿美元利润中赚了大约300亿美元。这是一笔相当不错的交易——苹果的爱尔兰子公司无疑是世界上最赚钱、最有价值的公司之一。

所有这些都意味着,苹果作为“研发服务”出口商进入美国服务贸易数据统计,而不是作为软件出口商。于是,苹果的出口将远远低于其全球总销售额。

为了避免有人认为我不公平地针对苹果(其实,苹果的税收结构非常普遍),我把苹果当作许多其他拥有类似税收结构的公司的例子。Levin委员会也记录了微软如何使用类似的结构

因此,研发服务的出口在过去十年中增长非常迅速也就不足为奇了。这种增长主要来自对那些以向跨国公司提供优惠税收而闻名的国家的出口,这也不应令人感到意外。

图6 美国研发服务出口

爱尔兰是美国最大的出口市场,瑞士排名第二。事实上,美国大约70%的研发出口是向低税收地区出口的,美国与这些国家的贸易顺差占了美国在这一服务贸易项目的全部顺差。

图7 美国研发服务盈余

研发服务贸易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如果考察一系列高端服务出口项目,你会发现,全球主要的低税率地区占美国出口目的地的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

图8 美国知识产权出口

美国商业咨询服务最大的出口市场是哪里?不出意料:爱尔兰(600亿美元总额中的90亿美元),第二大是瑞士(60亿美元)。

而且,向低税收管辖区的倾斜并不局限于明显的项目。美国重要的知识产权出口之一是“与工业流程相关的知识产权”的出口。事实上,知识产权出口是比软件服务出口更大的服务贸易项目,也比电影、法律服务、建筑和工程服务等项目更大。

图9 研发和商业咨询服务出口

人们可能认为,与工业流程相关的知识产权出口的最大市场将是德国,或日本,或者中国。

以上都不对,最大的市场是瑞士

2017年,瑞士开始超越爱尔兰,占美国服务贸易中与工业流程相关的知识产权出口总额的近25%。

图10 美国与工业流程相关的知识产权出口

我强烈怀疑,很多药品的知识产权出口也体现在这一项目中。以美元计算,爱尔兰和瑞士也是美国市场上最大的两个药品供应国。新加坡在这方面的数据也很强劲,它也是一个税收中心和制药中心.

到目前为止,我主要关注与“技术”相关的知识产权出口项目。但美国也是金融服务的一大出口国。

金融服务

猜猜谁是美国最大的金融服务出口市场?当然是“英属加勒比地区”(开曼群岛和巴哈马群岛)。“英属加勒比地区”购买的美国金融服务是英国的两倍。

基于这些数据,乔治城(开曼首都)似乎是一个比伦敦更大的金融中心,因为,目前对英国加勒比群岛的金融服务出口约占略多于所有金融服务出口的四分之一。(自从BEA在2013年开始检查隐藏的服务贸易,出口有所下滑)

图11 美国的金融服务出口

美国企业避税链的总体影响

贸易的地理位置分布在以上分析中体现得很重要:在一个又一个项目中,美国向以低税率著称的小岛出口的服务比向世界最大经济体出口的服务更多。几乎可以肯定,这并非偶然——许多服务贸易是在同一家公司的子公司之间进行的,而如今美国的大部分外国直接投资也是在世界低税收地区进行的。大部分我所分析的服务出口项目是一系列的全球税收链的第一步,它允许美国公司报告他们在少数低税收国家的大量收入。

这些税收伎俩对美国贸易平衡的总体影响是模糊的。

向爱尔兰(而非德国)出口软件服务产生了巨大的“爱尔兰”利润,这些利润最终是在德国制造的。去掉爱尔兰的中间商,美国将会出口更多的服务,美国公司将会比现在支付更多的企业所得税

但在其他情况下,出口服务导致更高的商品进口。想想以下情景的影响:向瑞士出口与工业流程相关的知识产权,或者向加勒比海岛屿出口研发,然后许可爱尔兰的工厂使用这些知识产权。这里的税收游戏是,美国公司将价格偏低的知识产权出口到低税率地区,然后将价格过高的活性药物进口回美国(美国的药品价格高于其他发达经济体)。

芯片设计公司无疑也在玩类似的游戏。通过出口知识产权而不是在美国制造自己的芯片,他们可以降低在美国的税率。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美国进口的芯片(嵌入到电子产品中)远远多于其生产的部分原因。美国半导体公司45%的市场份额是美国拥有的设计公司在全球芯片销售中的份额,而不是美国实际芯片生产的份额。许多重要的公司都没有生产线,依赖于中国台湾和韩国的代工制造商(英特尔是一个例外,它一直保持着美国先进的制造能力)。知识产权服务出口导致了更少的芯片出口,美国制造能力几乎不能体现在世界上最先进的机器上。

为什么这很重要?

贸易数据显示了世界上最赚钱的公司是如何避免为他们大部分的全球利润支付美国的基本税率。对于一个公共部门经常缺乏维持必要公共服务所需收入的国家,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美国公司税的结构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美国在制造业贸易中持续存在赤字。税法明确鼓励美国公司向低税收地区出口知识产权,并在全球范围内销售高知识产权含量产品,而不是在美国。

拓展阅读:《短评:G7国家集团就15%全球最低征税达成协议》

评论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