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重铸】美国的“外循环”:医药企业的避税案例

2021/06/22 09:00
收藏
除了大型科技公司之外,医药企业也是避税高手,经济学家Brad Setser建议,提高全球最低税率,并按国家来计算税收,从而消除大部分向海外转移利润的动力。

导读:

美国目前在医药产品方面存在巨大的贸易逆差,而且逆差还在不断扩大。

特朗普税改为医药生产和其他高科技制造业工作的离岸外包创造了新的激励。《减税和就业法案》通过之后,医药行业的整体有效税率已从2016年的略高于20%降至2018年的略低于15%。

许多医药公司在美国进行大部分的研发工作,为了尽量减轻税负,它们会将知识产权转移到百慕大等地,并在爱尔兰等另一个低税收管辖区生产药品。生产出来的产品然后被进口回美国,并且通常以比世界其他地方更高的价格出售。

最终,消费者没有获得更低的价格,对医药研发的投资也没有显著增加,特朗普税改只是为医药公司的股东提供了一大笔意外之财——《减税和就业法案》中只有减税,没有就业。

经济学家Brad Setser建议,提高全球最低税率,并按国家来计算税收,从而消除大部分向海外转移利润的动力。

立即解锁
评论
眩者
2021/06/23 10:25
然后FDII部分,看了新闻才理解,是对超出在美国有形资产的10%的利润视为无形收入,予以减免。是我愚钝,但在缺乏相关知识、注解的情况下,看这部分确实有点摸不到头脑。
眩者
2021/06/23 10:15
“在2017年,医药和其他大型美国公司簿记在主要低税收管辖区的利润达3670亿美元。当前的美国国际收支数据显示,七个最主要的低税收地区的利润约为3250亿美元,在《减税和就业法案》出台后的两年内增加了400亿美元。”不好意思,这句怎么理解?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