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ko的札记:对近期流动性走向的一些观察

2021/08/01 17:11
收藏
最近我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中美债市多空双方所表达出来的宏观叙事非常类似。

您可在智堡APP以及智堡网页上获得更多的货币与财政研究内容。

更直接地支持我们请付费订阅

最近我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中美债市多空双方所表达出来的宏观叙事非常类似。

多头在担心短期增长见顶和Delta疫情,同时认为中长期的增长环境不乐观。此外,则认为宽松环境即将到来(中)或不宜退出(美)。

空头的看法则主要是现阶段看多情绪过于浓烈极端(涨太多了)。

周末来给大家梳理一下目前美国的流动性状况,同样的梳理流程,大家可以放到国内。

首先,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还在扩张,这是自然,因为还没开始Taper,如果我们假设Taper需要10个月完成,那么到明年此时,至少在央行侧,总体的资产负债表扩张是确定的(货币还在持续增发)

图1:2021年6月美联储一级交易商调查报告显示交易商预计Taper至2022年四季度终结

图2:美联储总资产规模仍在扩张

其二,我们需要观察多少货币是流出到其他的联储负债项中被“锁定”了,这里最需要观察的是财政部的一般存款账户,也就是TGA账户;以及现阶段被华尔街媒体和卖方热炒的隔夜逆回购工具,也就是ONRRP

请注意,这两项皆为非准备金负债,它们的上升会吸收掉体系内的准备金(流动性),通常会被解读为结构性的收缩。但有同僚将非准备金负债的上升等同为“事实”上的缩表既对又不对

图3:美国财政部开立在美联储的一般存款账户余额(TGA)

图4:隔夜逆回购(ONRRP)用量在美联储技术性加息后已经突破1万亿美元的用量规模

这两张图结合起来简单讲,财政部的TGA账户上升,代表流动性大量地流入政府存款账户,准备金就变少了,因为买债要花钱,这就会被解读为结构性紧缩。同理,财政部大量花钱,比如通过发补贴的形式发钱,那么就转变为存款和准备金,因为发钱要给钱,那就又构成了宽松的效果

我们可以看到,TGA账户今年以来已经从1.5万亿美元的规模下降到了5000亿美元的规模。这是因为美国财政部一边在花钱,一边在用钱偿付去年疫情时发行的短期国债(用于应对意外情况的预防性融资)

这部分财政资金的来源是那些持有国债作为安全资产的投资者,现在短债发行变少了,这些钱必须找到新的安全资产放着。新的目的地就是隔夜逆回购工具,因为隔夜逆回购工具作为联储负债,信用水平和美国财政部一样,都是主权负债。此外,隔夜逆回购工具在加息后支付5个基点的利息,很有吸引力。

所以,我们看到了隔夜逆回购工具用量的飙升,同时,美国短债的发行因为债务上限和财政收支进入再平衡期而变少。大量的新增流动性面对短期资产无处可配的境地。

用国内的语言体系来说,美国也在流动性泛滥的情况下面对着资产荒——因为疫情以来最大的融资引擎——美国财政部熄火了,而这些“油”又因为油箱变小(债务上限2年暂停期到期),转到了联储隔夜逆回购这个油箱。

但是,将这种现象与缩表对应起来,在机制上是错误的,因为这部分非准备金负债——无论是TGA还是ONRRP工具,其变动都会引致准备金的反向变动。缩表是缩表,负债结构变化是负债结构变化,如果等同起来,那么就和国内在说“MLF置换降准”时犯得错误一样了,完全忽视了永久流动性和有期流动性的差异性。

图5:短债净发行量为-8000亿美元

综合来看,现阶段美国的流动性状况还是非常好,一方面资产负债表在扩张,但另一方面流动性经由ONRRP回流美联储表内,体现出非常矛盾的狗追尾巴的流动性特征,这也使得Taper的预期日渐浓烈。

那么未来的情况呢?

个人认为,现阶段美联储的Taper判断,一方面要关注联储的SFP另一方面则是必须抱紧财政。因为此轮疫情以及疫情前的回购波澜表明,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政策完全受制于财政部的财政周期。财政有发债需求,联储必须配合,不然就导致利率失控上升(钱紧)。

那么相反的,财政胃口消失的时候,匹配财政需求的宽松部分就要回收,一头QE增发货币,另一头ONRRP付5个基点的成本回笼资金,不合理。ONRRP为什么那么多钱存着?因为短债发少了,这些钱没地方去。

未来美国财政部的发债胃口大不大?可能会越来越小,因为——拜登政府推行的支出政策规模不达预期,同时耶伦也会在收入端考虑获取更多的收入,来平衡未来10年的财政——政府花的少挣得多,自然发债需求就少。

相应的,货币政策就没必要再印钱服务财政部的融资需求,因为体系里的存量准备金足以支持财政收窄的赤字。

此外,美联储推出了SRF工具,一级交易商有5000亿美元额度的弹性流动性可使用。

所以不能仅从Taper出发去判断债市未来的流动性状况,因为虽然美联储买得少了,财政部可能发得也少了。

未来,我们需要密切关注债务上限的进展以及财政部8月的再融资计划来判断之后的流动性状况。

国内的情况呢?

在和小伙伴交流的时候,听到最多的叙事是:

  • 下半年财政多发,可能构成利空

  • 经济咳咳,可能构成利好

我想说的是,如果你认为中央银行在财政面前没有独立性可言,那么实质上多发不会构成利空,因为中央银行会被迫多印,不然就要承担类似美国2019年底的那种后果。

至于央行的表怎么走,利率和准备金率是不是还往下,可能反而没那么重要,因为现阶段可以感知到的一个大问题是——钱没人要啊!

从机制上讲,当私人部门的债务活动停滞的时候,必须依靠公共部门的融资活动挤入。不然就容忍其他政策目标脱轨(比如增长……)。

评论
188******26
2021/08/04 14:30
JaneZyMacrotrad
2021/08/04 10:44
185******08
2021/08/02 10:31
Eddiescent
2021/08/01 17:32
Eddiescent 回复Eddiescent
2021/08/01 17:35
omo
2021/08/01 17:32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