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储主席热门候选人布雷纳德(Brainard):更鸽派还是更左派?

2021/11/10 06:39
收藏
近日,有媒体曝出——现美联储理事Brainard在上周接受了拜登的“面试”。

今晚9点在线会议和大家聊聊Brainard

智堡双11活动进入尾声

近日,有媒体曝出——现美联储理事Brainard在上周接受了拜登的“面试”。笔者对此并不感到讶异,因为无论是从政治背景还是从学术背景来看,Brainard即是民主党的“自己人”,又是央行家的“自己人”

当前联储人员换届问题开始逐步发酵,自官员炒股问题被曝光以来,不仅是地方联储官员出现了更迭。

目前美联储理事中,两位副主席Clarida以及Quarles已经确定离任,前者为美联储新框架迭代的负责人,后者则是监管副主席。此外,最重要的联储主席之位也将在今年底前揭晓。

这意味着未来联储的理事会可能会出现四个位置的空缺。要知道,七位联储理事都拥有FOMC的投票权,亦即货币政策决定的投票权——显然,白宫对联储的人事任命权将极大地对未来联储货币政策的走向产生影响,更何况拜登还可能会撤换掉鲍威尔。

出于事前准备,我们整理了智堡成立以来所有我们对Brainard的公开演讲的译稿,以期对她所偏好的政策主张进行更周全的预扫描。

我认为,单纯将她归为鸽派恐怕并不合适,且对于资产配置者而言,这样的归类并没有太大价值。

请注意,许多演讲发生在疫情前,或可能不符合当下的后疫情环境。部分译文未精校,但不影响阅读理解。如果你不想看原文,那么可以快进到我最后的简评。

Brainard造新词“投机再通胀”(2019/05/20)谈新常态下就业与通胀的“脱节”

Brainard谈“收益率曲线上限”(2019/11/28)

Brainard谈“金融稳定”(2018/12/26)

Brainard谈美联储的“双重使命”(2021/03/08)★

Brainard谈“中产阶级”与“美国梦”(2019/05/11)★

Brainard谈央行数字货币CBDC(2020/02/06)★

Brainard谈中性利率(2018/10/09)

Mikko的简评

上面的演讲材料中,现阶段最具备指导意义的三篇我已经标注的星号。

有关双重使命的演讲,Brainard是完全在联储的新框架范畴内进行思考的,但需要指出的是,她在其中注入了极为浓厚的政治色彩。

这是因为“就业”一词的含义与疫情前已经大相径庭——疫情前,央行家是将就业分析高度绑定菲利普斯曲线以及周期分析的;疫情后,就业的结构性问题(比如退休、参与率问题)以及一些政治元素(族裔间平等)变得更为重要,且在双重使命中,充分就业目标在短期内高于通胀目标。如果Brainard接过联储主席之位,那么她面对的第一个重大政策遗留问题就是联储将如何定义充分就业——因为充分就业决定了加息的启动时点,而这又是目前华尔街最为关注的问题。

作为联储理事当中的民主党人,Brainard毫不掩饰其对不平等以及族裔收入问题的关切。事实上,在笔者的职业生涯以内,几乎鲜有经手过篇幅如此饱满的央行官员涉平等及分配问题的演讲,大多数央行官员或可能出于政治上的保守以及对自身独立性的幻觉,几乎不会谈及行政部门管辖范围内的治理问题。但Brainard在谈及中产阶级和“美国梦”的时候,显然已经不仅仅是站在央行官员的立场了……很明显带有其党派立场

此外,Brainard在今年参加了Coindesk举办的共识大会,她是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支持者。回想疫情年时CBDC方案曾经被塞入过某一版紧急支出法案中,我很难不联想到CBDC将成为民主党政治化货币当局并使之从属于其行政目标的图谋,更何况Brainard早在耶伦作为联储主席时已经与她共事过,完全有理由相信,如果她当选联储主席,将会在耶伦任职财政部长之时配合其财政目标。(Brainard在奥巴马政府时期供职于美国财政部,在耶伦当选财政部长以前也是财长的大热人选)

最后,Brainard不会在货币政策工具创新上太保守,她对收益率曲线控制以及其他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并不陌生。(MIT+哈佛的背景和前联储主席伯南克有重合)

评论
139******83
2021/11/11 11:08
朱尘Mikko 回复139******83
2021/11/11 16:45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