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供给瓶颈的来龙去脉

2021/11/19 09:00
收藏
相对价格得到调整后,供给瓶颈对通胀的直接影响也许会得到限制。但是,如果持续时间足够长,引发工资和通胀预期的上调,将会出现持续的通胀压力。

本文由智堡编译,原文为公开版权,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译文仅供教育及学术交流目的使用。

如您尚未付费订阅,可考虑成为智堡黑金会员,获取更多原创优质内容。

原文标题:Bottlenecks: causes and macroeconomic implications;作者:Daniel Rees和Phurichai Rungcharoenkitkul;来源:国际清算银行;发表日期:2021年11月11日

关键点

  • 大宗商品、半成品和货运的供给瓶颈导致了价格波动和延期交货。

  • 这种瓶颈始于在全球经济复苏的强劲需求下,与疫情相关的供给中断。但是,供应链参与者却试图在已精益生产的网络中构建库存缓冲,使供给中断进一步恶化——即所谓的 “长鞭效应”。

  • 上游产业(为其他行业生产提供所需投入品的行业)的供给瓶颈尤为严重,并通过全球价值链产生巨大的国际溢出效应。

  • 相对价格得到调整后,供给瓶颈对通胀的直接影响也许会得到限制。但是,如果持续时间足够长,引发工资和通胀预期的上调,将会出现持续的通胀压力

介绍

随着全球经济复苏的势头增强,对关键原材料、半成品和物流服务的需求已超过可用供给,导致价格的不断上涨和波动,以及交货延期。由此引发的错配使得供应链面临压力,当上游生产投入品的需求突然大幅超过可生产和交付的最大数量时,就会造成供给瓶颈。本轮瓶颈持续的时间长于预期,抑制了产出增长并加剧了全球通胀。本文概述了一些面临瓶颈问题的行业,调查其成因并评估其对宏观经济的影响。

哪些行业出现了供给瓶颈?

最近受供给瓶颈影响最严重的是原材料,半成品和货运业。就原材料而言,由于出现短缺,价格急剧上涨,企业争先恐后地寻求供应,随后出现了几次因生产增加或需求减弱而价格突然下跌的情况(图1,第一面板)。在制造行业,某些需求旺盛的计算机芯片价格大幅上涨,迫使一部分客户暂停生产,而其他客户则设立预防性储备以维持生产。同时,亚洲和北美之间的贸易运输成本飙升,运输时间延长(图1,第二面板)。船只为了进入港口被迫排队数日,堵塞了整个供应链的货物配送。卡车和空运价格也在飙升,而劳动力短缺更是让情况雪上加霜。

这些供给瓶颈已通过生产网络产生了连锁反应。由于无法获取投入品,企业放缓或停止生产,造成订单积压和交付时间暴涨(图1,第三面板)。从零售层面看,商品库存跌至历史新低,尤其是像汽车和家具等运输成本高昂的耐用品(图1,第四面板)。在一些国家,能源库存也处于历史低位,导致了电力管制和配给。反过来,这些因素也阻碍了原材料和制成品的生产,进一步加剧了瓶颈。

为什么会出现瓶颈又为何如此严重?

疫情引起的供给中断显然是瓶颈的主要原因,尤其是在全球复苏的早期阶段。当需求回升时,在疫情初期与供应商隔断关系的生产商发现,很难重建供应关系。各国封锁的不同步扰乱了航运,零星的病毒爆发导致了更多的错位。但也有其他原因,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加剧了供给压力。疫情发生前的几年里投资不足,使得一些行业几乎没有多余产能。投资短缺在石油和资源类商品上表现得尤为严重,其中部分原因在于能源转型(去化石燃料)。

同时,一些商品的价格与销量同步上涨,表明需求的增加起了重要作用。总体来说,许多资源类大宗商品价格在供应稳定的背景下飙升,几乎没有受疫情的影响(图2,左侧面板)。此外,亚洲半导体出口明显超过2019年(图2,中间面板),部分反映了IT和电子产品需求的增长趋势。与此同时,尽管月环比波动很大,美国和中国港口处理的集装箱量比疫情前要大得多(图2,右侧面板)。

有几个因素加剧了瓶颈问题对经济影响的严重性。第一个因素是在疫情衰退和复苏时期,需求的构成从服务业转向产成品。这些产成品严重依赖于从其他行业获取投入品,因此与服务业带动的复苏相比,产生了更大的需求溢出效应(图3,左侧面板)。产成品(及其投入品)往往是相对资本密集型的,扩大产能需要时间(图3,中间面板),这降低了短期供给弹性。因此,对产成品需求的突然增长会迅速转化为瓶颈,导致更高的通货膨胀(图3,右侧面板)。

第二个因素是供应链参与者的行为改变在供应链的各阶段,对产成品短缺的预期和预防性囤积都加剧了初始的短缺,导致设立(库存)缓冲的动机增大——即所谓的“长鞭效应”。这些行为改变可能导致反馈效应(恶性循环),加剧瓶颈。在这方面,供应链中断和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压力有相似之处。

第三个重要背景因素是供应链的精益(lean)结构,近几十年来,这种结构将效率的优先级置于韧性之上。复杂的生产和物流网络在正常时期是一种优势,但在疫情期间却成为了令人震惊的灾难传播者。一旦出现错位,供应链的复杂性导致自身难以修复,并导致需求和供给之间持续的错配。

尽管如此,长期存在的瓶颈也会促使我们纠正上述行为改变,例如通过激励投资来扩大产能。一旦瓶颈开始缓解,反馈循环就会良性运转以缓解长鞭效应。这样一来,虽然瓶颈的持续时间比最初预期的要长,但也有可能以超出目前预期的速度得到解决。

瓶颈对宏观经济的影响

对经济活动的影响

供给瓶颈限制了价值链上生产商品和服务所需的投入品,从而减少了经济活动。对经济限制的严重程度部分取决于瓶颈是影响上游(即生产链起始)还是下游(即接近最终消费者)产品

衡量 “上游性” 的一个指标是,一件商品在到达最终消费者手中之前平均需要被加工的次数。图4左侧面板使用投入-产出表,绘制了美国405个行业的这一指标。石油、天然气和金属等初级商品的生产集中在生产网络的起点(紫色条)。这些商品的供应瓶颈给其他许多商品的生产造成了影响。电子元件,如半导体出现在供应链(自上而下)的三分之一处,而货运往往更接近最终消费者。

越上游的产业出现供给瓶颈越容易产生巨大影响。基于全球投入-产出矩阵的计算结果表明,能源商品或半导体产品供给受到限制导致的产出下降,一般是其初始影响的平均3.5倍到4.5倍(图4,中间面板)。下游行业(如住宿服务业)的产出乘数则接近2。这些数据表明,平均而言,世界半导体生产收缩10%将使全球GDP减少约0.2% 。那些严重依赖半导体产业的国家,以及参与者行为改变带来的长鞭效应,都会使影响更加深重。有分析师估计表明,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芯片短缺可能使2021年汽车产量减少770万辆(相当于疫情前的8%)。德国的汽车工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这种程度的减产相当于德国GDP的0.5%。

当前的供给瓶颈也产生了国际溢出效应。平均而言,由于能源商品或半导体供给瓶颈导致的产出下降,大约一半发生在原产国以外(图4,中间面板,蓝色部分)。相比之下,建筑业等非贸易行业瓶颈的影响并没有波及海外。

企业的调整能力可以减少瓶颈的影响。一些受瓶颈影响的商品也有替代品,例如,由于天然气价格不断上涨,一些电力公司已经增加了煤炭发电。这表明,中国和欧洲能源瓶颈对经济的影响可能并不那么严重。实际上,当需求增加时,能源产品可能为其生产商带来收入增长。同样地,一些公司也开始使用空运来避免运输延误,而美国港口延长了工作时间以应对更高的需求。然而,替代品并不是灵丹妙药,还可能会造成其自身的瓶颈(比如煤炭和空运)。而对于某些商品,比如半导体,可能并不存在替代品,这表明对于拥有大型汽车工业的国家来说,瓶颈会带来更持久的影响。

对通胀的影响

近几个月,受供给瓶颈影响的商品价格上涨造成CPI通胀大幅上行。如果从2021年3月开始,美国和欧元区的能源和机动车价格按照2010年到2019年间的平均速度增长,则同比通胀率将分别比现在低2.8和1.3个百分点(图4,右侧面板)。也就是说,一旦相对价格充分调整以协调供需关系,这些影响应该会有所缓解。随着瓶颈和预防性囤积行为的减少,一些价格趋势甚至会发生逆转。因此,供给瓶颈对CPI的影响很可能在第二阶段转向通缩。

但是,如果工资与价格呈螺旋式上涨,通胀效应可能会更持久。工人可能会寻求更高的工资来补偿实际工资的减少。如果持续的劳动力短缺提高了他们的议价能力和保留工资(reservation wages)的话,他们很可能会讨得更高的工资。同时,一段时期的高通胀会加强企业的定价权,加强成本在价格中的传导。如果通胀在各国普遍上升,全球价值链面临压力,价格竞争也会减弱(与以往相同)。

如果通胀预期动摇,工资与价格螺旋上升的可能性就更大。尽管2020年还很低。但近几个月,随着瓶颈愈发严重,市场通胀预期和基于调查的通胀预期指标均有所提高。虽然从短期通胀预期到长期通胀预期的传导有所增加,但近期长期通胀预期的增长多大程度上是由瓶颈造成的,要确认这一点十分有挑战性。

通胀前景最终取决于解决这些错位问题所需的投资。尽管短期内需求增长导致投资增加,但并不能迅速提高生产能力。这是以出口大宗商品为主的小型经济体在原材料价格暴涨时期的典型应对。如果进行投资时所需的专业设备十分短缺(如半导体工厂),可能会导致上游的进一步瓶颈。相反,如果不进行必要的投资,尤其是像能源部门等正在经历重大长期转型的领域,瓶颈可能会变得更加普遍,从而导致更加剧烈的通胀波动。


全文完

评论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