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ikkomio

央行的数字货币逻辑与数字货币的央行逻辑(上)

如果央行的政策传导(Transmission)仍然需要金融(银行/非银)体系服务他的目标,那么银行势必会面对负息差的问题——即自身负债端难以转嫁负利率成本给储户,因为储户不愿意持有负利率的存款(对银行部门的债权),如果银行部门可以转嫁负利率给储户,那么储户为什么不直接持有负利率的CBDC,而要多一层中介经由银行持有超过存款保险就存在信用风险的银行存款?

Read More

自然利率,金融周期与货币政策之挑战

我们认为,传统的自然利率在货币政策决策方面并不是特别有用的指引。同时,系统地回应金融周期并不意味着放弃价格稳定的框架目标,而只是在应用上采取更加灵活的解释,而这是在现行法律框架内可以做到的。尽管在某些情况下将金融稳定的考量纳入央行职责的修改议程中或许有一定意义,但鉴于机构建制考虑,此举应该非常谨慎。

Read More

特里芬难题:两难选择还是过誉的神话?(深度译文)

特里芬的理论通过重述战时的经济史——即黄金稀缺引发通缩威胁而获得了巨大的影响力。他认为,各国的中央银行需要积累对美国的债权(比如美元)来支持本国的货币增长。但是,这部分债权终究会超越美国的黄金储备量,从而不可避免地促使各国央行对美国进行黄金挤兑。他也因此非常担心就此产生的美国高利率水平引发全球通货紧缩。但是,我们会发现,二战后美国的黄金储备水平并不比英国在1900年时的情况来得糟糕。一战打破了英镑与黄金的联结(link)。而国际清算银行的研究者认为,如果美国的政策在二战后处理得更为得当的话,是可以保证布雷顿森林体系维持下去的。

Read More

(翻译)美国如何填补其双赤字缺口?

最简单的均衡状态就是世界各国买入了美债的同时填补了其预算赤字和外部赤字。但事实并非如此。

外国投资者在买入企业债和机构债!

这也就意味着是美国本土投资者在过去几年中填补政府的融资缺口:银行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高质量的流动性资产并达至自己的监管指标,而养老金则为了匹配自身的长期负债,此外,风险平价基金则需要更多的债券资产来匹配其权益价值的上升。如下图,外国投资者现在青睐企业债和机构债,而非美国国债。

Read More

贸易战将使美元必跌无疑?

在第一阶段时,投资者会聚焦于美元的双赤字;而在第二阶段,投资者将会把目光转移到受保护主义扰动的全球贸易状况与经济增长之上。

Read More

凯恩斯A Treatise on Money:The Pure Theory of Money译文+Mikko批注(2)

我宁肯让人说我不完全遵从一般流行的习惯用法,也要提出,国家货币不但要包括强制发行的法币本身,还要包括国家或中央银行担保在对其本身的支付中被接受的货币,或担保可兑换强制性法币的货币。所以大部分的现代银行钞票,甚至连中央银行的存款在内,在这儿都列为国家货币;而银行货币(或非法币货币)目前则主要是由会员银行存款构成的。从历史上说来,许多表征性的国家货币都是由某种银行货币变来的。这种银行货币由于被国家接受,所以后来就从一个分类转到了另一个分类。

Read More

About Leverage

不应笼统看待杠杆率问题,而应将其进一步划分为小杠杆(leverage in the small)与大杠杆(leverage in the big),前者即个体金融机构的杠杆率,后者为金融系统作为一个整体的杠杆率,这两种杠杆未必总是息息相关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