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笔记

央行的数字货币逻辑与数字货币的央行逻辑(上)

如果央行的政策传导(Transmission)仍然需要金融(银行/非银)体系服务他的目标,那么银行势必会面对负息差的问题——即自身负债端难以转嫁负利率成本给储户,因为储户不愿意持有负利率的存款(对银行部门的债权),如果银行部门可以转嫁负利率给储户,那么储户为什么不直接持有负利率的CBDC,而要多一层中介经由银行持有超过存款保险就存在信用风险的银行存款?

Read More

凯恩斯A Treatise on Money:The Pure Theory of Money译文+Mikko批注(2)

我宁肯让人说我不完全遵从一般流行的习惯用法,也要提出,国家货币不但要包括强制发行的法币本身,还要包括国家或中央银行担保在对其本身的支付中被接受的货币,或担保可兑换强制性法币的货币。所以大部分的现代银行钞票,甚至连中央银行的存款在内,在这儿都列为国家货币;而银行货币(或非法币货币)目前则主要是由会员银行存款构成的。从历史上说来,许多表征性的国家货币都是由某种银行货币变来的。这种银行货币由于被国家接受,所以后来就从一个分类转到了另一个分类。

Read More

深渊巨坑:影子银行的宏观视角:第四部分

而其他的成果则更是夸张到假设固收型共同基金是无杠杆的,并分析了基金赎回引发的市场波动,而不考虑内嵌在固收基金中的直接杠杆形式是如何放大赎回引发的市场波动的。最近,格罗斯在离职信中提到了“perceived” alphas”的概念,“Some Pimco funds are generating what I call “perceived” alpha. This seems to be nothing more than “leverage-enhanced” beta.”,这与我们前文提到的“杠杆BETA”之一个概念,与之相映成趣的是,PIMCO总回报基金的赎回也引发了利率衍生品市场的定价变化。

Read More

殊途同归的紧缩之路:德拉吉头疼的日子还在后头

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与美联储、日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截然不同。这种差异性不仅仅体现在所购资产类别的区分之上,还在于各经济体独特的制度安排以及经济特征。最近,美联储Brainard、欧洲央行执委Benoît Cœuré、CFR研究员Brad W.Setser以及英国博主General Theorist分别就ECB QE政策进行了分析,并着墨于一下三大核心点:

非常规货币政策(QE)退出对汇率以及外部平衡的影响(Brainard/Brad W.Setser)
ECB QE政策引发的欧元区资本外流以及汇率问题(Benoît Cœuré)
QE政策引发的欧元区内部TARGET2失衡问题(General Theorist)

Read More

伯南克、蒙代尔和弗里德曼

……直观上就是在讲央行现在因果倒置了,政策框架不应该拿产出缺口定通胀(以产定价),而应该拿通胀定产出缺口(以价定产)。自然而然地,传统框架中降息以后碰到ZLB,再拿QE改变私人部门资产组合的风险结构,以此传导到信用总量再演变为经济增长(产出)的链条太长了。如果私人部门不搭理你的话整个信用量也起不来,别谈加杠杆消产出缺口了。这样的抑制之下,通胀目标(以产定价)达不到,反而还锚定了通胀预期。因为信用总量不作出反应。实际上流动性陷阱还是在那里。

Read More

The Yellen Call Spread

从长期的角度来看,我们当下正处于一个微妙的时间节点之上,中央银行在这个节点之前触及了利率政策的下限(ZLB),此后通过非常规货币政策进一步压制利率,在这之后触及了收益率曲线的极限。而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则证实了这种极限的存在。而倘若我们以伯南克的博文为时间轴回顾过去几年的央行路径,会发现伯老非常准确地描绘了压制利率(负利率)——压制期限溢价——长期利率目标的政策路径,而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政策的演化终点指向的是直升机撒钱,即所谓的财政主导“Fiscal Dominance”,如果中央银行拒绝向财政妥协,则需要走向货币政策常态化“Policy Normalization”。

Read More

一篇有关联储缩表的文章

让我们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如果联储开始缩表,即停止国债和MBS的再投资,对自身资产负债表以及银行又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Read More

原油:跨境资本流动、通胀预期与美股

从油价对股市的直接影响来看:原油价格的重创一方面打压了美股能源股的表现,同时也抹杀了“再通胀交易”主题。在政策领域:原油价格的下跌对于中央银行和财政部而言也不是好消息。这意味着央行们又面临着达不到其通胀目标的风险。对于财政部而言,通胀有益于减轻债务负担(稀释效应)。从跨境资本流动的角度来看:原油价格下跌会使得产油国的经常账面临压力,而在赤字时期,产油国往往会抛售主权财富基金持有的权益类以及债券类资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