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翻译

资本流动与经常账户:更审慎地对待融资(全文)

本文由Wisburg.com首发,译者为Mikko(朱尘)。禁止一切实体在未经许可的前提下转载,引用译文请注明来源为Wisburg.com。译文若出现纰漏与错误,请读者见谅。原文为国际清算银行工作论文:Capital flows and the current account: Taking financing (more) seriously,此为上半部分。

本版为汉语五分熟版本,即无校版,只保证部分的可读性。原文中存在一些晦涩之处译者自己也未融会贯通,请神级读者转战原文。

翻译本文的目的是为了拓展译者自己的研究框架,也是对之前的译文《特里芬难题:两难选择还是过誉的神话?》的延伸。本文可以重塑你对BOP(以及National Account)和Flow of Funds的理解,作者运用货币学渗透至国际金融学,纠正了译者对储蓄/投资,资本流动以及资金流动的诸多误解,顺带黑了伯南克。结合本季度的贸易战主题以及中国经常账户出现赤字问题,这篇论文可为当下必读。

前面的介绍部分有些难读,需要阅读完全文可能才能理解介绍中的一些论述,懒惰的读者可以直接跳向风格化的模型:封闭经济体这一小标题。

Read More

资本流动与经常账户:更审慎地对待融资(上半部分)

本文由Wisburg.com首发,译者为Mikko(朱尘)。禁止一切实体在未经许可的前提下转载,引用译文请注明来源为Wisburg.com。译文若出现纰漏与错误,请读者见谅。原文为国际清算银行工作论文:Capital flows and the current account: Taking financing (more) seriously,此为上半部分。

本版为汉语五分熟版本,即无校版,只保证部分的可读性。原文中存在一些晦涩之处译者自己也未融会贯通,请神级读者转战原文。

翻译本文的目的是为了拓展译者自己的研究框架,也是对之前的译文《特里芬难题:两难选择还是过誉的神话?》的延伸。本文可以重塑你对BOP(以及National Account)和Flow of Funds的理解,作者运用货币学渗透至国际金融学,纠正了译者对储蓄/投资,资本流动以及资金流动的诸多误解,顺带黑了伯南克。结合本季度的贸易战主题以及中国经常账户出现赤字问题,这篇论文可为当下必读。

前面的介绍部分有些难读,需要阅读完全文可能才能理解介绍中的一些论述,懒惰的读者可以直接跳向风格化的模型:封闭经济体这一小标题。如果急着看结论,可以直接阅读最后五段。

Read More

自然利率,金融周期与货币政策之挑战

我们认为,传统的自然利率在货币政策决策方面并不是特别有用的指引。同时,系统地回应金融周期并不意味着放弃价格稳定的框架目标,而只是在应用上采取更加灵活的解释,而这是在现行法律框架内可以做到的。尽管在某些情况下将金融稳定的考量纳入央行职责的修改议程中或许有一定意义,但鉴于机构建制考虑,此举应该非常谨慎。

Read More

特里芬难题:两难选择还是过誉的神话?(深度译文)

特里芬的理论通过重述战时的经济史——即黄金稀缺引发通缩威胁而获得了巨大的影响力。他认为,各国的中央银行需要积累对美国的债权(比如美元)来支持本国的货币增长。但是,这部分债权终究会超越美国的黄金储备量,从而不可避免地促使各国央行对美国进行黄金挤兑。他也因此非常担心就此产生的美国高利率水平引发全球通货紧缩。但是,我们会发现,二战后美国的黄金储备水平并不比英国在1900年时的情况来得糟糕。一战打破了英镑与黄金的联结(link)。而国际清算银行的研究者认为,如果美国的政策在二战后处理得更为得当的话,是可以保证布雷顿森林体系维持下去的。

Read More

中央银行资产购买的流量与存量效应

存量效应的非线性性质意味着,随着获得的资产存量增加,对期限溢价产生给定的压缩所需要的购买量很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一旦越过交叉点,就没有必要进行额外的购买以将期限溢价抑制在低水平上。

Read More

译文-VOXEU-700年欧洲货币史的启发

技术进步与制度创新是否有助于捍卫货币币值的稳定性?什么样的方式最有可能将货币政策与政治因素相隔离?是否会有一天,主权国家作为垄断货币发行者的角色会退出历史的舞台,换言之,包括数字货币在内的私人货币是否会有真正登堂入室的一天?这些都是当代货币经济学界与普罗大众间都在热议的问题。然而,这三个问题没有一个可以轻松地给出答案,对它们的理解也因立场与视角不同而呈现出巨大的多样性。近日,VOX上刊登了一篇文章,三位作者从历史的角度,以欧洲国家为研究对象,包含了英格兰、荷兰、法国、瑞典、波兰、俄国、奥斯曼等欧洲主要国家,用粗线条的方式回顾梳理了过去700余年来货币体系的变迁史,对上述三个问题给出了历史学视角下的答案。文章角度新颖,深入浅出,若您也对前述三个问题感兴趣,推荐一读!

Read More

影子银行的宏观视角(译文第一版 by Mikko)A Macro View of Shadow Banking

正文部分:

在影子银行领域内,迄今为止的文献聚焦于影子银行有关批发融资以及私人货币(信用)创造两方面。本文扩展了有关影子银行的研究角度,将聚焦在杠杆贝塔(leveraged beta)以及超越固定收益基准(指数)的超额收益供应这两方面。将话题延展至总回购量以及净回购量,本文着重于经纪交易商(broker-dealer)作为匹配账簿资产负债表的(matched-book)货币交易商的金融中介角色,这些交易商在寻求安全资产(search for safety)的现金池以及追求收益(search for yield)的拥有各类杠杆型债券投资组合的资管实体之间“做市”(作为金融中介)。在更广扩的角度之下,本文展示了影子银行与资产管理之间的深层次联系(这些资管公司不仅包括对冲基金,还包括被认为是无杠杆的纯多头型共同基金)。

Read More

影子银行的货币视角(译文第三版 by Mikko)Shadow Banking:The Money View by Zoltan Pozsar

这篇论文提供了一个资产负债表的框架,并在该框架内测度全球金融生态体系短期融资的来源及流向使用。我们引入了一张全球融资资金流的动态图来展示交易商银行是如何在两类资产管理者的金融中介活动中应运而生的,这两类资产管理者分别是:通过有抵押现金投资来寻找安全资产的现金池以及通过其证券投资组合及衍生品融资后寻求投资收益的杠杆组合管理者。我们认为现存的货币总量(M0,M1,M2,等等)以及美国的金融账户(前资金流动统计)并不能完备地反应现代金融生态体系中金融机构的真实情况,所以决策者应当做脑补,来更好地分析和监测影子银行及该体系对金融稳定的潜在风险。货币总量通常被用于针对货币政策中的需求管理,并没有覆盖纳入资产管理者视为货币的一些工具——比如回购工具。资产管理者的货币需求并不受到实体经济交易需求的驱动,而是受到金融经济的驱动:在这个意义上,影子银行体系中基于回购的货币交易活动是有关于对资产管理者的营运资本供应的。这与150年前的白芝浩世界类似——实际票据(收入)提供给商人和制造商以营运资本。这些发展都应当系统地被纳入到新的一系列抵押物流动,风险流动以及离岸美元卫星账户的流动之中,以对金融资本账户做更好的补充。本文中的资产负债表框架展示并解释了美联储的逆回购工具如何降低金融体系内的交叉关联以及它们如何进化成为对于影子银行的最小流动性要求以及一种控制基于市场的信贷周期的工具。现实中全球宏观经济受到现金池及杠杆组合管理者崛起的驱动力与实体经济滞涨的驱动力类似。因此,一种对影子银行的诠释既是——金融经济只是实体经济失衡的倒影,而究其原因则是过剩的全球储蓄,降速的潜在增速以及国民收入中企业利润份额相对于工资的攀升。

Read More

影子银行故事的另一面:需求端的野蛮生长

过去三四十年以来金融领域发生的最深刻的变化之一,大概便是影子银行的崛起了。在诸多研究中,影子银行亦被视为酿成2008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谈到影子银行,人们或许在许多情况下自然地想到影子银行的供给侧图景,即银行等金融机构为了逃避监管及追求更大收益而将一些表内转移到表外,并逐渐形成了影子银行。但是,正如其他经济学故事一样,影子银行的故事也同样是由供给侧与需求端两个方面构成的,如果从需求端的角度去看影子银行的生长逻辑,会得到一幅与供给侧下的影子银行迥然不同的画卷。为了从理论上回答该问题,我们找出了当代最顶尖的货币银行学家之一的Zoltan Pozsar于2011撰写的一篇论文,在本文中,Zoltan从需求端角度向我们展示了影子银行“野蛮生长”故事的另一面——什么样的主体,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将资金投向影子银行?而这又对联储的货币政策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此外,他还论述了美国银行体系面临的“三元悖论”。文章内容信息量庞大,字里行间都能流露出作者对货币银行学及宏观经济学交相辉映的深刻理解。对此,我们尝试用了尽可能直白的语言,对Zoltan的这篇文章作了专题译介,如果您对影子银行生长的需求端逻辑及美国银行业的一般性图景感兴趣,欢迎一读!

Read More

伯南克-新时代的货币政策

2017年,分别在葡萄牙辛特拉和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举行的欧洲中央银行和美联储的旗舰研究会议有一些共同点:两次会议都与货币政策无关,甚至中央银行也被冷落。欧洲央行的研究会议(主题:发达经济体的投资与增长)确实包括了德拉吉在货币政策前景方面的开幕词,但其后会议就转向了技术进步对就业的预期影响等问题。联储的研究会议(主题:促进有活力的全球经济)则包括从财政政策到贸易到收入分配等方面的论文,几乎没有提及货币政策。无论是否是有意的,我认为这个信号是很明确的。经过十年的共同努力,央行首先恢复了金融稳定,其后通过大量的货币政策干预来实现经济复苏,欧美央行相信他们已经看到了隧道尽头的光芒。他们期待着一个相对金融和经济稳定的时代,比较紧迫的经济问题将与其他决策者的责任更相关,包括增长,全球化和分配等问题,而这不是中央银行的主要关注领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