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未分类

辜朝明再论联储缩表

2017年10月,美联储宣布开始逐步缩减总额高达4.5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实质上启动了逆向量化宽松的程序。 […]

Read More

贸易战将使美元必跌无疑?

在第一阶段时,投资者会聚焦于美元的双赤字;而在第二阶段,投资者将会把目光转移到受保护主义扰动的全球贸易状况与经济增长之上。

Read More

About Leverage

不应笼统看待杠杆率问题,而应将其进一步划分为小杠杆(leverage in the small)与大杠杆(leverage in the big),前者即个体金融机构的杠杆率,后者为金融系统作为一个整体的杠杆率,这两种杠杆未必总是息息相关的。

Read More

稳定数字货币的逻辑与其不可及性(三):终极锚

昨天,我们的文章解读了基于抵押品(池),也就是collateral pool的稳定数字货币,并指出了该机理无法逃避的诸多遗留问题,包括:

谁来挑选抵押品和制定抵押品池的操作框架?(一个中心化的抵押品管理机构?类似中央银行……)
谁来发行抵押品?(或者说,谁发行的负债可以被作为稳定资产纳入抵押品池)
抵押品本身的波动如何应对?(爆仓与保证金)

Read More

稳定数字货币的逻辑与其不可及性(二):抵押品

今天我们继续来讲“稳定数字货币”这一主题,昨天我们以Tether为案例解答了为什么Tether无法在根本上做到稳定,且其声称的足额储备也无法保障其平价(1:1)的稳定性,我们先来复个习:

Tether的资产端当中,最安全(无信用风险或最高信用等级)的流动性准备(储备)的多元化选择非常有限。除非选择最极端的金库式实物现金准备(即全部持有美元现钞FRN),或者极端式地开户存款(比如在50个国家存款并且存放小于每个国家存款保险上限的存款额度),不然其资产端的银行存款永远暴露在信用风险之下。

即便上述极端的选项是可选的,Tether仍然无法被数字货币的正统主义者们所接受。因为它自身的资产负债表的终极追求和终极资产选择,仍然是渗透到主权资产负债表(成为货币当局的债权人),以保障其负债(Tether)的价值和信用稳定。

因此,正统主义者们指责Tether的中心化管理,不透明度,超发增发和暗箱操作,其实都没说到点子上。

这些嚼烂舌头的信任问题都很幼稚。就像根本看不懂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某某某(某币发行者)指责美元超发一样。他们对于法币和数字货币的爱与恨都是很盲目的。

Read More

稳定数字货币(StableCoin)的逻辑与其不可及性

hmmm,最近数字货币领域内有关稳定货币(StableCoin)的文章很多。

这篇文章我想谈论一个问题:即货币的“稳定”是否是可及的?之前Holstrom提到,中央银行如果供应自己的数字货币(并承诺绝对稳定)会带来一些灾难性的后果。因为这会挤出其他的被市场所认定的安全资产(safe assets),比如你在银行的存款,甚至财政部的负债。最后,你所获得的结果有悖于你的初衷。Everything that adds to liquidity in good times pushes risk into the tail.

Read More

以史为鉴:日本央行两次退出宽松史

在从人口结构角度探讨“日本病”的文章中,我们谈到在日前全球主要央行普遍开始趋于紧缩的大潮中,日本央行似乎“掉队”了。但如果回顾2000与2006年日本央行两次贸然退出通缩而引发严重后果的历史经验,我们有理由认为日本央行对退出宽松的时机保持如此的谨慎,是很有道理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