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本文作者 Andreas Schrimpf 和 Vladyslav Sushko 系国际清算银行 (BIS) 经济学家。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一定代表国际清算银行的立场。

从以银行同业拆借利率 (IBOR) 为核心的基准利率制度,过渡到以一套新的隔夜无风险利率 (RFR) 为基础的基准利率制度,是一个重要的市场范式转变。本文提供了对RFR基准利率的概述,并将它们的一些关键特性与现有基准利率进行了比较。尽管,新RFR可以作为植根于流动市场交易的稳健可靠的隔夜基准利率,但其缺陷是没有捕捉银行的边际长期融资成本。因此,在新常态下,多种利率可能并存,以满足不同的目的和市场需求。

关键点

  • 新RFR提供了稳健可靠的隔夜基准利率,非常适合多种用途和市场需求。未来,现金和衍生品市场预计将转向RFR作为主要基准。对于现金市场来说,这种转变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因为其合约的定制性,以及与IBOR在结构上更为紧密的联系。
  • 为了管理资产负债风险,金融中介机构可能仍需要一套与边际融资成本接近的基准,而与之挂钩的RFR或长期利率不太可能实现这一功能。这可能要求RFR与某种对信贷敏感的基准相辅相成,一些国家已经采取了这种做法。
  • 最终,可能会有多种不同的基准利率并存,以满足不同目的和市场需求。在新常态下,由此产生的市场细分是否会导致实质性的效率低下,亦或是最优的结果,目前都还没有定论。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我们追踪了欧洲央行的扩大资产购买计划(APP)在国际债券投资组合和欧元计价存款上的印记。我们的分析表明,位于欧元区以外的非银行金融机构(non-bank financial institutions,NBFIs)出售了大量欧元区政府债券,并以欧元计价的存款形式保留了相当大一部分收益,主要是在英国居属的银行。由于资产购买计划不允许NBFI直接参与欧元系统,它们的存款在国际上留下了以欧元计价的债权痕迹。我们的研究结果突出了英国作为欧元区以外投资者进入欧元区金融体系的门户的作用。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珍宝机” (“Jumbo Jet”),这个读起来饱满可口、贵气四溢的词,自1969年波音747四发大型宽体客机问世以来,业已成为国际航空旅行的代名词。

但就和曾被寄予厚望的协和式超音速客机为珍宝机所淘汰的一样,珍宝机概念的究极产物——航空史上第一型也是最后一型“超级珍宝机” (“Superjumbo”)、世界上载客量最大的空客A380 (Airbus A380) ,终于在内忧外患中画上了属于自己的句号。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在结束了变幻莫测的2018年后,我们迎来了前景更加云诡波谲的2019年。

从经济下行到国际形势日趋不确定,2019年的全球经济又会面临怎样的考验?前不久,英国央行行长卡尼的一篇演讲便从商业周期、金融周期、全球化周期三个角度对该问题作了全面论述,欢迎阅读!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近日,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Peter Praet接受了《德国证券报》的采访,表达了对经济放缓的担忧,经济增长的下行风险可能导致中期通胀的下行风险,这将是欧洲央行下次会议的一个重要讨论点。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美国联邦债务上限的暂停日期将于3月1日结束,债务上限将在3月2日重启,恢复到22万亿美元左右。本文分析了债务上限的来龙去脉,此次财政部将如何应对,以及债务上限对短期国债和回购市场的影响。

要点:

  • 美国政府违约的几率基本为零。财政部必会使用其掌握的会计工具,即所谓的非常措施 (Extraordinary measures),作为权宜之计以避免政府债务违约。
  • 通过非常措施创造额外借贷的能力约在3000亿美元左右。非常规措施再加预期税收流入,将允许财政部在8月底前都可以在债务上限之下运作。
  • 关于债务上限的政治辩论 (提高、暂停或改革) 还将持续整个19年夏天。目前看来,在下个财年开始前再次暂停债务上限的可能性更大。
  • 债务上限机制对短期国债和回购市场存在三种截然不同的影响。前两种直接影响了短期国债的发行量,后一种则影响了国债持有者的预期。这些影响都会造成市场的波动,甚至美联储利率走廊的稳定性。

……

下载APP或前往智堡公众号(zhi666bao)小程序内阅读全文。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200多年前,第一次工业革命爆发,机器的运用极大地提高了人类社会的生产力,同时也“解放了人类的双手”。但代价却是让大量的手工业者失业乃至流离失所,而另一方面,掌控着机器,开设了工厂的第一代资本家则赚得盆满钵满。社会贫富差距的扩大,使欧洲社会的稳定性越发受到威胁,在国境内,“宪章运动”、“巴黎公社”等层出不穷,而在国际上,各大列强之间以及列强与殖民地之间的矛盾日趋尖锐,国际形势的不确定性也日益增加……

时光荏苒,从某种程度上看,当下我们或许正面临一个类似的节点。

随着自动化与AI的发展,在未来,可能越来越多的职业将受到威胁——事实上,当下已经有许多职业开始受到AI的冲击。如果说蒸汽革命是“解放了人类的双手”,那么,从某种程度上说,AI革命可能会“解放人类的大脑”。但类似的,AI同样可能会让大量劳动者失业,而这一次,则可能会是大量的脑力劳动者。即便没有失业,残留在工作岗位上的劳动者的收入增长也可能放缓甚至降低。但另一方面,正如蒸汽革命时期掌控着机器的资本家累积了巨大的财富一般,AI革命下,掌控算法者则可能崛起为新的巨富,这同样可能使社会不平等差距日益扩大,并继而对国内与国际局势的稳定造成威胁——我们当下时代中的种种“不确定性”,或许便是这种趋势的最初征兆。

那么,面对这种“机器人末世”与社会不平等与日俱增的局面,人类究竟还有怎样的方式应对呢?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摘要

在有关安全资产的辩论中,官方外汇储备管理者至关重要:他们的投资组合几乎就是对安全资产的定义。本文想要传递的信息是,外储管理者不必担心安全资产的短缺。首先,争论点在于对美元安全资产的需求是否会像新兴市场经济体增速一样快。其次,美元安全资产的供给是否只会随着美国财政赤字的增加而增加。这两点都不成立。

在需求方面,新兴市场的增长并不需要更高的美元储备。事实上,全球经济可能已在2014年达到“外储峰值”。在供给方面,法律和政策已将国家背书扩展到各种IOU,从而人为制造出安全资产。美国政府对房利美和房地美这两家房地产机构的支持,已使它们的债务变成了安全资产,尽管存在一些不稳定因素。这种支持 (包括在2008年的极端情况下) 还能使美国银行存款变得安全。

在美国以外,政府对银行的支持,使得那些来自评级良好国家的银行,能够在发行安全美元存款方面与美国银行展开竞争。此外,超主权组织、非美主权国家及其机构,都在发行安全美元债券方面与美国财政部展开竞争。在配置美元外汇储备时,各国央行为这些竞争对手留出了空间。特别是,它们将逾三分之一的外汇储备用于购买美国国债以外的工具。

……

下载APP或前往智堡公众号(zhi666bao)小程序内阅读全文。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导语

美联储在《货币政策正常化原则和计划》中表明,随着时间推移,准备金余额将逐渐减少到略低于近年来的水平,但仍高于金融危机前的水平。例如,2006年准备金总量只有不足500亿美元,而此刻约为1.8万亿美元。FOMC会议纪要中也多次表明,联储官员合意的准备金水平是高于危机前的。这是为什么呢?

近日,纽联储经济学家发文指出:银行体系拥有大量准备金,可能会给金融稳定带来重大益处。其逻辑如下:

  • 金融危机让监管机构认识到控制流动性风险的重要性,因此《巴塞尔协议III》的出台让银行加强了对流动性缓冲 (例如HQLA) 的持有。
  • HQLA可以是准备金也可以是高流动性证券,这意味着银行在准备金和证券“货币化”之间的权衡取舍。
  • 根据估算,在压力事件第一天,资金外流总额就可能达到数千亿美元。而在一天内清算大量美国国债是十分困难的。
  • 低水平的准备金意味着,银行高度依赖在系统性事件中“货币化”证券的能力,而高水平的准备金则可能会降低银行系统在压力事件中“货币化”证券的需求。

介绍

自金融危机以来,世界各地的银行监管机构都对流动性风险有着强烈的意识,并推出了《巴塞尔协议III》(Basel III) 流动性监管规定。如今,全球最大的银行们持有着大量的流动性缓冲,包括证券和央行准备金,以满足内部流动性压力测试和最低的量化监管要求。合适的流动性缓冲水平取决于市场压力状况下可能出现的资金外流。本文使用了公开数据,对大型银行将面临的资金外流压力做了粗略估计,并考虑如何应对这些压力。

……

下载APP或前往智堡公众号(zhi666bao)小程序内阅读全文。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导语:

2000-10年间,美国失去了570万个制造业就业岗位,使美国制造业的就业基础减少了近三分之一。这些失业及其原因已经在大众传媒学术界得到了充分的证明。

不太为人所知的是,制造业就业岗位数年来出现了温和但显著的反弹。事实上,制造业就业在2010年开始企稳,自那以来,美国新增了近100万个制造业岗位。尽管规模不大,但制造业就业岗位的增加是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这与经济中商品生产部门就业岗位的长期下降趋势相反。

近日,纽约联储的经济学家概述了制造业就业岗位的复苏,并评估了制造业中哪些行业正在推动这一增长。此外,他们还研究了制造业就业反弹的地理位置,考察了就业机会增长和持续下降的地区,并重点关注纽约—新泽西北部地区的情况。文中不少图表对理解美国制造业的就业变迁和产业分布帮助巨大,欢迎阅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