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银行独立性 – 智堡网
 
  可能是最好的中央银行学网站。微信公众号:investlism。捐助本站可获得米抠的硬盘访问权限。

标签:中央银行独立性

伯南克-新时代的货币政策

| 伯南克-新时代的货币政策已关闭评论

2017年,分别在葡萄牙辛特拉和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举行的欧洲中央银行和美联储的旗舰研究会议有一些共同点:两次会议都与货币政策无关,甚至中央银行也被冷落。欧洲央行的研究会议(主题:发达经济体的投资与增长)确实包括了德拉吉在货币政策前景方面的开幕词,但其后会议就转向了技术进步对就业的预期影响等问题。联储的研究会议(主题:促进有活力的全球经济)则包括从财政政策到贸易到收入分配等方面的论文,几乎没有提及货币政策。无论是否是有意的,我认为这个信号是很明确的。经过十年的共同努力,央行首先恢复了金融稳定,其后通过大量的货币政策干预来实现经济复苏,欧美央行相信他们已经看到了隧道尽头的光芒。他们期待着一个相对金融和经济稳定的时代,比较紧迫的经济问题将与其他决策者的责任更相关,包括增长,全球化和分配等问题,而这不是中央银行的主要关注领域。


费希尔最新演讲:20年来英美央行独立性、政策工具与职责的变化

| 费希尔最新演讲:20年来英美央行独立性、政策工具与职责的变化已关闭评论

9月28日,即将卸任的美联储二号人物斯坦利·费希尔在纪念英格兰银行获得独立地位20周年的活动上发表讲演,从横向比对了20年来英美两国央行运作框架的变化,其内容覆盖央行独立性、央行的透明度/责任制/沟通策略、央行的常规货币工具与新型货币工具、央行的最后贷款人职能与金融稳定职能等。可以说,费希尔的讲话几乎覆盖了所有中央银行学研究者与爱好者必须了解的与央行有关的基本要素,从某种程度上可以作为央行学研究良好的入门作品。对此,我们全文译介了费希尔的这篇讲话,如果您对中央银行学感兴趣,或想再巩固一下关于中央银行学的基本知识,欢迎阅读!


从长期的角度来看,我们当下正处于一个微妙的时间节点之上,中央银行在这个节点之前触及了利率政策的下限(ZLB),此后通过非常规货币政策进一步压制利率,在这之后触及了收益率曲线的极限。而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则证实了这种极限的存在。而倘若我们以伯南克的博文为时间轴回顾过去几年的央行路径,会发现伯老非常准确地描绘了压制利率(负利率)——压制期限溢价——长期利率目标的政策路径,而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政策的演化终点指向的是直升机撒钱,即所谓的财政主导“Fiscal Dominance”,如果中央银行拒绝向财政妥协,则需要走向货币政策常态化“Policy Normalization”。


伯南克:我一直在思考也撰写了很多有关日本货币政策的内容,作为一个学术研究者和政策制定者,从日本央行的案例研究开始,米什金和我在1992年的论文中做了有关货币政策框架以及通货膨胀目标的相关研究。我的许多有关日本的写作的独特初衷,至少在最初时,是为了挑战日本央行所面临的应对通货紧缩和有效的短期利率(effective lower bound)下限问题。作为一名学者,我发现这些挑战在智识上令人着迷。当然,在2002年加入联邦储备委员会后,我们发现自己在美国面临类似的问题(2003年通缩恐慌,在2008年底触及利率的有效下限),这使得这个问题变得不那么抽象。


智堡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