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中央银行

货币与财政的勾连

本文分析讨论了与中央银行财政风险相关的两个重要问题:

在宏观经济层面,是否中央银行损失会造成影响并干扰货币政策的实施?这一问题本质上是一个实证的问题,将在本文第一部分讨论。

是否可以认为中央银行已经执行了一些准财政的政策,比如对特定机构和部门的信贷分配。是否这样的认识会导致在立法上削弱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独立性即使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损失? 此外,如何通过缩减货币当局的资产负债表规模来维护货币政策独立,以及如何把对市场干预的责任转换为另一种替代性的治理结构,都将在本文的后续部分逐一讨论。

Read More

央行的数字货币逻辑与数字货币的央行逻辑(上)

如果央行的政策传导(Transmission)仍然需要金融(银行/非银)体系服务他的目标,那么银行势必会面对负息差的问题——即自身负债端难以转嫁负利率成本给储户,因为储户不愿意持有负利率的存款(对银行部门的债权),如果银行部门可以转嫁负利率给储户,那么储户为什么不直接持有负利率的CBDC,而要多一层中介经由银行持有超过存款保险就存在信用风险的银行存款?

Read More

自然利率,金融周期与货币政策之挑战

我们认为,传统的自然利率在货币政策决策方面并不是特别有用的指引。同时,系统地回应金融周期并不意味着放弃价格稳定的框架目标,而只是在应用上采取更加灵活的解释,而这是在现行法律框架内可以做到的。尽管在某些情况下将金融稳定的考量纳入央行职责的修改议程中或许有一定意义,但鉴于机构建制考虑,此举应该非常谨慎。

Read More

中央银行资产购买的流量与存量效应

存量效应的非线性性质意味着,随着获得的资产存量增加,对期限溢价产生给定的压缩所需要的购买量很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一旦越过交叉点,就没有必要进行额外的购买以将期限溢价抑制在低水平上。

Read More

联储副主席候选人领跑者Clarida的自然利率观点

据路透:Pimco经济学家Clarida被视为美联储副主席的领跑者。除了为债券巨头Pimco工作外,他还在哥伦比亚大学经济系任教,并曾在乔治·布什手下任美国财政部长助理。自费希尔去年10月离职以来,美联储副主席职位被视为最有影响力的职位之一,此外还有纽约联储主席的职位也即将空缺。(杜德利将退休)

Read More

稳定数字货币的逻辑与其不可及性(二):抵押品

今天我们继续来讲“稳定数字货币”这一主题,昨天我们以Tether为案例解答了为什么Tether无法在根本上做到稳定,且其声称的足额储备也无法保障其平价(1:1)的稳定性,我们先来复个习:

Tether的资产端当中,最安全(无信用风险或最高信用等级)的流动性准备(储备)的多元化选择非常有限。除非选择最极端的金库式实物现金准备(即全部持有美元现钞FRN),或者极端式地开户存款(比如在50个国家存款并且存放小于每个国家存款保险上限的存款额度),不然其资产端的银行存款永远暴露在信用风险之下。

即便上述极端的选项是可选的,Tether仍然无法被数字货币的正统主义者们所接受。因为它自身的资产负债表的终极追求和终极资产选择,仍然是渗透到主权资产负债表(成为货币当局的债权人),以保障其负债(Tether)的价值和信用稳定。

因此,正统主义者们指责Tether的中心化管理,不透明度,超发增发和暗箱操作,其实都没说到点子上。

这些嚼烂舌头的信任问题都很幼稚。就像根本看不懂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某某某(某币发行者)指责美元超发一样。他们对于法币和数字货币的爱与恨都是很盲目的。

Read More

稳定数字货币(StableCoin)的逻辑与其不可及性

hmmm,最近数字货币领域内有关稳定货币(StableCoin)的文章很多。

这篇文章我想谈论一个问题:即货币的“稳定”是否是可及的?之前Holstrom提到,中央银行如果供应自己的数字货币(并承诺绝对稳定)会带来一些灾难性的后果。因为这会挤出其他的被市场所认定的安全资产(safe assets),比如你在银行的存款,甚至财政部的负债。最后,你所获得的结果有悖于你的初衷。Everything that adds to liquidity in good times pushes risk into the tail.

Read More

影子银行的货币视角(译文第三版 by Mikko)Shadow Banking:The Money View by Zoltan Pozsar

这篇论文提供了一个资产负债表的框架,并在该框架内测度全球金融生态体系短期融资的来源及流向使用。我们引入了一张全球融资资金流的动态图来展示交易商银行是如何在两类资产管理者的金融中介活动中应运而生的,这两类资产管理者分别是:通过有抵押现金投资来寻找安全资产的现金池以及通过其证券投资组合及衍生品融资后寻求投资收益的杠杆组合管理者。我们认为现存的货币总量(M0,M1,M2,等等)以及美国的金融账户(前资金流动统计)并不能完备地反应现代金融生态体系中金融机构的真实情况,所以决策者应当做脑补,来更好地分析和监测影子银行及该体系对金融稳定的潜在风险。货币总量通常被用于针对货币政策中的需求管理,并没有覆盖纳入资产管理者视为货币的一些工具——比如回购工具。资产管理者的货币需求并不受到实体经济交易需求的驱动,而是受到金融经济的驱动:在这个意义上,影子银行体系中基于回购的货币交易活动是有关于对资产管理者的营运资本供应的。这与150年前的白芝浩世界类似——实际票据(收入)提供给商人和制造商以营运资本。这些发展都应当系统地被纳入到新的一系列抵押物流动,风险流动以及离岸美元卫星账户的流动之中,以对金融资本账户做更好的补充。本文中的资产负债表框架展示并解释了美联储的逆回购工具如何降低金融体系内的交叉关联以及它们如何进化成为对于影子银行的最小流动性要求以及一种控制基于市场的信贷周期的工具。现实中全球宏观经济受到现金池及杠杆组合管理者崛起的驱动力与实体经济滞涨的驱动力类似。因此,一种对影子银行的诠释既是——金融经济只是实体经济失衡的倒影,而究其原因则是过剩的全球储蓄,降速的潜在增速以及国民收入中企业利润份额相对于工资的攀升。

Read More

费希尔最新演讲:20年来英美央行独立性、政策工具与职责的变化

9月28日,即将卸任的美联储二号人物斯坦利·费希尔在纪念英格兰银行获得独立地位20周年的活动上发表讲演,从横向比对了20年来英美两国央行运作框架的变化,其内容覆盖央行独立性、央行的透明度/责任制/沟通策略、央行的常规货币工具与新型货币工具、央行的最后贷款人职能与金融稳定职能等。可以说,费希尔的讲话几乎覆盖了所有中央银行学研究者与爱好者必须了解的与央行有关的基本要素,从某种程度上可以作为央行学研究良好的入门作品。对此,我们全文译介了费希尔的这篇讲话,如果您对中央银行学感兴趣,或想再巩固一下关于中央银行学的基本知识,欢迎阅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