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作者Charles Goodhart,英国著名经济学家。曾于1997年6月至2000年5月期间担任英格兰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于1985年至2002年期间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担任教授,2002年后转为名誉教授。

本文首发于欧洲中央银行2018年12月发表的《中央银行学的未来》(The future of central banking) 专题论文集,编集了2018年5月16至17日学术研讨会上的成果,谨献给于2018年5月离任的欧洲央行副行长Vítor Constâncio。

介绍

我非常敬佩Vítor Constâncio,也非常荣幸他能邀请我就这一主题写一篇论文。但我的资历可能并不能充分胜任这个工作。在我这个年龄,过去显得比未来更重要。此外,我的预测能力也很弱。在我的预测世界里,希拉里•克林顿将成为美国总统,而英国仍将是欧盟成员国。除此之外,未来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技术变革,特别是在数字和电子领域,但我是电子时代到来前的最后一批人之一。20世纪50年代我去剑桥大学的时候,整个学校里只有一台电脑,它位于一个非常大的房间,有成千上万的阀门,通过一根意大利面状的电线连接在一起。当我使用一种新型电子设备时,我还必须得问我的孙辈们如何使用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