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2017年,印度GDP在IMF的统计中位列世界第六,其长期增长前景更是不可小觑。但是,虽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印度经济同样面临许多挑战。在当下,最显著的便是其影子体系风险与财政整固困局

9月21日,印度影子银行体系中的巨头IL&FS(Infrastructure Leasing & Financial Services Limited)濒于债务违约,几天内印度股指Sensex一度暴跌1500点,而由IL&FS带来的影子体系风险目前仍在发酵中,汇丰预计,由于影子体系承压,印度经济增长可能由此下降0.3%。

另一方面,持续多年的财政整固在今年也由于税收收入的下降与石油/农产补贴的增加而出现困境,3.3%(占GDP之比)的赤字目标恐怕亦难以完成,23个邦中,14个邦的财政状况在恶化,只有9个在好转(实际上印度一共29个邦,不过有6个为“联邦属地和德里国家首都辖区”,部分类似我国的直辖市)。

本文试图从过去三四十年来印度改革开放的轨迹出发,对印度影子体系与财政整固问题提供一个历史维度下的理解。

欢迎阅读!继续阅读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2017年减税与就业法案和2018年初联邦支出的增加,大幅增加了政府赤字,这就需要增加填补缺口所需的国债数量。一个问题是,政府是否将不得不依赖外国投资者购买这些债券。纽约联储自由街博客的一篇博文对此作出了解答,其主要论点如下:

  • 当美国的实际投资支出总额超过储蓄总额时,它就在向世界其他国家借款。
  • 近年来,向国外的借款却少得多,平均每年不到GDP的2.5%,下降的原因是储蓄占GDP的比重回升快于投资支出。
  • 大萧条后,美国储蓄率上升的关键驱动力是联邦政府储蓄的改善。但是,2017年的税改和2018年初联邦支出的增加,使得政府储蓄率恶化。
  • 不过这种恶化并没有影响总储蓄,因为联邦政府储蓄的大幅下降被私人部门储蓄的增加所抵消。2018年上半年企业储蓄同比增长3700亿美元,而家庭储蓄增长1050亿美元(年化后)。
  • 这种抵消效应使美国能够在不增加外国投资者借款的情况下,为联邦政府更高的赤字提供资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