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珍宝机” (“Jumbo Jet”),这个读起来饱满可口、贵气四溢的词,自1969年波音747四发大型宽体客机问世以来,业已成为国际航空旅行的代名词。

但就和曾被寄予厚望的协和式超音速客机为珍宝机所淘汰的一样,珍宝机概念的究极产物——航空史上第一型也是最后一型“超级珍宝机” (“Superjumbo”)、世界上载客量最大的空客A380 (Airbus A380) ,终于在内忧外患中画上了属于自己的句号。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在结束了变幻莫测的2018年后,我们迎来了前景更加云诡波谲的2019年。

从经济下行到国际形势日趋不确定,2019年的全球经济又会面临怎样的考验?前不久,英国央行行长卡尼的一篇演讲便从商业周期、金融周期、全球化周期三个角度对该问题作了全面论述,欢迎阅读!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本文作者为Darrell Bricker和John Ibbitson,内容摘编自两人所著新书Empty Planet: The Shock of Global Population Decline,首发于Medium。

正文部分

21世纪的重大决定性事件——也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决定性事件之一——将是全球人口的下滑,而这一转折点很可能在未来30年内到来。这种下滑一旦开始就不会结束。我们面临的挑战并不是充斥于大众想象中的人口爆炸,而是人口衰退——一代接一代无情的人类种群衰减。历史上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

如果这样的未来令你感到震惊,这并不奇怪。根据联合国的预测,本世纪我们的人口将从70亿增至110亿,在2100年后趋于稳定。然而,在全球各个地区,越来越多的人口学家认为联合国估算的结果过高。

在他们看来更有可能发生的场景,是地球人口在2040年至2060年间达到90亿左右的顶峰,然后开始下滑。到本世纪末,人口将回落至当前的水平,并稳步萎缩。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Space Economy: Would the 21st Century be the Beginning of Spacefaring Age?

仰望星空 脚踏实地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田中芳树《银河英雄传说》

已仙逝的理论物理学家、宇宙学家、作家史蒂芬·霍金 (Stephen Hawking),曾在2017年的斯坦梅斯科学节 (The Starmus International Festival) 上,留下这样一番话:

我们的物质资源正以惊人的速度消耗殆尽。我们给地球带来了灾难性的气候变化。气温上升,极地冰帽消退,森林遭到滥砍滥伐,生物物种不断灭绝。我们就是一帮无知、轻率的家伙。留给我们的空间已经不多了,而唯一可以去的地方是其他的星球。现在该是去探索其他太阳系的时候了。将人类文明散播出去,可能是我们拯救自己的唯一办法。我确信人类必须离开地球。

正是怀着这样的信念,霍金与物理学家、风险投资家尤里·米尔纳 (Yuri Milner) 一道,在2016年4月12日正式启动了名为“突破摄星” (Breakthrough Starshot Initiative) 的太空探索计划,旨在一代人的时间当中,完成人类探测器首次飞抵距离太阳系最近的一颗恒星——4.4光年外的半人马座α星的壮举,并将收集到的数据传回地球。该计划初期投资1亿美元,最终可能将耗资50亿至100亿美元。

目前“摄星”构想的核心,是由被称为“星片” (StarChip) 、数以千计的纳米机器组成的光帆航天器。这些“星片”将利用激光照射在其表面上产生的光压作为推进力。如果使用足够高功率的激光照射这张星片组成的“风帆”(“摄星”计划希望激光功率能达到100千兆瓦级别),理论上其飞行速度可以达到光速的20%。以这一惊人的速度,光帆飞行器有望在出发后的20年内抵达半人马座α星,其传回的数据再经过约4年的时间,由地球上的激光设备接收。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人民币国际化是近年来各界热议的话题,但回顾历史,想“国际化”的并不仅仅只有人民币一家。BIS的这篇文章便梳理了上世纪80年代以来日元国际化的历史经验。这对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有何启示?欢迎阅读!

1.前言

本文回顾了日本在1984年至2003年间试图将日元国际化的经验。尽管这始于1984年外国政府的压力,但它很快就成为日本政府“让日元国际化”的既定政策。日本政府将日元国际化定义为“日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作用的不断扩大,在经常账户交易、资本账户交易和外汇储备中的比重不断上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日本政府努力放宽对跨境资本流动的限制,并发展以日元计价的新市场和新工具。然而,到2003年,政府的重点转移到恢复东京作为主要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而最近,政府对日元国际化则采取了基本上自由放任的态度。

在推动日元国际化的政策下,有一种观点认为,日元在国际交易中的普遍使用“与日本经济在世界上的份额以及日本作为世界最大净债权国的地位并不相称”。此外,政府在推行该政策时表示,日元国际化对日本的好处有:(1)降低日本企业的汇率风险;(2)加强日本金融机构的国际竞争力;(3)促进日本市场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发展。此外,还包括一些地区性的与国际性的利益,比如:(1)在亚洲更多地使用日元将使亚洲国家的出口更加稳定,并有助于它们的经济稳定;(2)于美元之外,在国际上更多地使用日元,将有助于建立一个更稳定的国际货币体系,并为全世界的投资者和中央银行分散更多的风险。

事实上,日本政府并不总是赞成扩大日元在国际上的使用。直到1964年,日本一直在限制日元的国际使用,即使是在经常账户交易中。1960年,日本政府曾允许过外部经常帐户(external current account)的可兑换性(面向非居民部门),但日元全面的经常帐户可兑换性是在日本于1964年接受IMF协定条款第八条规定的义务之后才实现的。此后,日本政府谨慎地放松了剩余的外汇和资本管制,包括1972年取消结汇要求(surrender requirements),以及根据OECD法规逐步放开外国直接投资(FDI)。即使1973年除某些指定部门外的外国直接投资原则上已自由化,对外直接投资以及大多数对外金融交易仍受到限制。

资本管制不仅阻碍了日元在国际上的使用,而且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一直是汇率政策的重要工具。例如,当局在日元升值压力下放松了资本外流,但收紧了资本内流,而在日元贬值压力明显时采取了相反的行动。作为日本政府刻意压制日元国际化的后果,当时,日本在贸易中使用本币结算的份额很小,1970年,日元结算的贸易在出口中仅为0.9%,而在进口中则仅为0.3%。而在国际金融交易中,日元几乎不存在。

本文的其余部分将讨论日本当局如何在1980年代中期开始推动日元的国际化,以及随后的政策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了这一目标。第二部分回顾了1980年修订的《外汇管理法》下日元国际化努力,特别关注了日本财务省和美国财政部日元/美元工作组所扮演的角色。第三部分讨论了根据1998年新《外汇管理法》(即所谓的金融“大爆炸,big bang”)所作的进一步努力,重点介绍了开发以日元计价的新市场和新工具的举措。第四部分对日本在1984-2003年期间为实现日元国际化所做的努力进行了全面的评估。最后,第五节给出结论。

继续阅读

近300年来,美国曾参与过多次贸易战。其中有些导致了革命(波士顿倾茶事件),而另一些则以悲惨的结局收场(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在下面这篇我们精译的博文中,我们便将回溯过往,看看美国历史上的7场贸易战,以及这些贸易战对美国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无论是好是坏。

继续阅读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作者Charles Goodhart,英国著名经济学家。曾于1997年6月至2000年5月期间担任英格兰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于1985年至2002年期间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担任教授,2002年后转为名誉教授。

本文首发于欧洲中央银行2018年12月发表的《中央银行学的未来》(The future of central banking) 专题论文集,编集了2018年5月16至17日学术研讨会上的成果,谨献给于2018年5月离任的欧洲央行副行长Vítor Constâncio。

介绍

我非常敬佩Vítor Constâncio,也非常荣幸他能邀请我就这一主题写一篇论文。但我的资历可能并不能充分胜任这个工作。在我这个年龄,过去显得比未来更重要。此外,我的预测能力也很弱。在我的预测世界里,希拉里•克林顿将成为美国总统,而英国仍将是欧盟成员国。除此之外,未来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技术变革,特别是在数字和电子领域,但我是电子时代到来前的最后一批人之一。20世纪50年代我去剑桥大学的时候,整个学校里只有一台电脑,它位于一个非常大的房间,有成千上万的阀门,通过一根意大利面状的电线连接在一起。当我使用一种新型电子设备时,我还必须得问我的孙辈们如何使用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