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安全资产

特里芬难题:两难选择还是过誉的神话?(深度译文)

特里芬的理论通过重述战时的经济史——即黄金稀缺引发通缩威胁而获得了巨大的影响力。他认为,各国的中央银行需要积累对美国的债权(比如美元)来支持本国的货币增长。但是,这部分债权终究会超越美国的黄金储备量,从而不可避免地促使各国央行对美国进行黄金挤兑。他也因此非常担心就此产生的美国高利率水平引发全球通货紧缩。但是,我们会发现,二战后美国的黄金储备水平并不比英国在1900年时的情况来得糟糕。一战打破了英镑与黄金的联结(link)。而国际清算银行的研究者认为,如果美国的政策在二战后处理得更为得当的话,是可以保证布雷顿森林体系维持下去的。

Read More

(翻译)美国如何填补其双赤字缺口?

最简单的均衡状态就是世界各国买入了美债的同时填补了其预算赤字和外部赤字。但事实并非如此。

外国投资者在买入企业债和机构债!

这也就意味着是美国本土投资者在过去几年中填补政府的融资缺口:银行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高质量的流动性资产并达至自己的监管指标,而养老金则为了匹配自身的长期负债,此外,风险平价基金则需要更多的债券资产来匹配其权益价值的上升。如下图,外国投资者现在青睐企业债和机构债,而非美国国债。

Read More

影子银行故事的另一面:需求端的野蛮生长

过去三四十年以来金融领域发生的最深刻的变化之一,大概便是影子银行的崛起了。在诸多研究中,影子银行亦被视为酿成2008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谈到影子银行,人们或许在许多情况下自然地想到影子银行的供给侧图景,即银行等金融机构为了逃避监管及追求更大收益而将一些表内转移到表外,并逐渐形成了影子银行。但是,正如其他经济学故事一样,影子银行的故事也同样是由供给侧与需求端两个方面构成的,如果从需求端的角度去看影子银行的生长逻辑,会得到一幅与供给侧下的影子银行迥然不同的画卷。为了从理论上回答该问题,我们找出了当代最顶尖的货币银行学家之一的Zoltan Pozsar于2011撰写的一篇论文,在本文中,Zoltan从需求端角度向我们展示了影子银行“野蛮生长”故事的另一面——什么样的主体,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将资金投向影子银行?而这又对联储的货币政策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此外,他还论述了美国银行体系面临的“三元悖论”。文章内容信息量庞大,字里行间都能流露出作者对货币银行学及宏观经济学交相辉映的深刻理解。对此,我们尝试用了尽可能直白的语言,对Zoltan的这篇文章作了专题译介,如果您对影子银行生长的需求端逻辑及美国银行业的一般性图景感兴趣,欢迎一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