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自上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陷入长期的停滞以来,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便一向以激进和大胆著称。比如,在2008年后才广为人知的量化宽松政策,其实日本央行早在2001年就使用过。而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日本央行的激进程度更是进一步攀升, 在先前关于央行买股票的大讨论中,就有人搬出日本央行买股票(ETF)的例子作为论据(虽然央行买股票在我国情景下近乎于大谬,详见我们先前的分析:哪个大坏蛋让央行买股票?)。然而,实际上日本央行激进的作风并不最早始于上世纪90年代,早在100年前的昭和时期,面对一场与2008全球金融危机不相上下的全球大萧条,日本央行就已经尝试过了在现今仍然备受争议的“直升机撒钱”政策。那么,日本在当时实行直升机撒钱的背景是什么?效果如何?这又给日本的财政/货币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日本央行经济评论刊载的这篇文章为回答这些问题作生动的叙述,欢迎阅读!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人民币国际化是近年来各界热议的话题,但回顾历史,想“国际化”的并不仅仅只有人民币一家。BIS的这篇文章便梳理了上世纪80年代以来日元国际化的历史经验。这对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有何启示?欢迎阅读!

1.前言

本文回顾了日本在1984年至2003年间试图将日元国际化的经验。尽管这始于1984年外国政府的压力,但它很快就成为日本政府“让日元国际化”的既定政策。日本政府将日元国际化定义为“日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作用的不断扩大,在经常账户交易、资本账户交易和外汇储备中的比重不断上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日本政府努力放宽对跨境资本流动的限制,并发展以日元计价的新市场和新工具。然而,到2003年,政府的重点转移到恢复东京作为主要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而最近,政府对日元国际化则采取了基本上自由放任的态度。

在推动日元国际化的政策下,有一种观点认为,日元在国际交易中的普遍使用“与日本经济在世界上的份额以及日本作为世界最大净债权国的地位并不相称”。此外,政府在推行该政策时表示,日元国际化对日本的好处有:(1)降低日本企业的汇率风险;(2)加强日本金融机构的国际竞争力;(3)促进日本市场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发展。此外,还包括一些地区性的与国际性的利益,比如:(1)在亚洲更多地使用日元将使亚洲国家的出口更加稳定,并有助于它们的经济稳定;(2)于美元之外,在国际上更多地使用日元,将有助于建立一个更稳定的国际货币体系,并为全世界的投资者和中央银行分散更多的风险。

事实上,日本政府并不总是赞成扩大日元在国际上的使用。直到1964年,日本一直在限制日元的国际使用,即使是在经常账户交易中。1960年,日本政府曾允许过外部经常帐户(external current account)的可兑换性(面向非居民部门),但日元全面的经常帐户可兑换性是在日本于1964年接受IMF协定条款第八条规定的义务之后才实现的。此后,日本政府谨慎地放松了剩余的外汇和资本管制,包括1972年取消结汇要求(surrender requirements),以及根据OECD法规逐步放开外国直接投资(FDI)。即使1973年除某些指定部门外的外国直接投资原则上已自由化,对外直接投资以及大多数对外金融交易仍受到限制。

资本管制不仅阻碍了日元在国际上的使用,而且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一直是汇率政策的重要工具。例如,当局在日元升值压力下放松了资本外流,但收紧了资本内流,而在日元贬值压力明显时采取了相反的行动。作为日本政府刻意压制日元国际化的后果,当时,日本在贸易中使用本币结算的份额很小,1970年,日元结算的贸易在出口中仅为0.9%,而在进口中则仅为0.3%。而在国际金融交易中,日元几乎不存在。

本文的其余部分将讨论日本当局如何在1980年代中期开始推动日元的国际化,以及随后的政策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了这一目标。第二部分回顾了1980年修订的《外汇管理法》下日元国际化努力,特别关注了日本财务省和美国财政部日元/美元工作组所扮演的角色。第三部分讨论了根据1998年新《外汇管理法》(即所谓的金融“大爆炸,big bang”)所作的进一步努力,重点介绍了开发以日元计价的新市场和新工具的举措。第四部分对日本在1984-2003年期间为实现日元国际化所做的努力进行了全面的评估。最后,第五节给出结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