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We Need to Save Ignorance From AI>

在这个“全知”算法的时代里,我们怎样才能选择“不知”?

In an age of all-knowing algorithms, how do we choose not to know?

作者Christina Leuker和Wouter Van Den Bos,系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发展研究所 (MPI für Bildungsforschung,位于德国柏林的著名社科研究机构) 博士生研究员 (前者) 与研究科学家 (后者)。

正文部分

在柏林墙倒塌之后,东德公民们均有机会查阅斯塔西 (Stasi,国家安全部)——臭名昭著的东德秘密警察机构——围绕他们个人构建的档案。时至今日,据估计仅有10%的人真的去翻看了自己的“黑材料”。

2007年,詹姆斯·华生 (James Watson),脱氧核糖核酸 (DNA) 双螺旋结构的发现人之一,要求医疗机构不要向他提供任何有关其本人载脂蛋白E(ApoE) 基因的信息,该等位基因是阿尔兹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症)的已知风险因素之一。

民意调查中,大部分人表示即便能知道自己确切的死亡日期,他们也宁愿选择不知道——就连大喜事的未来日期也不想知道。

上述都是“有意无知” (willful ignorance) 的例子。 苏格拉底可能是说过“未经审视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霍布斯也许是认为“好奇心是人类的主要欲望”,但也有许多非常古老的故事,教诲我们知道得太多同样危机四伏。从亚当和夏娃偷尝智慧之果,到普罗米修斯窃取火的秘密,这些故事告诉我们,生活需要在选择知道和选择不知之间达到微妙的平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