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欧洲央行

中央银行资产购买的流量与存量效应

存量效应的非线性性质意味着,随着获得的资产存量增加,对期限溢价产生给定的压缩所需要的购买量很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一旦越过交叉点,就没有必要进行额外的购买以将期限溢价抑制在低水平上。

Read More

德意志的货币神话、央行崇拜和通胀偏见

1.1990年代初曾被斥为“欧洲病夫”的德国,如何再度崛起?

2.为什么说德国的此次崛起正如“德国模式”一样,存在某种不可调和的内生性矛盾?这种矛盾又是如何引发了后来的欧元区困局?

3.如果德国最终控制了欧元区,世界将会怎样?

Read More

殊途同归的紧缩之路:德拉吉头疼的日子还在后头

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与美联储、日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截然不同。这种差异性不仅仅体现在所购资产类别的区分之上,还在于各经济体独特的制度安排以及经济特征。最近,美联储Brainard、欧洲央行执委Benoît Cœuré、CFR研究员Brad W.Setser以及英国博主General Theorist分别就ECB QE政策进行了分析,并着墨于一下三大核心点:

非常规货币政策(QE)退出对汇率以及外部平衡的影响(Brainard/Brad W.Setser)
ECB QE政策引发的欧元区资本外流以及汇率问题(Benoît Cœuré)
QE政策引发的欧元区内部TARGET2失衡问题(General Theorist)

Read More

The Yellen Call Spread

从长期的角度来看,我们当下正处于一个微妙的时间节点之上,中央银行在这个节点之前触及了利率政策的下限(ZLB),此后通过非常规货币政策进一步压制利率,在这之后触及了收益率曲线的极限。而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则证实了这种极限的存在。而倘若我们以伯南克的博文为时间轴回顾过去几年的央行路径,会发现伯老非常准确地描绘了压制利率(负利率)——压制期限溢价——长期利率目标的政策路径,而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政策的演化终点指向的是直升机撒钱,即所谓的财政主导“Fiscal Dominance”,如果中央银行拒绝向财政妥协,则需要走向货币政策常态化“Policy Normaliza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