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MMT口水战”:缘从何起?

近期,关注海外财经圈 (Twitter/Media/Blog) 的朋友应该已经被现代货币理论 (Modern Monetary Theory, MMT) 刷屏了,这个汇集了诸多“异端”经济学说的融合理论得到了美国学术圈和政经界的极大关注 (下图)。

这场争论的背景无疑是美国联邦债务突破22万亿美元,债务上限问题重燃,学术圈对政府债务的可持续性产生了忧虑。而MMT对政府债务的主要见解就是:政府不应该被财政平衡束缚了手脚,而应发挥“功能性财政”的作用。一些人据此判定MMT认为财政赤字根本不重要,政府应该直接“印钱”刺激经济 (显然片面)。但理论的纷争之所以能冲出象牙塔,得到铺天盖地的大讨论,主要还是因为政治,毕竟大众对经济问题和债务上限并不上心 (下图)。

继续阅读

发生了什么

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月14日凌晨,以边境墙融资争议为导火索的美国政府关门,已持续至第24天。

自上周六(1月12日)打破克林顿政府21天的停摆纪录以来,本次特朗普政府关门已成为史上最久的一次关门,用媒体头条偏爱的说法就是每天都在“创造纪录”。

关门带来的影响已经初步显现:上周五(1月11日),估计有80万联邦雇员没有领到2019年的第一份薪水。

美国政府历史上的大小关门事件总共发生过21次,长度从1天到21天不等。长时间停摆主要发生在1995-1996年,2013年,以及本轮的2018-2019年。

2018年9月,国会通过并由总统签署了拨款法案,保障了立法部门(即国会参众两院)、劳工部、国防部、教育部、能源部、卫生与公共服务部以及退伍军人事务部的预算拨款。

2018年12月19日,共和党控制下的参议院通过了一项临时性的持续决议 (Continuing Resolution, CR,在常规拨款法案因各类原因缺位的情况下提供临时拨款以维持正常运作),为其他政府部门提供资金,尽管临时拨款时效也仅持续至2月8日。但特朗普总统旋即表示,拒绝签署不包含边境墙拨款的决议,从而直接触发了部分政府部门的停摆,导致了目前的僵局。

继续阅读

本文首发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本文系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 (Paul Krugman) 2019年1月5日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观点文章。

封面图为凭借民主社会主义政纲,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异军突起的纽约州新晋民主党众议员Alexandria Ocasio-Cortez(图中着白衣者) 图源:Carolyn Kaster/AP

正文部分

我不知道Alexandria Ocasio-Cortez(下文首字母缩写为AOC)作为国会议员的表现将会如何。但她的参选本身就已贡献了极高的价值。你懂的,光是想到一位年纪轻轻、口齿伶俐、富有远见的非白人女性成为国会的一份子,就能让许多右翼分子为之癫狂——而正是在其疯狂中,他们无意中暴露了最真实的自我。

有些揭示是文化上的:围绕AOC大学时代跳舞视频的歇斯底里能说明很多问题,但都无关于AOC,而是有关于那些歇斯底里者自己。但从某些角度而言,更重要的揭示是智识上的:右翼叫嚣与谴责AOC的政策思想是“疯狂”的,却可以很好地提醒人们究竟谁才是疯子。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