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MMT口水战”:缘从何起?

近期,关注海外财经圈 (Twitter/Media/Blog) 的朋友应该已经被现代货币理论 (Modern Monetary Theory, MMT) 刷屏了,这个汇集了诸多“异端”经济学说的融合理论得到了美国学术圈和政经界的极大关注 (下图)。

这场争论的背景无疑是美国联邦债务突破22万亿美元,债务上限问题重燃,学术圈对政府债务的可持续性产生了忧虑。而MMT对政府债务的主要见解就是:政府不应该被财政平衡束缚了手脚,而应发挥“功能性财政”的作用。一些人据此判定MMT认为财政赤字根本不重要,政府应该直接“印钱”刺激经济 (显然片面)。但理论的纷争之所以能冲出象牙塔,得到铺天盖地的大讨论,主要还是因为政治,毕竟大众对经济问题和债务上限并不上心 (下图)。

继续阅读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2019年,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 将非常有看点,新获得投票权的四位票委中,有最“鹰”的堪萨斯联储主席George和最“鸽”的圣路易斯联储主席Bullard。此外,FOMC还将增加新闻发布会的次数,从每年四次增加到每年八次。

FOMC组成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由12名成员组成,包括8个固定席位和4个轮换席位。

固定席位由7名理事会成员和纽约联储主席(1名)组成。

轮换席位由其余十一个地方联储主席中的4名组成。地方联储成员每届任期一年,分四组在组内轮换,分别为波士顿、费城和里士满;克利夫兰、芝加哥、亚特兰大、圣路易斯和达拉斯;明州、堪萨斯和旧金山。没有投票权的联储主席参加委员会的会议、参与讨论,并对委员会对经济和政策选择的评估做出贡献。

继续阅读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啸对世界政治经济格局造成了深远影响,也使原有的金融体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财政政策空间有限的情况下,各国央行奋而起身,采用了一系列非常规货币政策,为匡扶摇摇欲坠的全球经济作出了重大贡献。但是,央行的积极干预也带来了大量争议,这不仅涉及到货币-财政政策边界问题(继而关涉央行独立性),也涉及到央行的民主合法性问题等等。那么,这些围绕央行操作的争议,究其根本,到底是在争什么?2008年后的全球金融体系,到底展现了哪些深刻的变化?哥伦比亚大学著名的货币银行学教授Perry Mehrling近期的一篇博文对该问题作了精要的解答,欢迎阅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