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2017年减税与就业法案和2018年初联邦支出的增加,大幅增加了政府赤字,这就需要增加填补缺口所需的国债数量。一个问题是,政府是否将不得不依赖外国投资者购买这些债券。纽约联储自由街博客的一篇博文对此作出了解答,其主要论点如下:

  • 当美国的实际投资支出总额超过储蓄总额时,它就在向世界其他国家借款。
  • 近年来,向国外的借款却少得多,平均每年不到GDP的2.5%,下降的原因是储蓄占GDP的比重回升快于投资支出。
  • 大萧条后,美国储蓄率上升的关键驱动力是联邦政府储蓄的改善。但是,2017年的税改和2018年初联邦支出的增加,使得政府储蓄率恶化。
  • 不过这种恶化并没有影响总储蓄,因为联邦政府储蓄的大幅下降被私人部门储蓄的增加所抵消。2018年上半年企业储蓄同比增长3700亿美元,而家庭储蓄增长1050亿美元(年化后)。
  • 这种抵消效应使美国能够在不增加外国投资者借款的情况下,为联邦政府更高的赤字提供资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