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虽然市场对2019年的美国经济走势存在一定悲观预期,但美联储认为2019年衰退的可能性仍然很小,其论据之一,便是美国的劳动力市场依然火热,且失业率屡创新低。

但是,较低的失业率,一定只是因为劳动力市场火热吗?PIIE的这篇文章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观点:美国的低失业率(unemployment rate),很可能与下降的劳动力参与率(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rate)脱不了关系。

让我们先厘清几个概念。

所谓劳动年龄人口(Working-age population),即15-64岁的人口;

所谓就业人口(Employed persons),即年龄在15岁或以上,在前一周已经从事了至少1小时的带薪工作,或者说曾有工作但在参考周(reference week)内缺席的人口;

所谓失业人口(Unemployed persons),即年龄在15岁或以上,没有工作,但可以工作,并且在过去4周内积极找工作的人

所谓劳动力(Labor force),即所有符合纳入就业(包括公职人员与武装部队)或失业人员标准的人;

所谓失业率(Unemployment rate),即失业人口除以劳动力的比例,在本文中,计算失业率时的失业人口与劳动力的年龄范围都是25-54岁。

所谓劳动力参与率(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rate),即劳动力除以劳动年龄人口的比例,分子分母年龄范围都是25-54岁。

那么,低劳动力参与率如何影响美国的失业率呢?欢迎下文的阅读!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编者导语

近日,国际清算银行 (BIS) 货币与经济部门主管博里奥 (Claudio Borio) 接受了《Capital》杂志的采访,谈了一系列令人感兴趣的话题。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世界债务水平一直在持续上升。美国企业部门的持续加杠杆尤其引人注目。近一年来,媒体和央行也对美国杠杆贷款市场和BBB级债券市场 (BBB级占整个投资级份额已经超过50%) 不断发出警告。

博里奥在采访中对这些热点问题都做了回应,他认为契约条款的弱化需要特别注意,大幅下调评级可能会放大衰退。而想要真正摆脱债务陷阱,则需要更强劲、更可持续的增长,这只能依靠政府实施结构性改革来实现。目前各国央行负担过重,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知名资产管理公司GMO的资产配置经理James Montier近期在白皮书中提到:

  • 过度乐观和过度自信在晚周期中十分危险,投资者会高估回报,低估风险。从P/E、ROC和增长率的角度看,美股未来的高增长不可维系。
  • 美国已经是一个“二元经济”,越来越支离破碎,增长缓慢,生产率低下,实际工资增长更低,且贫富差距日益扩大。
  • 上市公司一直在进行大规模的债务-股权互换:发行巨额债务,回购自己的股票,或者收购其他公司。非银企业部门杠杆的不断提高,加剧了系统性的脆弱性,并有可能成为一个明斯基时刻。

1. 过度乐观和自信:晚周期的股市狂想

回答以下三个问题:你的驾驶水平超过平均吗?你的工作能力超过平均吗?你“做爱做的事”的能力超过平均吗?

大多数人都会自认为超越了平均,这说明过度乐观是人类最常见的心理特征之一。这种乐观倾向在玩周期中尤其明显。如果再加上另一种常见的心理特征——过度自信,就会产生一种危险的双重打击:投资者最终会高估回报,低估风险

图1显示了分析师们的长期每股收益 (EPS) 预期。他们似乎对长期增长前景极为乐观,预期如今已飙升至上世纪90年代末科技泡沫时期的水平。借用巴斯光年的话,他们似乎相信收益 (Earnings) 可以无限增长,冲破云霄。

分析师通常将买入评级定义为比当前市场价格高出20%。然后,他们需要建立一个折现现金流模型来证明这个评级是合理的。由于大多数分析师对短期前景的认识都来自于公司管理层的灌输,他们没有多少自由度可以随意调整短期结果。因此他们最终只能去拉高长期收益增长。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图1反映了市场价格的走势。

继续阅读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特朗普2016年当选美国总统以来,不时有人将他与1980年代的美国总统里根作对比——比如两人都力行减税。有趣的是,除了在某些政策上的相似性外,这两人还有一个相似点——都是让政府关门的“好手”。

因围绕“边境墙”议题争执不下,截至2019年1月16日,美国政府关门已进入第25天,创关门时长记录。而在里根任期内,他曾8次让美国政府政府关门,创关门次数记录。那么,里根时期的这8次关门都是为了啥?最后又是怎样收场的呢?

大多数情况下,美国政府关门都是因为民主党和共和党在一些热点问题上争执不下——比如,1970年代的堕胎问题、1990年代的医疗辅助和医疗保险(Medicaid and Medicare),以及21世纪的奥巴马医改、DACA(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手续)与“边境墙”。同样,在罗纳德•里根总统任期内发生的创纪录的8次政府关门事件,也突显出上世纪80年代的一些热点议题,从为领取福利的人提供资金,到伊朗门事件。

……

下载APP或前往智堡公众号(zhi666bao)小程序内阅读全文。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我们现在处于有记录以来最长的扩张期之一。在此之前的衰退是历史上最严重的衰退之一。这两个事实相关吗?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是这样,而另一些人则认为更长的经济扩张会导致更严重的衰退。克利夫兰联储近期发布对这两个假设进行了评估。对于前者,研究人员找到了明确的证据,而对于后者,几乎找不到证据。经济衰退越深,复苏往往越强劲,而经济扩张时间越长、越强劲,衰退不会越严重:

美国最近的商业周期在衰退和扩张阶段都表现出色。从2007年末持续到2009年中的大衰退是战后最严重的一次。我们目前所处的扩张异乎寻常的长期和强大:它已经持续了114个月,是历史上持续时间第二长的。在此期间,失业率从9.9%下降到3.7%,这是就业市场在有记录的扩张期间最大的改善。

继续阅读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2019年1月9日,亚特兰大联储主席Bostic在演讲中发表了他对当前经济和经济展望的看法,以及对数据依赖性的定义:

  • 从总体经济统计数据来看,2018年是非常出色的一年,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可能已接近实现中性货币政策立场。
  • 预计2019年美国经济将继续稳步增长,不过由于财政刺激和税收改革的暂时效应开始消退,增长速度将略低于2018年。
  • 数据依赖的执行需要多方面努力,而不仅仅是追踪官方统计数据,还严重依赖广泛的商业关系网络、社区团体和非营利组织。
  • 来自普通民众和华尔街的信息表明,对经济的不确定性和担忧加剧,但总体经济数据继续描绘出一幅强劲的图景。
  • 对于这些混杂的信号,恰当的回应是耐心调整政策立场,等待经济方向和前景风险变得更加明朗。

在国家层面,新的一年以对经济的一些希望开始。然而,我们手头的经济数据的强劲程度,与我们听到的有关经济前进道路的许多不确定性表述之间,似乎存在着两面性。今天,我想解释一下,在我形成对货币政策的看法时,我是如何分析这些相反的趋势的。

我将从当前的情况开始,谈谈亚特兰大联储所拥有的一些工具,以及在官方统计数据以外的措施,这些措施有助于我们了解正在出现的趋势。我将解释美联储与普通民众的联系如何成为数据依赖性的关键因素。最后,我会给出经济展望以及我所看到的一些风险。

和往常一样,我要表达的观点是我个人的观点。我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和美联储的同事们可能不会同意这一观点。

……

下载APP或前往智堡公众号(zhi666bao)小程序内阅读全文。

发生了什么

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月14日凌晨,以边境墙融资争议为导火索的美国政府关门,已持续至第24天。

自上周六(1月12日)打破克林顿政府21天的停摆纪录以来,本次特朗普政府关门已成为史上最久的一次关门,用媒体头条偏爱的说法就是每天都在“创造纪录”。

关门带来的影响已经初步显现:上周五(1月11日),估计有80万联邦雇员没有领到2019年的第一份薪水。

美国政府历史上的大小关门事件总共发生过21次,长度从1天到21天不等。长时间停摆主要发生在1995-1996年,2013年,以及本轮的2018-2019年。

2018年9月,国会通过并由总统签署了拨款法案,保障了立法部门(即国会参众两院)、劳工部、国防部、教育部、能源部、卫生与公共服务部以及退伍军人事务部的预算拨款。

2018年12月19日,共和党控制下的参议院通过了一项临时性的持续决议 (Continuing Resolution, CR,在常规拨款法案因各类原因缺位的情况下提供临时拨款以维持正常运作),为其他政府部门提供资金,尽管临时拨款时效也仅持续至2月8日。但特朗普总统旋即表示,拒绝签署不包含边境墙拨款的决议,从而直接触发了部分政府部门的停摆,导致了目前的僵局。

继续阅读

本文首发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本文系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 (Paul Krugman) 2019年1月5日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观点文章。

封面图为凭借民主社会主义政纲,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异军突起的纽约州新晋民主党众议员Alexandria Ocasio-Cortez(图中着白衣者) 图源:Carolyn Kaster/AP

正文部分

我不知道Alexandria Ocasio-Cortez(下文首字母缩写为AOC)作为国会议员的表现将会如何。但她的参选本身就已贡献了极高的价值。你懂的,光是想到一位年纪轻轻、口齿伶俐、富有远见的非白人女性成为国会的一份子,就能让许多右翼分子为之癫狂——而正是在其疯狂中,他们无意中暴露了最真实的自我。

有些揭示是文化上的:围绕AOC大学时代跳舞视频的歇斯底里能说明很多问题,但都无关于AOC,而是有关于那些歇斯底里者自己。但从某些角度而言,更重要的揭示是智识上的:右翼叫嚣与谴责AOC的政策思想是“疯狂”的,却可以很好地提醒人们究竟谁才是疯子。

继续阅读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在大衰退(2007-2009年)后复苏的头五年,美国的失业率平均为8.4%,是有记录以来最弱的复苏,但随着经济持续扩张,失业率持续下降,到2018年,已经达到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为什么失业率会在这么长时间内居高不下?又是什么因素导致了最近的低位?美联储的研究人员近期发文探讨了这一话题,欢迎阅读!

在大衰退(2007-2009年)后复苏的头五年,美国的失业率平均为8.4%,是有记录以来最弱的复苏(图1),但随着经济持续扩张,失业率持续下降,到2018年,已经达到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为什么失业率会在这么长时间内居高不下?又是什么因素导致了最近的低位?

继续阅读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近期美股的跌势让各界都开始担忧美国经济是否正在走向衰退。在预测衰退时,劳动力市场的冷热程度是一个重要的参考。过分火热的劳动力市场往往意味着节节攀升的工资以及更高的通胀,而为了维护通胀目标,央行可能在此背景下加息,继而迫使经济开始降温,甚至走向衰退。但是,芝加哥联储近期的一份针对美国劳动力市场的研究则表示,虽然当下美国劳动力市场已经很紧俏(tight),但尚不足以证明衰退就在眼前……

下载APP或前往智堡公众号(zhi666bao)小程序内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