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2019年1月9日,亚特兰大联储主席Bostic在演讲中发表了他对当前经济和经济展望的看法,以及对数据依赖性的定义:

  • 从总体经济统计数据来看,2018年是非常出色的一年,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可能已接近实现中性货币政策立场。
  • 预计2019年美国经济将继续稳步增长,不过由于财政刺激和税收改革的暂时效应开始消退,增长速度将略低于2018年。
  • 数据依赖的执行需要多方面努力,而不仅仅是追踪官方统计数据,还严重依赖广泛的商业关系网络、社区团体和非营利组织。
  • 来自普通民众和华尔街的信息表明,对经济的不确定性和担忧加剧,但总体经济数据继续描绘出一幅强劲的图景。
  • 对于这些混杂的信号,恰当的回应是耐心调整政策立场,等待经济方向和前景风险变得更加明朗。

在国家层面,新的一年以对经济的一些希望开始。然而,我们手头的经济数据的强劲程度,与我们听到的有关经济前进道路的许多不确定性表述之间,似乎存在着两面性。今天,我想解释一下,在我形成对货币政策的看法时,我是如何分析这些相反的趋势的。

我将从当前的情况开始,谈谈亚特兰大联储所拥有的一些工具,以及在官方统计数据以外的措施,这些措施有助于我们了解正在出现的趋势。我将解释美联储与普通民众的联系如何成为数据依赖性的关键因素。最后,我会给出经济展望以及我所看到的一些风险。

和往常一样,我要表达的观点是我个人的观点。我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和美联储的同事们可能不会同意这一观点。

……

下载APP或前往智堡公众号(zhi666bao)小程序内阅读全文。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2017年减税与就业法案和2018年初联邦支出的增加,大幅增加了政府赤字,这就需要增加填补缺口所需的国债数量。一个问题是,政府是否将不得不依赖外国投资者购买这些债券。纽约联储自由街博客的一篇博文对此作出了解答,其主要论点如下:

  • 当美国的实际投资支出总额超过储蓄总额时,它就在向世界其他国家借款。
  • 近年来,向国外的借款却少得多,平均每年不到GDP的2.5%,下降的原因是储蓄占GDP的比重回升快于投资支出。
  • 大萧条后,美国储蓄率上升的关键驱动力是联邦政府储蓄的改善。但是,2017年的税改和2018年初联邦支出的增加,使得政府储蓄率恶化。
  • 不过这种恶化并没有影响总储蓄,因为联邦政府储蓄的大幅下降被私人部门储蓄的增加所抵消。2018年上半年企业储蓄同比增长3700亿美元,而家庭储蓄增长1050亿美元(年化后)。
  • 这种抵消效应使美国能够在不增加外国投资者借款的情况下,为联邦政府更高的赤字提供资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