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美联储

联储副主席候选人领跑者Clarida的自然利率观点

据路透:Pimco经济学家Clarida被视为美联储副主席的领跑者。除了为债券巨头Pimco工作外,他还在哥伦比亚大学经济系任教,并曾在乔治·布什手下任美国财政部长助理。自费希尔去年10月离职以来,美联储副主席职位被视为最有影响力的职位之一,此外还有纽约联储主席的职位也即将空缺。(杜德利将退休)

Read More

影子银行的货币视角(译文第三版 by Mikko)Shadow Banking:The Money View by Zoltan Pozsar

这篇论文提供了一个资产负债表的框架,并在该框架内测度全球金融生态体系短期融资的来源及流向使用。我们引入了一张全球融资资金流的动态图来展示交易商银行是如何在两类资产管理者的金融中介活动中应运而生的,这两类资产管理者分别是:通过有抵押现金投资来寻找安全资产的现金池以及通过其证券投资组合及衍生品融资后寻求投资收益的杠杆组合管理者。我们认为现存的货币总量(M0,M1,M2,等等)以及美国的金融账户(前资金流动统计)并不能完备地反应现代金融生态体系中金融机构的真实情况,所以决策者应当做脑补,来更好地分析和监测影子银行及该体系对金融稳定的潜在风险。货币总量通常被用于针对货币政策中的需求管理,并没有覆盖纳入资产管理者视为货币的一些工具——比如回购工具。资产管理者的货币需求并不受到实体经济交易需求的驱动,而是受到金融经济的驱动:在这个意义上,影子银行体系中基于回购的货币交易活动是有关于对资产管理者的营运资本供应的。这与150年前的白芝浩世界类似——实际票据(收入)提供给商人和制造商以营运资本。这些发展都应当系统地被纳入到新的一系列抵押物流动,风险流动以及离岸美元卫星账户的流动之中,以对金融资本账户做更好的补充。本文中的资产负债表框架展示并解释了美联储的逆回购工具如何降低金融体系内的交叉关联以及它们如何进化成为对于影子银行的最小流动性要求以及一种控制基于市场的信贷周期的工具。现实中全球宏观经济受到现金池及杠杆组合管理者崛起的驱动力与实体经济滞涨的驱动力类似。因此,一种对影子银行的诠释既是——金融经济只是实体经济失衡的倒影,而究其原因则是过剩的全球储蓄,降速的潜在增速以及国民收入中企业利润份额相对于工资的攀升。

Read More

直升机撒钱手册

在私人去杠杆周期中,如果旨在刺激私人信贷需求,货币政策将在很大程度上无效。重要的不是货币刺激本身,而是货币刺激是否与财政刺激协同(即直升机撒钱政策),以及货币政策的沟通策略是否可以在私人部门去杠杆期间帮助财政当局维持刺激。财政主导地位(Fiscal Dominance)与中央银行独立性(Central Bank Independence)在长周期中循环往复,并成为了私人部门加杠杆及去杠杆化周期的映射。(即财政主导时期,私人部门往往在去杠杆;中央银行维持独立性时期,私人部门往往在加杠杆)

Read More

一篇有关联储缩表的文章

让我们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如果联储开始缩表,即停止国债和MBS的再投资,对自身资产负债表以及银行又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