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编者导语

近日,国际清算银行 (BIS) 货币与经济部门主管博里奥 (Claudio Borio) 接受了《Capital》杂志的采访,谈了一系列令人感兴趣的话题。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世界债务水平一直在持续上升。美国企业部门的持续加杠杆尤其引人注目。近一年来,媒体和央行也对美国杠杆贷款市场和BBB级债券市场 (BBB级占整个投资级份额已经超过50%) 不断发出警告。

博里奥在采访中对这些热点问题都做了回应,他认为契约条款的弱化需要特别注意,大幅下调评级可能会放大衰退。而想要真正摆脱债务陷阱,则需要更强劲、更可持续的增长,这只能依靠政府实施结构性改革来实现。目前各国央行负担过重,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1929-1939年的大萧条是现代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经济衰退。大萧条发生的前10年被称为“咆哮的20年代(Roaring Twenties)”,这一时期,对许多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的家庭来说是一个相对富裕的年代。随着经济的蓬勃发展,新的发明创新为人们提供了更多的休闲时间,并创造了一个消费社会。但是,在那些繁荣的年代之后,大萧条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深刻地影响了美国家庭的日常生活。

即使是富人也需要勒紧腰带

1929年股市大崩盘的4年之后,也就是大萧条最严重的时期,大约有四分之一的美国劳动力处于失业状态。而那些幸运的有稳定工作的人,也经常会遇到工资被减少,或者工作时间被减少到近乎于兼职的状态。

就连传统意义上的医生和律师等中上层专业人士的收入也下降了40%。以前享有经济安全的家庭突然面临财务不稳定的风险,而在某些情况下,则直接会破产。

继续阅读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我们现在处于有记录以来最长的扩张期之一。在此之前的衰退是历史上最严重的衰退之一。这两个事实相关吗?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是这样,而另一些人则认为更长的经济扩张会导致更严重的衰退。克利夫兰联储近期发布对这两个假设进行了评估。对于前者,研究人员找到了明确的证据,而对于后者,几乎找不到证据。经济衰退越深,复苏往往越强劲,而经济扩张时间越长、越强劲,衰退不会越严重:

美国最近的商业周期在衰退和扩张阶段都表现出色。从2007年末持续到2009年中的大衰退是战后最严重的一次。我们目前所处的扩张异乎寻常的长期和强大:它已经持续了114个月,是历史上持续时间第二长的。在此期间,失业率从9.9%下降到3.7%,这是就业市场在有记录的扩张期间最大的改善。

继续阅读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自2017年底以来,欧元区经济活动增长明显放缓。事实上,欧元区的GDP增长从2017年第四季度的0.7%下降到2018年第三季度的0.2%。本文评估了导致经济放缓的因素,并考虑是否应将其视为意外冲击。尤其值得关注的要点是:潜在因素是暂时性的,还是永久性的?是源于欧元区内部还是外部?以及经济放缓是由需求疲软还是供应收紧造成的?

与2017年底的增长预测相比,最近的产出增长的确令人失望,但与更早些时候的预期相比则不然。2017年经济增长的强劲加速,令大多数专业预测人士感到意外(见图A)。伴随着同时期世界贸易增长达到5.2%的峰值,强劲的经济增长主要是由净出口推动的。相反,国内需求增长仍与2014年至2016年经济扩张第一阶段的水平相当(见图B)。自2018年初以来,对2018年和2019年的增长预测逐渐向下修正,但2018年的GDP年增长仍有望强于2017年初的预测。

继续阅读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近期美股的跌势让各界都开始担忧美国经济是否正在走向衰退。在预测衰退时,劳动力市场的冷热程度是一个重要的参考。过分火热的劳动力市场往往意味着节节攀升的工资以及更高的通胀,而为了维护通胀目标,央行可能在此背景下加息,继而迫使经济开始降温,甚至走向衰退。但是,芝加哥联储近期的一份针对美国劳动力市场的研究则表示,虽然当下美国劳动力市场已经很紧俏(tight),但尚不足以证明衰退就在眼前……

下载APP或前往智堡公众号(zhi666bao)小程序内阅读全文。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当决策者试图对泡沫作出回应时,他们面临着一系列问题,什么时候先发制人更好?什么时候作壁上观更好?而如果是先发制人式的干预,什么时候更适合利率政策?什么时候又更适合宏观审慎框架?以及,决策者可以通过哪些经济指标来衡量其干预效果?

芝加哥联储的高级经济学家和研究顾问Gadi Barlevy近期发文探讨了这些问题,并且举出了与泡沫有关的5种模型,欢迎阅读!

当资产价格上涨的速度与这些资产预计给付的收益价值之变化不一致时,泡沫便出现了。这种情景常常令决策者和公众感到恐慌,因为资产价格快速而莫名的上涨可能表明资产价格过高,从而使市场容易受到同样快速的价格下跌之影响,而后者对经济的影响可能是严重的,本世纪初美国房价的暴跌就是明证。

除了决策者外,其实学界也对泡沫问题给予了大量关注,但吊诡的是,不同于货币政策或财政政策领域中决策者对学界提供的宏观模型之参考,在涉及到泡沫的问题上,经济学家设计的理论模型几乎从未被纳入过决策者的政策分析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或许是,决策者与经济学家们在对泡沫的认知上存在显著的差异。

本文的目的,便是在于介绍决策者与经济学家对泡沫问题认识上的差异,并指出有哪些措施或可弥合这个差异,文章包括以下内容:

  1. 决策者对泡沫的看法。
  2. 从“逆行VS清理”到“逆行VS筛选”
  3. 旨在遏制泡沫的政策是否有效?
  4. 决策者关心的问题摘要
  5. 经济学家关于泡沫都说了些什么?
  6. 央行应该干预还是等待?
  7. 如何在政策和理论之间架起一座桥梁?
  8. 信贷驱动的泡沫和宏观审慎政策
  9. 政策评估
  10. 结论

……

下载APP或前往智堡公众号(zhi666bao)小程序内阅读全部内容。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金融周期的繁荣常在危机中结束,即便没有爆发危机,繁荣最终也往往会导致增长疲软。鉴于周期繁荣的缓慢形成,他们是否能够传递有关衰退风险的信息?我们将不同金融周期代理指标的预测表现与期限利差——一种广受欢迎的衰退指标——的预测表现进行比较。与大多数文献不同,我们的分析涵盖了发达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大规模样本。我们发现,一般而言,金融周期指标能够提供有价值的信息(甚至在三年时际跨度上也是如此),并且往往优于期限利差(譬如收益率曲线倒挂)的预测表现。

正文部分

一旦金融周期达到峰值,实体经济通常会受到影响。这在金融危机中最为明显,因其往往伴随着过于旺盛的信贷和资产价格增长,即金融周期繁荣。由于下滑的资产价格,沉重的债务负担以及资产负债表修复拖累经济增长,危机反过来往往会引发深度衰退。

这表明金融周期可能有助于衡量经济衰退风险,特别是在引发周期繁荣并展现系统性规律的情况下。鉴于危机与衰退之间的紧密联系,对金融繁荣作为银行业危机的领先指标属性的大量研究,似乎也暗示了这一点。一些研究还表明,信贷繁荣会削弱中期产出。最近的一些研究已经开始研究金融状况对增长风险的影响。

但探索金融扩张如何影响衰退风险,即在不久的将来(未来一至三年)发生经济衰退可能性的研究很少,而且主要集中在美国。评估经济衰退风险有着悠久的传统。在该领域最受欢迎的变量可能是期限利差 (term spread) 。尤其是收益率曲线倒挂——长期债券收益率低于短期利率——被视为是行将到来的衰退的极佳信号,甚至可以说是最佳信号。

在本期专题中,我们研究了金融周期代理指标 (financial cycle proxies) 传达衰退风险信息的能力。我们非常密切地考察了过往文献,以便更好地将我们的分析与作为对照的期限利差研究进行基准测试。与现有的大部分分析相反,我们研究了大量发达和新兴市场经济体(EMEs)的样本。额外分析(不在本文范畴)表明,在仅考虑美国时,金融周期指标在评估经济衰退风险方面也很有价值;美国一直是相关文献的关注重点。对于这个国家,代理指标和利差预测表现相同。然而,鉴于我们使用自1985年以来的数据,这种比较仅基于三次经济衰退。)

……

下载APP或前往智堡公众号(zhi666bao)小程序内阅读全文。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引言

收益率曲线的变化最近吸引了多方注意,收益率曲线的逆转,即短端利率高于长端利率,通常被视为是衰退的可靠信号。

经济学家们的观点分成了两大阵营:一方认为,历史规律表明,收益率曲线逆转是可靠的衰退信号;另一方认为,由于结构性因素的变化,当前的收益率曲线的形状发出的信号和过去不同。

当前争论的焦点在于几个问题:

  • 收益率曲线逆转是否意味着迫在眉睫的衰退?
  • 收益率曲线逆转与经济放缓的因果关系?
  • 哪一种指标能够发出更好的衰退信号?
  • 美联储是否会/需要暂缓加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