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负利率

央行的数字货币逻辑与数字货币的央行逻辑(上)

如果央行的政策传导(Transmission)仍然需要金融(银行/非银)体系服务他的目标,那么银行势必会面对负息差的问题——即自身负债端难以转嫁负利率成本给储户,因为储户不愿意持有负利率的存款(对银行部门的债权),如果银行部门可以转嫁负利率给储户,那么储户为什么不直接持有负利率的CBDC,而要多一层中介经由银行持有超过存款保险就存在信用风险的银行存款?

Read More

伯南克-新时代的货币政策

2017年,分别在葡萄牙辛特拉和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举行的欧洲中央银行和美联储的旗舰研究会议有一些共同点:两次会议都与货币政策无关,甚至中央银行也被冷落。欧洲央行的研究会议(主题:发达经济体的投资与增长)确实包括了德拉吉在货币政策前景方面的开幕词,但其后会议就转向了技术进步对就业的预期影响等问题。联储的研究会议(主题:促进有活力的全球经济)则包括从财政政策到贸易到收入分配等方面的论文,几乎没有提及货币政策。无论是否是有意的,我认为这个信号是很明确的。经过十年的共同努力,央行首先恢复了金融稳定,其后通过大量的货币政策干预来实现经济复苏,欧美央行相信他们已经看到了隧道尽头的光芒。他们期待着一个相对金融和经济稳定的时代,比较紧迫的经济问题将与其他决策者的责任更相关,包括增长,全球化和分配等问题,而这不是中央银行的主要关注领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