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资产负债表

稳定数字货币的逻辑与其不可及性(二):抵押品

今天我们继续来讲“稳定数字货币”这一主题,昨天我们以Tether为案例解答了为什么Tether无法在根本上做到稳定,且其声称的足额储备也无法保障其平价(1:1)的稳定性,我们先来复个习:

Tether的资产端当中,最安全(无信用风险或最高信用等级)的流动性准备(储备)的多元化选择非常有限。除非选择最极端的金库式实物现金准备(即全部持有美元现钞FRN),或者极端式地开户存款(比如在50个国家存款并且存放小于每个国家存款保险上限的存款额度),不然其资产端的银行存款永远暴露在信用风险之下。

即便上述极端的选项是可选的,Tether仍然无法被数字货币的正统主义者们所接受。因为它自身的资产负债表的终极追求和终极资产选择,仍然是渗透到主权资产负债表(成为货币当局的债权人),以保障其负债(Tether)的价值和信用稳定。

因此,正统主义者们指责Tether的中心化管理,不透明度,超发增发和暗箱操作,其实都没说到点子上。

这些嚼烂舌头的信任问题都很幼稚。就像根本看不懂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某某某(某币发行者)指责美元超发一样。他们对于法币和数字货币的爱与恨都是很盲目的。

Read More

一篇有关联储缩表的文章

让我们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如果联储开始缩表,即停止国债和MBS的再投资,对自身资产负债表以及银行又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