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本站,请分享文章到微信或者微博哟!)

点击下载:FSB-2017年影子银行监测报告

  • 2016年狭义的影子银行(以其金融中介活动为基础)在29个辖区内增长了7.6%,达到45.2万亿美元。这占到这些辖区金融系统资产总额的13%。中国占到了该统计数据的15.5%,规模达到了7万亿美元,卢森堡的规模则为3.2万亿美元(7.2%)。
  • 2016年,占据狭义指标中72%规模的具有易于受到挤兑风险特征的集合投资实体(例如开放式固定收益基金,信用对冲基金和货币市场基金)增长了11%。这些集合投资实体 – 过去五年平均增速为13% – 并投入到信用产品投资和一些流动性转换和期限转换的活动中。这突显了2017年1月发布的关于资产管理活动的结构脆弱性的FSB政策建议的重要性
  • 依赖于短期融资或基于客户资产的有担保融资(例如经纪商)的市场中介机构的资产下降了3%。截至2016年底,这些中介机构占影子银行狭隘统计的8%。他们的商业模式附带显著的杠杆,虽然低于2007-09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
  • 从事短期融资贷款的非银金融机构(如财务公司)在2016年收缩了近4%的资产,缩小至狭义统计的6%。在一些辖区内,财务公司倾向于具有相对较高的杠杆率和期限转换,这增加了它们在市场压力期间易受回滚风险的影响。
  • 2016年,包括所有非央行,银行,保险公司,养老基金,公共金融机构或金融辅助机构在内的“其他金融中介机构”(OFIs)总计增长8%,达到99万亿美元,快于银行,保险公司和养老基金。OFIs的资产现在占金融资产总额的30%,这是自200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支持本站,请分享文章到微信或者微博哟!)

报告为英文原文:viewpoint-taking-market-based-finance-out-of-the-shadows-february-2018

米抠推荐语:

此为贝莱德怒打FSB(金融稳定委员会)脸的一篇报告,读者可以就此文理解影子体系(shadow banking)和市场主导型金融(market-based finance)体系的差异性。

影子银行这个术语在2007年被Paul McCulley创造出来,用来描述那些存乎于监管边界之外的类银行的产品和活动,自那时以来,影子银行业务已成为非银金融的替代术语。这个术语的过度广泛使用歪曲了与绝大多数有利于实体经济的非银金融业务,它们并未引致相关的风险,(最重要的是)它们可能有助于金融稳定而不是威胁到了金融稳定

在政策制定者审视危机后的监管改革是否恰当地平衡了减轻系统性风险而又不阻碍经济增长的目标的时候,必须区分投入实体经济的资本(直接投入或通过混合的实体),这应当被称为市场主导型融资;而影子银行业务,应该指的是那些存在严重资产负债错配的实体,并且有可能通过获得官方部门的支持和担保将纳税人置于困境中。

*有关官方部门对影子银行的担保,请参考本站的文章。

影子银行与市场主导型融资之间缺乏明确区分可能会阻碍监管机构充分监控和应对金融体系风险的能力。例如,金融稳定委员会(FSB)提供的数据之间存在不一致,FSB展示了自2007年以来影子银行资产的增加,并认为这会构成金融稳定风险,而在FSB与G20的沟通中,它却表明影子银行的系统性风险在同一时期在下降。

BlackRock对影子银行的定义基于三个特点:

  1. 资产-负债错配——在负债端涉及“挤兑”情形时尤为重要
  2. 显著的杠杆水平,加强了错配的风险
  3. 官方部门的担保,显性或隐性的获取政府资源的权限,创造了道德风险和纳税人共担。

图(by 陆雅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