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危机是注定的吗?

2018/09/09 13:52
收藏
汇丰认为,即便计生政策全面放开对中国的生育率带来了实质影响,人口结构仍要到20-30年后才会出现有意义的变化。

据联合国预计 (2017),世界人口将于2100年达到112亿,近几年来的扩张路径基本不变,以每年0.5%的速度增长。

汇丰在去年6月27日发布的《世界的112亿挑战》深度研报中指出,如果将各国的人口结构也考虑进去的话,人类的未来图景会变得非常严峻:未来十年,全球65岁以上的人口数量将激增38%。

也就是说,目前退休人口和适龄劳动人口的比例是1:7.5,而仅仅10年后,这个数字就会下降到1:6。

社会保障的理论根基,就是在劳动适龄年龄的时候缴纳的社会保障金,能够在你退休养老时成为你的经济生活来源。但理论归理论,现实是现实,养老金其实还是跟银行资金周转的流程类似。你缴纳的社会保障金,不会真的放在金库里落灰,等到你退休用到它的那一天,而是先供给今天已经步入退休的老龄人口。而等到你步入了退休年龄,新一代年轻人缴纳的社保金,就是你养老用的经济生活来源,如此周而复始。

你今天年轻力壮的时候赚的钱,暂且勉强可以满足目前退休人口的养老需求;随着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适龄劳动人口萎缩,等你老了的时候,还有那么多年轻人可以赚钱供你养老吗?

在去年的研报中汇丰指出,当下几乎所有经济体都面临着不同方面和程度上的人口问题:有些人口老龄化过快,有些新生人口增长过快,而有些则是在人口结构上呈现可怕的哑铃状/倒三角状——幼龄或老龄人口两头的重担,全部压在不断萎缩的适龄劳动人口头上。

在今年最新发布(7月30日)研报《人口危机是命中注定吗?》中,汇丰为几个受到重点关注的经济体量身定制人口预测模型,并进行情景分析。

中国:生育率回升会怎样?

2015年中国放宽了独生子女政策,但汇丰对该措施的影响始终保持谨慎态度。中国的生育率处在低位是不争的事实,生育率仅为1.63,但这一数字与该地区其他国家差别不大。尽管没有独生子女政策,目前韩国、泰国和日本的生育率都比中国更低。

汇丰认为,除非出现大规模的文化转变,否则中国的生育率很难大幅提高。一条亘古不变的定律是,全球生育率都在走向低潮,而很少有国家能够反转这一趋势。 在接下来十年中,中国劳动适龄人口将缩减2%,而同一时间退休人口却将激增50%。为了减轻人口结构带来的问题,中国政府希望通过持续的城市化进程并提高生产力,来弥补适龄劳动人口减少带来的问题。

话说回来,即便计生政策全面放开对中国的生育率带来了实质影响,该国的人口结构仍要到20-30年后才会出现有意义的变化。假设中国的生育率比基线预测高出20%(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仍不足以阻止中国劳动适龄人口未来几十年的下降趋势。 如图所示,在这种生育率急剧回升的情景下,也只有到2100年后劳动适龄人口规模才会趋于稳定。

日本:少子化进一步恶化会如何?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日本的生育率经历了“腰斩”跌至1.5,但联合国认为这一数字会逐渐回升至1.8,并稳定在目前的较低水平上。要是事与愿违呢?日本的人口前景已经非常暗淡,预计劳动适龄人口将在本世纪末减半,但若少子化现象进一步恶化,情况还会变得更糟。

在下图绘制的情景(假设日本16-74岁人口生育率比基线预测低25%)中,汇丰预计到2100年,日本劳动适龄人口规模将从其峰值下降近70%,在总人口中的占比不到一半。当然,到2100年退休年龄可能会被进一步上调,因此我们将年龄在74岁以下的人均纳入劳动适龄年龄;即便如此,适龄人口下降的幅度仍非常惊人。 如果不对退休年龄进行大幅上调或放开移民流入,在日本不工作的人口数量上很可能将超过工作人口。

德国:日耳曼民族能解决劳动适龄人口萎缩的问题?

汇丰给出了直截了当的答案:不能。德国的人口结构之差在全球都能数得上号,生育率长期低于1.5;根据基线预测,即便近期引入了大量移民,未来60年中德国劳动适龄人口仍将缩水30%。联合国预计德国生育率将很难再有大的起伏;而汇丰则假设德国采用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生育激励政策,令其生育率高出基线预测达15%,但模型输出的结果依然严峻。

如下图所示,即便德国开展生育激励政策与大力引入移民(保持比基线预测高25%的移入率),劳动适龄人口也得到本世纪40年代之后才会有所好转,显得更具持续性,短期内则很难遏制住下降趋势。考虑到实施提高退休年龄和降低移民门槛这两项政策,已经在德国国内政治中饱受敌意,默克尔乃至未来的德国领导人都将面临民意所向和人口结构之间的两难局面。

尼日利亚:高涨的生育率会不会是强弩之末?

根据联合国的基线预测,非洲大国尼日利亚未来80年还将经历天文数字的人口增长,到2100年达到8亿规模。不过这一预测的根基,是尼日利亚的生育率能够持续处于高位——UN预计至少到2060年前,该国生育率都将保持在3以上。

不过汇丰认为有充足的理由驳斥这一假设:医疗保障的迅速改善,可得信息的增加,以及计生用品的普及都会导致生育率的下降。在下图中,汇丰假设该国生育率较基线预测低20%,在这种情景下尼日利亚的人口增长将远没有那么夸张。当然,这样尼日利亚的生育率未来十年中仍将是印度的两倍,并远超全球的大多数国家。

印度:大幅改善医疗保障对人口结构有何影响?

印度的人口潜力是我们对该国经济中期前景持乐观态度的一个关键部分,但劳动适龄人口增长如此之快,以至于它本身就制造出了诸多挑战。印度的基本面正在改善:医疗保障的覆盖面和质量正在提高,教育水平正在改善,支撑该国潜在的经济增长。但这些改善可能对人口结构造成连锁反应——较低的生育率和死亡率(由于预期寿命的提高,以及计生用品普及导致的生育率降低)可能会大大改变这种情况。下图中,汇丰假设印度的生育率和死亡率均比联合国基线预测低15%,模型输出的结果显示,短期内印度劳动适龄人口会迎来迅速上升,但到了本世纪30年代中期后便会迎来急剧下降。

这将为印度决策层带来两个挑战。首先,本世纪上半叶劳动适龄人口的急剧增加,将令目前以110万人/月速度增长的劳工大军更难找到就业机会(每月新增岗位仅有约70万)。而到了三十年代之后,劳动适龄人口比例的急剧下降又将大大降低印度本世纪下半叶的潜在经济增长率,并导致财政上的拮据。

结论:移民政策上的争夺将代替本土人口自然增长?

移民政策的放开在短期内可以对人口结构造成显著影响;在大多数发达经济体中,引入移民是遏制劳动适龄人口萎缩的唯一途径。在下图生育率偏低的国家当中,移民政策带来的正面拉动,甚至超过人口自然增长的2-3倍。因此,调整移民预期会在短期内对人口增长产生重大影响;但从长期来看,总体生育率和死亡率的基本面预设仍然是不可动摇的关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