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德国在欧元区的经济“霸权”(下)

2018/09/07 11:04
收藏
在一个国内和离岸货币市场密切相关的复杂国际金融网络中,霸权不可以采取保护主义政策。霸权必须使其货币具有足够的弹性,以确保对其统治期间积累外债的兑付承诺。在这方面的任何犹豫,都将严重地(或是无可挽回地)削弱其霸权地位,行动上的疏失将令其同盟受到考验。

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明斯基就曾提醒其他经济学家,如果向外围或非核心国家提供美元收入的唯一负担完全落在美国的肩上,可能会造成一系列问题:“虽然国际金融框架的可行性很大程度上得仰仗美国负起责任,但这套可行金融框架的最大受益者,还涵盖大量银行,公司和家庭等非美实体。这种责任(与成本)的集中和利益的分散,可能会为确保当今金融结构可行性所需的行动设下政治障碍:为了让巴西人能够偿付管理阿拉伯权益的瑞士银行家发放的贷款,付出代价的是美国的下岗工人。” (Minsky 1986, 9)。

明斯基认识到,美国贸易赤字令ROW能够偿付巨额的官方和私人部门美元债务,但同时也意味着美国制造商在国内市场份额的下降以及就业形势的进一步恶化。“美国经常账户赤字的规模若达到足以为约1万亿美元债务的利息提供美元资金的水平,将导致严重的就业流失和美国工业盈利能力的承压下行” (Minsky 1986, 19)。他藉此呼吁从冷战巨额援助中受益匪浅的西欧国家和日本,应当分担向ROW提供美元收入的部分责任。硬通货的收入流动,将使债务国有能力为债务偿付和进口账目买单。

明斯基提出的西方工业大国间的国际合作,以帮助发展中国家获得为国际金融市场带来稳定所需的美元收入,实质上是一种兼顾三方利益的安排,即1)国际霸权 ,2)核心工业国和3)发展中国家。具体而言,维护世界美元化债务架构的负担,将不仅仅落在美国的肩上,核心工业国的工薪阶层也无需放弃更多来之不易的生产力增长。而发展中国家可以参与到初期工业化和“后起直追”的进程当中来,至少可以通过增加出口来为其战略进口提供资金。

对于各方利益来说,这份提案/情景接近于三赢的局面,令人不禁想起凯恩斯的“班科” (bancor) 提案。凯恩斯当时提出的计划(译者注:指1944年凯恩斯在布雷顿森林会议上提出的“国际清算同盟计划”)旨在通过消除金本位调整政策的通缩偏好,实现对出口市场竞争中以邻为壑 (beggar-thy-neighbor) 的零和游戏的突破。更具体地说,凯恩斯试图创建一套国际法律架构,成立奉行开明国际金融政策的清算同盟,以确保贸易盈余能够被充分支出或可持续地融出 (Bibow 2017; Davidson 1985)。无论如何,与凯恩斯的官方提案相比,明斯基的非正式的特设提案也还是远优于华盛顿共识中“结构调整” (structural adjustment) 范式,以及新保守主义提出更为含蓄的“新美国世纪”范式。

明斯基在20世纪80年代初关于国际金融状况的论文中的主要论点是,国际收支在很大程度上已内生 (endogenous) 为霸权在世界经济中所扮演的必要功能。虽然措辞有所不同,纸钞学派 (chartalist) 中的后凯恩斯主义者 (post-Keynesians) 也提出了同样的观点,强调消减美国的贸易赤字本身绝不可以被当作施政的目标。一旦美元替代英镑成为主要储备货币,美国的贸易帐将不得不对其领导下的国际金融体系的需求做出回应。在布雷顿森林时期,这就意味着确保战略盟国的友好政府不受贸易疲软和美元短缺的负面影响。

新人可获取14天免费阅读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