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的资本外逃有多严重?

2018/09/12 14:03
收藏
自5月初新政府上台以来,国际投资者一直在重新配置对意大利的仓位。本文将今夏的动荡与以往的资本外流进行了比较。今年5月和6月,意大利组合投资的流出规模已超过2011年夏季的资金流出规模,目前已经接近2011-12年整个危机期间的累计资金流出总量的一半。

本文由智堡翻译,原文为公开版权内容,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译文仅供教育及学术交流目的使用。

原文标题:Italy’s capital flight: 2011, 2016, and early 2018,作者:SILVIA MERLER,发表日期:2018年8月31日,原文链接::http://bruegel.org/2018/08/italys-capital-flight-2011-2016-and-early-2018/ ,译者:陆雅珉

意大利央行最新公布的国际收支数据显示,在5月和6月,外国人在意大利的组合投资分别流出了334亿欧元和424亿欧元(表1)。最大的流出发生在政府债券,其中5月流出248亿欧元,6月流出330亿欧元,这一迹象表明,投资者担心来自于新政府的财政立场的风险,这将在即将到来的预算程序得到公布。

但银行业也受到了影响。银行债务经历了资金流出,其中5月67亿欧元,6月40亿欧元;外资对意大利银行的股权投资也有所下降,2个月内流出了25亿欧元。直接投资在6月减少了43亿欧元,这可能标志着国际投资者的怀疑并不局限于短期内(表1)。

相反,其他投资负债在这两个月都有所增加——也就是说,资金有所流入。5月份,这一增长主要来自于央行的账户,而6月份,非银行私人部门也有大量资金流入,这可归因于意大利银行增加了对中央清算回购的使用。

当前的形势与意大利之前经历过的紧张局势相比如何?

图1显示了三段时期的投资组合流出:

  • 2011-12年的欧债危机,当时意大利实际上经历了国际私人资本流动的突然停止;
  • 2016年修宪公投失败,伦齐总理辞职之后;
  • 2018年夏季。

图1的左边显示了这三段时期的月度流出量,有三个重要的发现。

首先,2016年的更多的是瞬间恐慌:2016年12月投资组合流出310亿欧元,之后2个月呈现了较小的正流入。

其次,尽管较为隔离,2016年12月的流出比2011年7月至2012年7月(德拉吉“whatever it takes”)之间任何一个月的流出都更大。

第三,2018年5月和6月的资金流出量都高于2016年12月,也高于2011年至2012年的任何一个月的流出量。

这反映在累积的投资组合流出中(图1,右侧)。仅在2018年5月和6月这两个月里,意大利组合投资的流出规模就超过了2011年夏季的流出规模,目前已经接近2011-12年整个危机期间累计流出规模的一半。

必须指出的是,在2011、2012年,欧洲央行启动了SMP计划,目前该计划已被终止。根据SMP,欧元体系购买了意大利的债务,而且在某种程度上,部分购买是由外国央行操作的,这也对国际收支产生了影响。这里列出的流动没有扣除这些购买,因为无法获得关于这些操作的每月数据。如果没有SMP操作,图1中所示的2011-12年的投资组合流出将会更大。

当时和现在的大部分资金外流都是由外国投资者抛售政府债务造成的。与2011- 2012年一样,银行债务也在被抛售。不过,在2011年至2012年期间,国际投资者至少继续投资于由非银行私人部门发行的意大利债务,但在2018年夏季,情况似乎并非如此(图2)。

与在2011年至2012年期间类似,近期意大利国内银行已经增加了他们持有的国内政府债务(图3),在5、6月内,意大利银行已经增持了280亿欧元的意大利国债。

总的来说,对于观察欧元区危机期间意大利的国际收支状况的人来说,这里所呈现的事实看起来非常熟悉。意大利似乎即将经历新一轮的资本外逃,并再次集中于组合投资,尤其是政府债务。然而,值得敲响警钟的是,与2011- 2012年相比,这次的资金流出规模非常大。

这表明,投资者对意大利政治风险的耐心越来越少,新政府没有犯错的余地。对于明年预算的谈判过程将是第一次也是非常重要的考验。但如果今夏投资组合的流出状况继续下去,并以在同样规模的资本流动中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事态可能会很快变得非常严重。

评论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