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月刊:美国正在经历暴民统治的噩梦

2018/09/18 14:14
收藏
激情起意的煽动帖子,比基于理性的观点散播得更广更快。大众媒体不仅没能够起到促进审慎思考的作用,反而还通过创造泡沫和回声室破坏理性思维,令置身其中的公民只能看到他们想看到的观点。

1787年赶往费城的詹姆斯·麦迪逊 (译者注:James Madison, 美国国父之一,美国宪法主起草人,第4任美国总统) ,心中想着的都是雅典。麦迪逊下定决心,要在起草宪法时避免重蹈这些“古代和现代邦联”的覆辙,他相信这些曾经伟大的国度,最终都败落在煽动家 (demagogues) 和暴民集团 (mob) 的统治之下。

遍览群书的麦迪逊深信,正是直接民主制度 (direct democracies) ——例如雅典的公民大会,需要6000名公民才能达到议事的最低出席人数要求 (quorum) ——所释放的民粹主义激情,蒙蔽了启蒙思想家们所褒扬的冷静审慎的理性。在他与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Alexander Hamilton) 和约翰·杰伊 (John Jay) 共同起草、为美国宪法奠定了理论基础的《联邦党人文集》(The Federalist Papers) 中,他写道:

在所有这些林林总总的集会中,无论参与者有着怎样的品格,激情总是会从理性手中篡夺权杖... 即便把每个雅典公民都变成苏格拉底,每次雅典公民大会最后还是会变成一群暴民的集会。

In all very numerous assemblies, of whatever characters composed, passion never fails to wrest the sceptre from reason... Had every Athenian citizen been a Socrates, every Athenian assembly would still have been a mob.

麦迪逊和汉密尔顿认为,雅典公民早已被那些操纵他们情绪的野心勃勃的政治家所左右。据说,煽动家克里昂 (Cleon) 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诱使公民大会对雅典的对手采取更加鹰派的政策,甚至连改革家梭伦 (Solon) 也通过在大会上的雄辩,废除了全雅典的债务 (译者注:当选执政官的梭伦废除了雅典以人身偿还债务的旧习,不准债主纳借贷者为奴抵债,且恢复了过往被纳为奴者的自由) 并令货币贬值。在麦迪逊看来,历史似乎正在美国重演。独立战争结束之后,他在马萨诸塞州亲眼目睹了“对发行纸币、废除债务以及平等分割财产的愤怒。”这股民粹主义的愤怒情绪导致了谢司暴动 (Shays' Rebellion),实质上酿成了债务人与他们的债权人之间的武装冲突。

麦迪逊把这些浮躁的暴民集团称为派系 (factions),并在联邦党人文集第10篇 (Federalist No. 10) 中将之定义为“因一些共同的激情或利益冲动聚众结社,并对其他公民的权利或整个社会的永久和总体利益造成危害”的团体。他认为,当公众舆论迅速形成并传播时,派系便涌现出来;而当公众有时间和空间考虑长期利益而非短期所得时,派系就会随之消散。

立即解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