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智堡有关MLF、SLF等工具的点评

2018/10/07 14:30
收藏
我们整理了智堡过往有关MLF、SLF以及准备金率的观点。

为什么央行不应当使用SLF、MLF作为主要的宽松手段? 发表于2016年12月28日 13:29

我们很难揣摩人民银行是如何在各类宽松手段之间做出抉择的。一方面利率走廊体系(利率下限体系)仍处于摸索建立之中,比如近期新近推出的DR利率,而常备借贷便利工具实为当下的利率上轨。当下有一种方法通常以常备借贷便利工具的规模来测算这类操作“等同于多少次降准”实际上是一种错误的方法,因为直接降低准备金率与常备借贷便利工具对于银行体系而言有着实质性的差异:

  • 在期限问题上,准备金率的降低所解放的是银行的法定准备金部分,转变为超额准备金,这类资产对于银行而言是不存在有期限的流出压力的(除非央行调整准备金率)。但是,常备借贷便利工具存在期限(虽然可以做回滚操作)。
  • 在对手方以及发起方问题上,准备金率的降低是普惠于所有银行的(央行发起),而常备借贷工具的对手方较少(理论上由银行发起)。
  • 在抵押品问题上,准备金率直接解放银行的准备金,而常备借贷便利工具-超额准备金量的同时扩张,需要银行置出合格的抵押物
  • 此外,美联储的研究中还提到使用常备借贷便利工具的“污点效应”,既当银行向央行寻求借贷便利工具的流动性援助时,在危机期间会被市场视为自身处于流动性压力之中的信号。而准备金率的降低则是“匿名”的。

因此,笔者认为,央行以借贷便利工具替代掉降准,实质上是一种流动性顶层的期限错配,这意味着央行更愿意创造短期资产(对应增加银行的超额准备金),而银行作为该操作的债务人,债权人缩短其资金供应的久期实质上会加速影响到债务人的资产配置决策以及风险管理策略(比如应对LCR以及NSFR等监管指标)。

图: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