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审视凯恩斯的Bancor

2018/10/15 19:05
收藏
什么是Bancor?它如何应对持续性的全球失衡?

传统意义上讲,金融危机至少会有一项积极的副作用,即大幅减少业已超出承受范围的债务负担。作为对其造成损害的部分补偿,金融危机通常会降低杠杆,并允许在更稳固的基础上重启经济活动。相比之下,2007年爆发的金融危机以及随后采取的应对措施,不仅没有缩小企业、银行、家庭乃至各个国家的整体债务敞口,在有些情况下甚至造成债务的进一步增加。因此,正如近期事件所显示的那样,在意料之外的突发事件影响面前经济体系变得更加脆弱,而政府和央行已经将资产负债表扩大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进一步干预的空间也严重缩小。与此同时,持续存在的金融失衡——无论是公共的还是私人的,国内的还是国际的——似乎既是上一场危机的遗留问题,也是下一场危机的理想温床。

在本文中,我将重点关注货币体系在助长或消减金融失衡累积方面所扮演的角色。我认为,当今事态的种子早在布雷顿森林会议时就已播下——会上美元正式被确立为全球记账单位,为其成为国际支付和储备手段,乃至最终废除金本位、令资本流动可以不受限制地自由扩张铺平了道路。随后我分析了凯恩斯提出的备选方案:建立国际清算联盟。我认为该方案旨在极力避免失衡的累积,并仰仗设计上的三大显著特点:一个不同于所有国家货币的国际记账单位Bancor;一套不同于法币体系,而是通过透支工具和多边补偿运作的货币创生和毁灭系统;和一种将负担在债权国和债务国之间对称分配的调整机制。在文末我建议采纳凯恩斯提案的基本原则,在全球层面和欧元区内部解决持续存在的失衡问题。

新人可获取14天免费阅读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