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on Musk的心声

2018/11/04 15:22
收藏
近日,Elon Musk接受了Recode的采访,在采访中谈及了他的“发推瘾”、与媒体的糟糕关系以及旗下企业的未来。采访时长约80分钟。

近日,Elon Musk接受了Recode的采访,在采访中谈及了他的“发推瘾”、与媒体的糟糕关系以及旗下企业的未来。采访时长约80分钟。

笔者推荐大家直接听受访的MP3,而不是阅读干涩的采访稿。在采访过程中,Musk的表达未刻意克制自己的情绪。谈论推特时有些耍宝,谈论媒体时有些鄙夷,而在谈到特斯拉和今年这一困难的念头时显得疲惫且不容置疑。

以下为部分内容的摘录,完整的采访MP3请移步文末:

有关推特

让我们先聊聊今年的事儿吧,今年你已经接受过几次采访了。你在推特上也“犯了一些错误。”

啥是推特(耍宝语气)?

我就是碰到有趣的事儿就会发推,也没什么顾虑,不会做筛选。因为这很有趣,我会想“啊,其他人会觉得这样很有趣”。

你只在晚上或在家时发推吗?

是的,大多数时候在家才发。我在推特上花的时间没人们想象得多,可能每天就10-15分钟吧。

是的,人们关注着你的推特。

嗯,他们好像对一些推特很感兴趣,比如有一次我发了我爱动漫……人们就很喜欢这条推。

可那些人们不那么喜欢的推特呢?你有被严格责令别乱发推吗?这是真的吗?你会改变你的发推风格吗?

hmmmm,才不会(不是)呢。在交易时间发推或许会导致股价的波动,可能是这个原因(人们才不喜欢一些推)吧。

你把推特视为沟通媒介吗?你是怎么看待推特的?

我把它视为学习事物的方式,保持实时动态的形式。(发推的)感觉像是汇入了社会的意识流当中。这很古怪,我想我有时用推是为了表达自我,我想这可能很古怪吧。

这不怪啊,只不过有的推有趣,有的推没那么有趣罢了。

有时人们用发型表达自己(暗示博格巴),我就用发推来表达了。

和媒体拌嘴

他们胡说八道的东西太难以置信了。看看华尔街日报的头条文章,说FBI正在介入。这完全就是扯淡。太荒谬了。这么大的媒体做出这样的假报道简直令人愤慨。他们怎么能是记者呢?太可怕了。

当然,有好的记者也有坏的记者,文章越恶心标题就越恶心,点击量就越多。所以有些人并不是记者,只是卖广告的而已。不是记者!是卖广告的!!(重复)

谈2018年

今年非常困难,我们碰到了Model 3的产能问题,难以名状的艰难啊!作为一家车企活下来太难以置信的困难了,真的难。人们根本不知道特斯拉经历了什么样的艰难险阻,包括我个人,那太痛苦了。

这个过程中我一定破坏了自己的神经元。同时运营SpaceX和Tesla太艰难了。要知道,我们可是和那些有竞争力的车企正面开战。他们在这一行已经扎根太久。梅赛德斯、奥迪、宝马、雷克萨斯……而美国车企的历史则不堪回首。只有特斯拉和福特没破产过。其他车企都破产过。

今年你好像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这是你自己有意为之吗?

你好像TM没在听我说话?做一家成功的车企所面对的艰深是难以言明的。很多人想做车然后失败了,即便强如通用和克莱斯勒,他们有成熟的客户基数、成千的净销售和服务中心,也对工厂进行资本投入,但也在上一轮衰退时破产了。我们和福特也只是恰好撑了过去。因此,作为一家创业企业,还是一家车企,这可比那些扎根行业的公认大牌要困难得多。特斯拉还能活下来是很荒谬的!荒谬!荒谬。

你为什么这样逼迫自己?

也有其他的选项,就是特斯拉亡矣。但特斯拉不能就这么亡了。我们对于推动可持续交通和能源生产至关重要。我认为特斯拉将这个过程提速了5年或10年,如果在努力一把就是20年。

今年对我而言太可怕了,我感觉自己老了五岁。我职业生涯迄今最糟的一年,我痛苦不已。

有关自己的睡眠

我并非有意让事态雪上加霜(推特、媒体上的行为)。只是有时你的压力太大,睡眠又不充分,压力过大就会犯错。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我不会再犯错。

事情回到了困难模式,但已经不是地狱模式了,有几周我要工作120小时,根本没法睡觉。现在回归80到90小时的工作时间,比较可控。

其他

12:22,记者说自己没有电动车。Musk:Shame on you!

26,希望,自动驾驶和人以同样的输入开得一样好,表态奔驰依赖政府提供传感器没什么希望。

28,夸了中国的Regulation。

30,表态不关心竞争者,可能在自动驾驶上谷歌很接近特斯拉,但是在general solution上特斯拉无可匹敌。

34,特斯拉不需要融资了,也不需要私有化。奉劝做空者别总盯着特斯拉。股价确实让人分心。

40,提到Cyberpunk和银翼杀手……特斯拉的皮卡会很Cyberpunk。不知道人们买不买皮卡,但TM不在乎。

41,骑摩托车会死,25倍的概率,特斯拉不做摩托车。

46,谈SpaceX,最怕那个Musk死于上火星途中的梗。Well, it’d be ironic if that had happened. I have to be careful about tempting fate, because I think often the most ironic outcome is the most probable.

51,谈到了特朗普的天空军队的想法,觉得“很酷”。

57,谈The Boring Company,要让交通运输提维,地铁仍然是二维的。最好有个百来层,然后在其间上下穿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