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评:马克龙在欧洲被孤立了吗?

2018/11/23 17:30
收藏
明年5月的欧盟议会选举,以及德国政党内部权力斗争的结果,将决定马克龙能否推动真正的欧盟改革,而不只是小修小补。

法国总统马克龙11月11日在巴黎纪念一战结束百年的演讲中,留下名言“民族主义是对爱国主义的背叛”。在全球重商主义、民粹主义和孤立主义抬头的当下,这番言论越发显得特立独行。

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欧洲站的高级研究员暨主编Judy Dempsey,11月22日在其博客“战略欧洲” (Strategic Europe) 刊文,征询并整理了各方就马克龙目前在欧洲外交和安全领域面临的挑战做出的评价。

Noah Barkin,路透社欧洲特派记者

不,马克龙在欧洲并未被孤立。

但他正在为推进一套对许多其他欧盟成员国而言过于大胆的愿景付出代价,尤其是在德国,当地政客为了解决内部事务(译者注:指默克尔新政府的组阁困难)已耗费了一年多的时间,目前看来已无力/不愿跳上马克龙名为“欧洲改革”的高速列车。

同时马克龙还受到国内困境的拖累。在欧洲,只要一位领导人在国内政坛处于守势,就很难在欧洲层面有所作为。只有四分之一的法国人对马克龙的工作表示满意。他在公众场合无礼甚至有些傲慢的个人风格,也让人们对他敬而远之。在以贝纳拉保镖丑闻(译者注:劳动节示威游行中一位名叫贝纳拉的法国总统保镖殴打示威者)和政府要员辞职为标志的噩梦般的夏季之后,他正在努力扑灭燃油税造成的民众不满。

在马克龙面前还是有些微弱的曙光的。德国公开支持法国提出的欧盟数字税。对马克龙建立欧洲军队的呼吁,柏林也表示出有限的支持态度。其他欧盟国家本周对法德提出的支出适度的欧元区预算提案表示欢迎。

这些确实无法与Macron在2017年9月索邦演讲中所阐述的大胆前景相媲美。但是,在拥有28个成员国的欧盟,“大跃进”式的改革只能是一种幻想。马克龙正在一点点地争取支持。没有他欧洲的命运可能将完全听命于社会政治浪潮的惯性。明年5月的欧盟选举,以及安格拉·默克尔所属德国基民盟内部权力斗争的结果,将决定马克龙能否推动真正的欧盟改革,而不只是小修小补。

Anne-Sylvaine Chassany, 金融时报国际新闻编辑

马克龙未能将他的泛欧主义路线推销给欧洲,甚至连他本国的人民都不完全信服。这从一开始就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而他被孤立的风险也一直存在。2017年5月他在法国总统大选中击败极右翼领袖马琳·勒庞,被错误地解释为法国人会接受他的欧洲愿景。实际上他们对布鲁塞尔的技术官僚们一直心存芥蒂。

这位法国领导人在国内不受欢迎——源于脱离实际的经济政策,高度集中的执政方式,以及妄自尊大的总统风格——威胁着他的国际地位以及他从安格拉·默克尔那里获得的微薄让步。马克龙提出的问题在柏林长期以来颇具争议,例如“小规模”的欧元区共同预算和欧洲“军队”的建立,德国总理也不过是对其给予了非常模糊的肯定。欧盟体系的改革计划,亦不及马克龙2017年9月在其标志性的索邦演讲中提出的大胆愿景。

现在,随着欧盟怀疑论和反移民思潮的抬头,代表这些立场的政客很可能在明年的欧盟议会选举中斩获更多席位,届时欧洲很可能会在政治分裂和民族主义狂热的威胁下陷入停滞。

FRANÇOIS HEISBOURG, 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特别顾问

是的,马克龙在欧洲是被孤立的。这种情况一部分是他有意为之:他希望引发进步人士和民粹主义者之间的斗争,尤其是针对凭着民粹选票当权的波兰和匈牙利领导人,并将此树立为2019年5月欧洲选举的突破口。但是,马克龙的孤立更多是来源于德国;连续两届执政同盟下德国政局形成的惯性,尤其是以下两个方面的态度,从法国的角度看尤为关键:

1. 对类似于1990年代德国基民盟 (CDU, 默克尔所属党派) 提出的Kerneuropa计划的双速欧洲提议(译者注:指允许通过两套标准分别规范欧元区核心国和外围国的财政和经济政策)的支持,将允许更进一步的欧洲一体化;

2. 创建一个更有意义的欧元区,否则经历了过去二十年债务扩张和GDP萎缩的意大利,可能会退出欧元区乃至欧盟。

随着默克尔和社民党 (SPD) 组成的执政同盟即将走向终点,马克龙未来的谈判对象可能会变成“牙买加德国”(译者注:德国政治术语,指CDU/CSU、自由民主党和绿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形式,因三党代表色与牙买加国旗的黑黄绿色相符而得名)。如果到2019年欧洲选举前难以取得进展,马克龙泛欧阵营在欧洲层面的遇挫将反映在法国国内;即便其推行的种种政策在法国扎根,人们仍将把这视作马克龙在欧洲改革上的战略性失败。决定欧洲路向何方的主动权在德国手中。

Marc Pierini, 卡耐基欧洲站访问学者

马克龙总统强化欧洲在几个领域上的一体化愿景,从历史角度来看是正确的:随着几代人的逝去以及民众和政党反映出的向内看的倾向,两次世界大战的教训可能很快就会被遗忘。但他面临着四面八方的敌意,施政风格和方法也有问题。

虽然英国退欧原则上应该刺激与推动欧洲一体化,但像匈牙利Orban或意大利Salvini这样的强硬民粹主义领导人,实际上反对现有的欧盟政策,就更别说更深入的一体化了。在意识形态上,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在这个日益充满敌意的世界中与马克龙分享一个更强大欧洲的愿景,但她已不再能完全掌控德国的战略选择。

在欧洲事务上戴高乐式的手段,也加强了马克龙的战略孤独感:法国倾向泛欧立场的前提,是其他欧盟国家会跟随她的脚步。但马克龙并非戴高乐,过去的60年里世界已经发生了多次剧变。

方法上的问题在于,法国和德国已将欧盟的《里斯本条约》框架转变为巴黎-柏林轴心的政策制定流程,并指派有政治倾向的人选执掌欧盟的核心机构。这造成了其他国家政府对欧盟政策的不信任,特别是对欧盟外交政策的不信任。

简而言之,马克龙的愿景是正确的,但他的风格和方法不利于建立强大的欧盟核心。2019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和各个欧盟机构的换届任命将是一个关键的考验。

Pierre Vimont, 卡耐基欧洲站高级研究员

马克龙总统的风格和策略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制造孤立。通过在索邦演讲中推广野心勃勃的政治议程,以及无视其他欧盟领导人已经开展的工作,法国总统将自己塑造成一个独行侠的形象。他确实能够获得同情,但却无法吸引追随者。德国国内的政局动荡和默克尔的模糊态度加剧了这一印象。

此外,马克龙推进欧洲愿景的战略,倾向于通过复刻在法国成功实现的政治突破,让整个欧洲的政党制度重新洗牌(译者注:马克龙所属的共和前进党在其大选胜出前建立还不到一年,便成功击败建制派政党) 。但是,马克龙计划中全新的、泛欧的中间派自由主义政党形式,并不能动员传统左派政党和基督教民主党的领导人。他们认为马克龙的设计是对自己政治定位的威胁,从而造成对法国总统的进一步孤立。

随着欧洲议会选举的临近,马克龙和与他立场相近的欧盟领导人也许能够做出更为冷静的评估。新的政治联盟正在形成,各个改革方案正在柏林和巴黎之间稳步推进。这种脚踏实地的施政风格,也许是结束马克龙孤立状态的好兆头。


编译:张一苇

来源:Dempsey, Judy, Judy Asks: Is Macron Isolated in Europe?, Carnegie Europe - Judy Dempsey's Strategic Europe, Nov. 22nd 201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