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w:美国人和德国人对两国关系的看法天差地别

2018/11/29 10:09
收藏
72%的德国人希望在外交政策领域能够更加独立于美国;认为应与俄罗斯和中国开展更多合作的德国人高达69%和67%,而美国“得票”仅有41%。

本文由智堡翻译,支持智堡请下载智堡APP并订阅我们的黑金会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自1991年签订《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又称《欧洲联盟条约》)之后,德国就始终是欧洲一体化进程的中流砥柱。尤其是经历了08年全球金融海啸乃至后来的欧债危机爆发,德国几乎独力扮演着欧元区“救火队员”和欧洲经济“发动机”的角色。

从一个角度来看,这也使得欧洲政策议程的重心,从冷战时期精心维系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逐渐转向处理柏林-巴黎轴心与欧盟外围成员国之间的地区内关系。而同样疲于国内政经事务和“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美国,在欧洲事务中的参与程度与二战结束以来半个多世纪的“旧常态”已不可同日而语。

分别由皮尤研究中心 (Pew Research Center) 在美国、科尔伯基金会 (Körber-Stiftung) 在德国开展的年度调查,不仅捕捉到了这一历史进程在两国民意上的体现,更是将特朗普入主白宫这两年多来,两国关系恶化带来的认知差异表现得淋漓尽致。

皮尤研究中心Fact Tank专栏11月26日文章指出,2018年9月完成的最新一轮调查结果显示,有七成美国人认为美德关系“良好”,而仅有24%的德国人表示赞同。

此外,72%的德国人希望在外交政策领域能够更加独立于美国;认为应与俄罗斯和中国开展更多合作的德国人高达69%和67%,而美国“得票”仅有41%。

在两国关系愈发紧张的当下,美国与德国的人民对两国长达数十载伙伴关系的看法分歧变得愈加明显。他们不仅在对美德关系的总体认识上存在较大分歧,对于两国未来合作的水平、外交政策上对彼此的重要程度、以及征收进口关税的功效上也各执己见。

尽管有着诸多异见,美国与德国的人民依然能在自由贸易的好处、北约 (NATO) 的重要性和对防务支出的持续需求上找到共同点。下面是借以阐述美德两国复杂关系的七张图表:

1. 美国人和德国人对两国关系的总体认识天差地别。

在美国,有七成人认为两国关系良好,而在德国有73%的人认为两国关系不佳。从德国人的角度来看,与2017年的负面观点相比,这一结果呈急剧恶化的态势;当时认为两国关系不佳的德国人仅有56%。

虽然一般抱持负面观点,仅有一成德国人认为对美关系非常糟糕。相比之下,大部分美国人 (58%) 认为两国关系好,而占比更小的一部分人 (12%) 认为两国关系非常棒。

2. 七成美国人认为美国应当与德国开展更多合作,而仅有41%的德国人表示赞同。

德国人在该问题上的观点逐年恶化:2017年时还有56%多数的德国人认为应当与美国开展更多合作。

当被问及与其他大国的合作水平时,美国人和德国人一般都会认同要与法国、英国和中国开展更多合作。但言及俄罗斯,美国和德国人民再次出现严重分歧。多数美国人 (58%) 认为应当减少与他们的冷战老对手的合作。而近七成的德国人 (69%) 认为应当与俄开展更多合作。

截至2015年,俄罗斯占到德国天然气进口量的逾三分之一 (35%)。除作为能源和工业原料外,进口自俄罗斯的天然气对于保证整个欧洲的冬季供暖而言至关重要。事实上,在近年来俄罗斯与东欧国家“纠纷”之中,尤其是自乌克兰 “橙色革命”之后屡次爆发的地区性冲突中,通过乌克兰向西欧转运天然气的管道一度遭到切断,造成整个欧洲寒冬的油气供应恐慌。

为了避免供应中断事件的发生,以俄罗斯天然气公司 (Gazprom) 与德国能源企业Wintershall、UNIPER领衔开发的天然气管道联合建设项目Nord Stream,在欧洲北部的波罗的海海床上铺设长达1222公里的水下输气管道,将俄罗斯的天然气直接输送到德国口岸。Nord Stream一期工程已于2012年建成投入使用。预计于2019年竣工的二期工程 (Nord Stream 2),将令管道的年输气量翻一番,达到1100亿立方米/年,投入使用后预计德国自俄罗斯的天然气进口量还将进一步上升。

进口自俄罗斯天然气占天然气总进口量的百分比(按国家划分)来源:Gas Infrastruture Europe

2018年1月,前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公开表示,美国和波兰反对Nord Stream 2,认为该项目将破坏欧洲的整体能源安全和稳定。美国总统特朗普,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波兰总理马特乌什·莫拉维茨基,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和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均在不同场合表示反对Nord Stream 2管道的铺设。但德国毕竟是国际关系上务实合作的典范:2018年1月31日,德国授予Nord Stream 2在德国水域和卢布明 (Lubmin) 附近沿岸的建设运营许可证,管道铺设如期推进。

3. 很少有美国人将德国列为美国最重要或者次重要的外交政策伙伴,而逾三分之一的德国人提名了美国。

仅有9%的美国人将德国列为美国头两位的外交事务伙伴,远低于英国 (37%) 和中国 (26%) 的提名占比。自2017年以来,认为加拿大是美国第一或第二优先伙伴的美国人也激增至25%。事实上,德国已经被挤出了美国人眼中的前五。

在德国,大部分人 (61%) 继续将法国列为头两位的外交政策伙伴,而有35%提名了德国。这一数字较2017年的43%有所下滑。

4. 大多数德国人希望在外交政策领域更加独立于美国,但多数美国人希望与欧洲保持密切关系。

绝大多数德国人 (72%) 希望在外交政策领域能够更加独立于美国,而约四分之一 (24%) 希望能够保持过往与美国的密切关系。在美国,约三分之二的美国人 (65%) 希望与欧洲保持密切关系,而不是在外交政策上更具独立性 (30%)。

美国在该问题上的观点与逾10年前的调查结果 (2005) 没有什么不同。

5. 美国和德国对防务支出的观点大致相同,但两国民意在过去一年中均出现显著变化。

坚持认为欧洲盟友应该加大国防开支的美国人比去年更少了(今年持这一观点的人只有39%,低于2017年的45%)。与此同时,认为自己国家应该增加防务支出的德国人比去年更多了(今年持这一观点的人有43%,高于2017年的32%)。

6. 美国人和德国人在北约上的立场是吻合的。

美国人 (64%) 和德国人 (63%) 中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NATO) 持积极观点的占比类似。此外,自2009年首次在调查中加入该问题以来,德国和美国在该议题上的民意变化基本上是同步的——而且始终是偏积极的。

7. 美国人和德国人看待关税的立场不同。

2018年6月,特朗普政府对欧洲征收的钢铁和铝关税正式生效。作为回应,德国和它的欧盟盟友们对从波本威士忌到摩托车不等的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在美国,更多的美国人反对而不是支持最初对德国和其他欧盟产品加征的关税 (占比为51% vs. 44%)。然而德国人大比例支持征收报复性关税:近八成 (78%) 人支持增加对美国进口产品征收的关税,作为对美国对德商品关税的回应。

虽然有这样紧张的双边贸易关系作为背景,两国人民仍在自由贸易的好处上分享相似的立场。大部分美国人 (68%) 和德国人 (53%) 认为自由贸易对他们个人来说是有利的。同时两国的绝大多数人仍认为与其他国家增进贸易和商业往来对自己国家是有好处的。


编译:张一苇

参考文献:Poushter, J, Castillo, A, Americans and Germans are worlds apart in views of their countries' relationship, Pew Research Center - Fact Tank, Nov. 26th 2018

Pew Research Center has published the original content in English but has not reviewed or approved this translation.

评论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