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的精神健康危机

2018/12/21 16:56
收藏
预期寿命连续第三年下滑。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于2018年10月9日首次发布于世界经济论坛,最新更新于12月1日

正文部分

美国的精神健康危机已经变得如此可怕,以至于在治疗历史上致死最多的病症——癌症和心脏病——不断取得新进展的当下,美国人的预期寿命仍在下滑。在过去三年中,预期寿命下降的原因是自杀和非故意伤害导致的死亡人数增加,其中包括药物过量。这是一个多世纪以来,美国第一次遭遇连续三年预期寿命下滑。

了解美国缘何面临这种精神健康危机是重要的。答案很简单:我们将精神健康与身体健康区别对待,而且与身体健康相比,完全不把精神健康当作一回事。然而,价格过高、负担过重的医疗体系当中存在的每一项挑战,在治疗精神健康方面更加变本加厉。如果不同时想办法做出改善,困扰两套系统的问题仍将延续下去。

图:美国的预期寿命连续第三年出现下滑

好消息是,如果我们停止运行两套分开的医疗系统——一套用于身体健康,一套用于精神健康——我们可能能够扭转预期寿命的下滑,并帮助它再次上升。如果精神健康成为初级医疗 (primary care) 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就可以解决吸烟、糖尿病和哮喘问题一样,通过医疗干预和行为改变来预防和治疗精神健康问题。

将精神卫生治疗纳入保险范围——《平价医保法案》(ACA) 的一个重要方面,以及其他州一级和联邦立法——是解决方案的必要组成部分,但这还不够。如果我们要认真考虑长期改善美国人的健康状况,就必须结束目前“隔离且不平等” (separate and unequal) 的精神医疗方法。

身心之间的关联

一些人认为解决国家精神健康问题的办法,是扩大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学家的数量。接近1.24亿人——也就是近40%的美国人——居住在联邦政府认定“缺乏精神卫生专业人员”的地区。超过60%的美国县 (county) 在其境内没有哪怕一位精神科医生。

图:12到25岁间受到抑郁症困扰的人数自2011年以来稳步上升

这些统计数据促使人们呼吁美国医学院扩大精神卫生培训,并鼓励专家在服务欠缺地区开展业务。但事实是,我们可以而且需要采取更进一步的措施。

更加综合性的医保系统会是什么样子?它首先会拓展初级医疗的含义。通过适当的激励措施和工作流程,可以与患者讨论戒烟需求的初级医疗医师,也可以提供基本的精神健康咨询和筛查自杀风险。

坚持跟进患者是否接受结肠镜检查的护士,可以同样坚持确保患者接受规定的心理咨询服务。当地药店的小诊所可以在提供流感疫苗的同时,提供精神健康检查。

对于产后抑郁症的新妈妈来说,医院可以在这方面的团体班上投入与分娩班和孕妇参观班同样多的资源。医生可以将认知行为疗法和物理疗法作为治疗慢性疼痛的一线治疗方法,而不仅仅依靠阿片类药物。

数字化的可能性

随着数字健康解决方案的最新进展,随时随地提供某些医疗保健服务,包括精神健康治疗,逐渐成为现实。在英国,国家健康服务 (NHS) 与人工智能公司巴比伦 (Babylon) 合作,提供“数字第一初级医疗”,允许NHS成员全天候评估他们的健康状况,并确定他们是否应该寻求治疗以及在何处寻求治疗。这种技术可以轻松地将精神健康检查和初级医疗结合起来,同时打破传统的精神卫生障碍,比如耻于求助。

在美国,移动健康监测公司Livongo通过数字化手段为病人提供有关病情的实时数据,并通过一个简单的移动App提供数字指导,并通过高质量的临床服务,使糖尿病护理成为一个持续不断、如影随形的过程。治疗和管理精神健康状况的类似方法也是存在的。

AbleTo和Ginger.io等远程医疗服务提供商通过智能手机解决了虚拟治疗的难题,而Mindstrong Health等公司更进一步,让咨询师可以根据实时数据与智能手机上的患者联系。Annum Health等创业公司通过虚拟疗法,心理辅导和药物诊治的组合,为管制药物滥用康复中心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但是为了实现数字工具的广泛使用,其成本需要与访问家庭医生或胰岛素处方处在同一水平。今天,许多最具创新性和潜在重要性的精神卫生治疗仍然只有具有前瞻性思维的雇主才负担得起,或者作为新奇健康计划的“试点”项目。这种情况必须改变。

让综合医保成为现实

如果我们要创建一套真正的综合医疗体系,政府、保险公司和雇主必须制定正确的激励措施。超过40%的美国人觉得自己生活孤独,而其他研究显示,有这样反映的人在接下来七年中的死亡风险比其他人高出了30%。然而,即便有这样的研究调查,“孤独率”也很少出现在医保系统的患者病历上。

管理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的医保医补服务中心 (CMS) 应将初级医疗提供方的经费报销与降低孤独感联系起来,就像他们将医院支付与减少医院的交叉感染率联系起来一样。如果CMS这样做,医疗系统主管会迅速开始关注精神健康。1965年,美国有42%的成年人吸烟;今天,这个数字是15%。我们是如何做到的?我们承认吸烟影响人们的寿命,并将其作为公共卫生的首要任务。我们给予系统中的每个人激励,从新的保险费率折扣和其他形式的奖励“胡萝卜”,到税收、诉讼甚至新法律为形式的惩罚“大棒”,以防止人们在办公室和其他公共场所吸烟。没有理由认为类似的全面整治,无法扭转真正缩短我们生活的精神健康危机。


译者:张一苇

来源:Glick, Sam, America's Growing Mental Health Crisis, Oliver Wyman Risk Journal Vol.8, Dec. 1st 2018

作者Sam Glick,国际管理咨询公司Oliver Wyman合伙人,分管健康与生命科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