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赛博格和我们的未来:《人类简史》作者的灵魂拷问

2019/02/21 17:03
收藏
在21世纪,最大的恐惧不再是精英们剥削我们;最大的恐惧是精英们不再需要我们;我们正变得无关紧要。

Yuval Noah Harari Is Worried About Our Souls

本文系威斯康辛公共电台 (Wisconsin Public Radio) 全国广播节目“据我们所知” (To the Best of Our Knowledge) 执行制片人Steve Paulson,与《人类简史》(Sapiens) 作者、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诺瓦·赫拉利 (Yuval Noah Harari) 的对谈实录。

正文部分

不过几年前,尤瓦尔·诺瓦·赫拉利 (Yuval Noah Harari) 还是一位鲜为人知的以色列历史学家,总喜欢去探讨一些宏大的话题。随后他撰写了《人类简史》(Sapiens),这是一本对人类历史空前全面、跨学科式的记录,不仅一举登上了畅销书榜单,四年后的今天仍旧榜上有名。与Jared Diamond所著的《枪支,细菌和钢铁》(Guns, Germsand Steel) 一样,《人类简史》中提出的令人目眩的历史观,以及赫拉利自己的古怪断言——“现代的工业化农业可能是历史上最严重的犯罪行为”——让其成了必读之而后快的选择。这本书还为他赢得了一群高曝光度的“死忠”,包括巴拉克·奥巴马,比尔·盖茨和马克·扎克伯格。

在他的新书《21世纪的21个教训》(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 中,赫拉利提供了对从新技术到政治和宗教等一切事物的一揽子预测。虽然他已成为硅谷的宠儿,但赫拉利公开批评Facebook和其他科技公司利用我们个人数据的行径,并担心在线互动正在取代实际的面对面交流。书中大篇幅阐述了人工智能可能带来的革命性影响。如果电脑算法比你更了解你自己,那么还有自由意志存在的空间吗?我们的政治又会走向何方?

赫拉利是一个语速飞快的对话者,似乎对一切都有自己的看法。他非常自信,显然很享受自己所扮演的挑衅者的角色。对谈一开始,我们均认同当下的历史节点有着非常强的违和感。我们身处革命的前夜,这场即将改变全人类的革命要么为我们带来长久的好处,要么带来空前的破坏——而最终的结局究竟是哪一种尚不明朗。赫拉利说,“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我们对30年后的世界将会是什么模样毫无概念。”

Homo Machina,“机器之人”:赫拉利说,我们不仅不再害怕机器,我们正变成机器的一部分:“我们不再搜索信息;现在大家只会Google一下。我们愈发信赖Google的算法,而在这过程中丧失了独立搜索信息的能力。” 图源:Daniel Naber/ Wikimedia

立即解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