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FAQ):国债与货币政策

2019/01/18 12:45
收藏

背景:财政部国库司副主任郭方明昨日表示,2019年要拓展政府债券功能,在满足政府筹资需求的基础上,不断拓展国债在宏观利率调控、金融市场定价、储备货币资产、利率风险管理等方面的功能,准备研究将国债与央行货币政策操作衔接起来,同时扩大国债在货币政策操作中的运用,推动实施国债作为公开市场操作主要工具的货币政策机制,健全国债收益率曲线的利率传导机制,强化国债作为基准金融资产的作用,使国债达到准货币的效果。

Q:这是否意味着“债务货币化”?

A:如果说,中央银行若将国债作为核心资产来管理自身的资产负债表,那么这确实是债务货币化,但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因为从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的资产项出发,我们发现人民银行的货币化是从美元(对美联储的债权,美联储的债务)货币化,转化为最近的银行债权货币化(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其他存款公司的债务)。

真正转向“债务货币化”的要点在于直接的“对政府债权”的上升(但这在目前看来并不会发生)——如果只是通过增加逆回购的使用量来增强国债在货币政策操作中的地位,最终仍然是落到“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这一项。差别仅在于谁持有了“对政府债权”。

对比发达国家的中央银行,美联储的表内在危机前后直接持有对政府的债权(美国国债、MBS);而如果是以“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为核心,则更类似欧洲央行危机前和QE的状况。

图: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危机前的资产端主要由欧洲央行的MRO操作占据主导。

图: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橘黄色线为国债)

评论